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1.06 , 14:00

一个老剧本:胎内 [11] 终

总算完了✧*。٩(ˊᗜˋ*)و✧*。

前文汇总:
胎内 [1] 【一】
胎内 [2] 【二】【上】
胎内 [3] 【二】【中】
胎内 [4] 【二】【下】
胎内 [5] 【三】【上】
胎内 [6] 【三】【下】
胎内 [7] 【四】【上】
胎内 [8] 【四】【下】
胎内 [9] 【五】


胎内 【七】

在中央靠前的位置,三人围着蜡烛坐成一圈。
他们面容枯槁,像木雕或像木乃伊一样,一片静谧。

威士忌的瓶子被放在三人的中央。

佐山用被压扁了的小铝杯,往嘴里送着威士忌。

村子面无表情的抬着头,像是在眺望远方。

花冈盘着腿与村子并排坐着,
一遍又一遍,熟练地点着堆积在腿面上的一沓沓纸钞。
他脖子有一道到被佐山用小刀划出来的一字型伤痕,黏着凝结发黑的血丝。

点钞票发出的啪啦啪啦的声音,不知何处传来滴答滴答的水声。
……无声、静止、无表情,共同汇集成一个寂静的画面。

佐山:……

佐山喝□□威士忌,看了会儿杯底,终于,把杯子朝着花冈的方向丢了出去。

花冈:……


花冈看到自己点着钞票的手里突然掉下一个杯子来,抬起头看着佐山。
他的眼里没有恶意,也没有反感,他用一种难以形容的,带着狐疑的神情,摇了摇头。

……佐山看到了,又把杯子递给了村子。

村子机械的抬起胳膊,僵硬地接过了杯子。
佐山拿来瓶子给她倒威士忌,
花冈很快又回到自己的世界继续数钱。
……村子喝起了威士忌。

佐山:……

佐山呆呆地看着村子喝酒,看着她高高扬起的脖子随着液体地流下涌动,
他用一种单纯的,意外地开朗的语调开口

佐山:……我说——那就是你自己的心跳声吧。你听错了。

村子:……(喝完了)心跳……(没什么意义地重复了一遍,突然从噩梦中惊醒一样,环视四周,渐渐清醒后,看向佐山)你啊,就那么,不想得救吗?

佐山:……想啊……说不定,我才是最想得救的那一个。(自言自语一般地)

村子:……(目光移向花冈)这人,是怎么了?(对着花冈)喂,问你呢!
(见花冈继续算着钞票,头也不抬。……于是又转回来对着佐山)
这人,不行了吧?

佐山:嗯?

村子:回答我啊——

佐山:……你不也,一直,一直都是这样。

村子:唔?(吓了一跳)

佐山:听到那些声音之后,又恢复正常了。

村子:……但是,我真的听到了啊。我觉得是听到了。

佐山:……我是吗。你觉得是听到了——那么,就是听到了吧。这样就够了。
……我也是,已经不对劲儿了,一定的。大家都一样。
不光是我们,就算生活在外面那些人也一样。一直都这样——
(用下巴指了指花冈)
这样的人,要多少有多少。
……这样也好。现在这个世界,要活下去,就是要钱。
……我也是,一想到能出去,马上就想要钱了。
……我啊,已经不恨这个人了。……不是很可怜吗?
这个人,我也是,还有你也是……谁都是,大家都很可怜。
可怜又可爱。……
(対花冈)喂,你也饶了我吧。很痛吧?

花冈:嗯?……(停下不数钱了,看着佐山,突然咧开嘴笑了起来)

佐山:……嗯,嗯。(点着头,用左手环抱住花冈的肩膀,把自己的脸颊和花冈的脸颊贴到一起)

花冈:……(就这样佐山被抱着,茫然地看着远方,跟木雕一样面无表情,两只眼睛中闪着光,好像流着眼泪)

佐山:……(放开花冈,稍微挪开一点距离,看着他的脸)……你哭了吗?

花冈:呼!

佐山:……

佐山看着他,不说话了。但是,他的脸上也好,花冈脸上也好,都看不到一丝的感伤。

村子:……(跟着安静了一会儿。很寂寞的语调)为什么要出生呢?

佐山:嗯?你吗——?

村子:不,人类。

佐山:……什么为什么?

村子:什么理由——什么目的——

佐山:(突然笑出来)呵、呵、呵!(不带一丝讥讽,低声笑)

村子:……(静静地看着他笑)

佐山:看来人临死之前,都会说这种话啊。

村子:你的话,应该知道的吧?

佐山:不知道。

村子:不知道,那为什么还能这么平静?

佐山:……你不也很平静吗?

村子:我没有。

佐山:我也是。

村子:你不一样。

佐山:……我只是觉得啊,我这辈子没白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虽然这路过来,尽是些倒霉的、要命的事情,
但是啊,还是有那么一次两次,会觉得这么活着太好了。
我现在就是这么想的。……活着,真的是太好了。

而且,并不是说我一个人的事,而是像这样,跟你,跟这个人
——还有跟别的人,跟大家一起一路活到现在,不是很好嘛。
还有酒喝,虽然只喝了一点点。
……这样就算是没白活。

村子:但,但是说不定马上就,这都叫个什么事嘛——?

佐山:……

村子:怎么说呢,没希望的话,就活不下去。

佐山:但是,现在不还活着吗。希望?这个当然是有比较好啊。

村子:你这是看透了啊。所以——

佐山:看透了?呵呵、哪有那么厉害。没有。
之后,怎么说呢,只要我还有口气在,还是会乱来的。
……刚刚跟这人打架的时候我就这么想了。人真是肤浅啊。
……我知道,就算知道啊,也还是会相互仇恨,
一旦火气上来了,还是会打架会战争。
……明知道这些是不对的。明明知道,还是会打,因为都是人啊。

所以,这样也挺好。……明明知道这些白痴的事情不做比较好。
但是到了不做不行的时候,就做吧,这样也挺好。
大家都一样,等意识到自己是在犯傻,自然就停下了。
但是打都打了,也挺好,不,是没办法啊。
傻事不做比较好,但是做了也没办法。

我从今往后,不管人类做了多傻的事
——打架也好,就算是战争也好——虽然不希望发生,
——不论发生什么,就算不希望,但是万一发生了,
就算这样,我也不会对全人类感到绝望。
——对、我已经不会绝望了。

村子:……总之,我已经什么都不想了。……就算知道会死,人还是得活下去。

佐山:……正因为是知道会死,才应该要活下去。

村子:明明知道死亡很快就会来了,为什么还会想着活下去呢。

佐山:……都一样啦。就算是在外面也是,
——就是说,不管是在这里还是在外面,都一样的。
这就是冒险啊。
向前踏出一步之后,会出现什么,会看到什么,谁都不知道。
想想就忍不住浑身颤抖。……好怀念……好怀念啊……
也就是说,这是人一生一次的,
——这就是大冒险啊。

村子:所以说啊……现在她们都在干什么呢,
妈妈、妹妹,还有新桥店里的大家都在干什么呢……
啊啊、啊啊、啊啊!
我现在竟然在这种地方,竟然遭受到了这种事情,她们谁都想不到吧。
……啊啊,怎么办啊,该做点什么,到底能做点什么
……如果能出去,我这次真的要认认真真的过日子——啊啊!

佐山:……是啊。出去之后,就能再来一次。好想再看一眼阳光啊。
……我重生了,就在这里,重生了。
现在如果出去了,我啊,绝不再这样吊儿郎当了。

……我要跟大家一起,作为大家的一员好好工作。
我啊,会工作,我能工作。……我啊,现在不论多痛苦的事,都能忍。
……人类真好啊,真美。……劳动真棒啊。

……话虽如此,但是,如果我真出去了,说不定又会跟以前一样了。
……是啊,说不定。不,这样也不错。
就算跟以前一样,也不错,跟大家在一起,
伴着汗臭体臭,整天忙忙碌碌的人里,也会有我的一个位置。
为了自己,为了大家,努力劳动。是啊,真美好啊。

……然后结婚、生孩子,孩子,我的孩子——久太郎!
……呵呵,就叫久太郎!我儿子不管怎么说我都不介意。
说我是白痴,是废物,完全派不上用场!骂我,看不起我都没关系。
你是我的儿子!流着我的血!好好长大,别输给别人啊。

人类真是个好东西啊,就算是生活在臭水沟里也一样,人类真是个好东西啊。
这个塞满了人的世界也是个好东西啊。
就算有再多混蛋,这个世界还是很美好!
真是的。……人类是死不了的。人类被老天眷顾着。
不论到什么时候,时候能活下去,能繁衍生息。
……这就是人类啊。

……我喜欢人类。我爱人类。
不论他们会做多么奇怪、龌龊、愚蠢的事,我都会爱人类!
做吧做吧,放手去做吧!哈哈哈!

说到后来,佐山已经不怎么喘得上气了,
他甚至连自己在说些什么也都已经意识不到了,
但是就算这样,他还是不断地诉说着,
他的语调平缓,似乎不带有一丝人类的情感。

村子:……我要窒息了。我好害怕。(麻木,好像是木乃伊在说话一样)

佐山:我也害怕。……但是太好了。能活在这个世上太好了。呵呵呵,好好干啊!

村子:木户,你再忍一忍吧。

佐山:……嘶,我会原谅你,你也原谅我吧。

村子:我的心里,一直以来都只有你一个啊。

佐山:你是个好女人啊。

两人一搭一唱,好像是反射一样,但是意思却完全不搭调,各自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

佐山:……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不管你做了什么,我都是会原谅你,我爱你——你们所有人,我爱着你们啊。

村子:呜……

村子发出低沉、嘶哑的哭声,她慢慢地移动膝盖,微微挪动身体。
……她赤裸的膝盖就像是枯木倒塌一样,突然倒在了佐山衰弱至极的胸口。
佐山的脸正好撞上女人的膝盖。
……终于,佐山颤抖着的双臂,顺势向两侧伸展开,紧紧地环抱住村子的腰。
两人都不再动了。

村子被佐山抱在怀里,坐的笔直,双眼放空,
整张脸看起来就像是达到了□□一般,变的极端的丑恶,同时又极端的美丽。

……花冈就坐在两人身边,一直呆呆地数着钱,
但是他的手指早就已经没有了动作,
只是一脸不可思议地盯着自己手里一摞摞的钞票,
就像是拿着自己完全不认识的东西一样。

……不知从哪里,传来了水珠滴落的声音,滴答、滴答、滴答…………

——烛光中,三人的身影,看起来似乎停止了呼吸,甚至开始腐烂了。

蜡烛好像快烧完了,发出细小的噼啪声。
火苗轻轻地晃动,墙壁上三人的影子也跟着轻轻摇晃。

一个老剧本:胎内 [11] 终
credit: 煎蛋画师CHON

(一九四九年五―六月)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表白喵熊
4.5
赞一个 (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