@ 2018.01.16 , 09:30

单身女性在改变社会

Bella DePaulo对于幻想自己成为一名美美的新娘或者伴娘从不感兴趣。她反而认为自己“发自内心地向往单身”,作为一名年轻的心理学家,她把自己的时间都用在了追求学识的精进、友情和个体的独立上。尽管如此,她还是因为被灌输了“结婚的人更幸福”这样的传统思想,而觉得自己单身生活的幸福属于是特例。直到有一天她开始琢磨起了这件事情,然后发现人们认为的“婚姻对人的改变力量“要么是被过分夸大,要么就是完全扯淡。从此,她开始了对单身人群真正生活状态的研究。

现在,DePaulo正在记述传统的婚姻和核心家庭如何慢慢让位于其他的形式。她不再受限于爱情片或者像《钻石求千金》这些相亲节目那些以求婚告终的故事,照她书中的说法来说,“这不是因为我们对于婚姻在社会中的地位多有把握,而正是因为我们是如此的没有把握。”

究其原因,很重要的一点是现代社会对单身女性的赋权。这部分在她的书中的标题叫做《为何单身的人在被社会赋予刻板印象,戏谑和忽视时,还过得比谁都开心?》本刊(《鹦鹉螺》杂志)对DePaulo进行了采访,和她聊了聊单身女性是怎样转变社会角色,怎样安定下来,以及怎么过得开心的。

单身女性在改变社会
credit: 123RF

Q:如果传统的婚姻和核心家庭模式走向终结,会是一件好事吗?

A:我认为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有那么一段时间,每个美国人都认为应该把自己塞进“异性恋核心家庭”这个坑里,哪怕他们自己都不是异性恋,或者是对结婚、养孩子一点兴趣都没有。现在的人则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和家庭组成方式,来让自己过得更好、更真实和有意义。比如他们可以把朋友放在第一位而不是家庭,或者朋友和家庭并重。想养孩子也不一定非要自己生一个。和自己住在一个屋檐下的可以是朋友、家人、孩子或者任意的组合。他们可以住在专门构建的社区,比如共同住宅社区中自己的房子里,也可以和朋友或亲人住在联排的房子里,这样他们既可以有自己的空间,距离要互相关照的人又只有咫尺之遥。当然他们也完全可以自己一个人住。这样的可能性可以说不计其数。

Q:是什么在决定单身女性的生活组织形式呢?

A:这主要决定于她处于人生的哪个阶段,和个人喜好的关系也很大。很多人比如说我就因为喜欢有自己的空间而选择独居。也有很多单身者喜欢热闹,所以她们可能会和别人住在一套房子里,就想《黄金女郎》这些电视剧里常演的一样。此外,我发现单亲母亲很擅长找到有创意的方式来过日子。我采访过一个单亲母亲,她曾经因离婚而几近崩溃,同时还感到非常孤独。后来她发布了一个广告,广告上说她希望分享自己的房子,要求对方也是和她一样的母亲,这样她们可以互相聊天和帮忙照料孩子。在收到不计其数的响应后她创办了一个叫CoAbode的网站,用来帮助单亲母亲分享住处生活在一起。在前几年我采访她的时候,她的网站已经有7万人注册了。

Q:你认为有更多的生活组织形式可供选择是幸福的基础吗?

A:我认识是这样的。事实上现在和过去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我们现在可以有更多选择来让自己过上希望的生活。当然我们依然被各种客观条件和金钱的多少约束着,但是在我写《我们现在如何生活》这本书的时候我发现,即便是经济非常窘迫的人,现在也有办法找到让自己满意的生活方式。

Q:现在有很多畅销书在吹捧单身女性,比如Kate Bolick的《未婚女人:活出精彩》和Rebecca Traister的《单身女郎们》。你认为单身女性会怎样改变未来的社会?

A:她们对社会的影响力理论上来说会是巨大的。在现在这个依然以婚姻为主流的社会中,保持单身本身就是对传统束缚的有力回击,同时也在传统的核心家庭模式外构建了新型的亲密关系模式。她们也投票,但是她们的投票所占比例还无法和传统家庭的人数相比,所以单亲母亲还无法享受政府帮忙照看孩子之类的福利。我认为她们在政客谈论单身女人的时候被遗漏了,就和他们谈论家庭的时候忘了还有这些新型家庭组织一样。作为一名单身女性,我希望能选择自己愿意扮演的角色,如果我只能选择当贤妻良母我可能会疯掉。有一个社会角色是非常重要的,而并非所有人都适合同一个角色。

本文译自 Nautilus,由译者 乐米张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5
赞一个 (1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