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12.31 , 14:00
4

一个老剧本:胎内 [9] 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

前文汇总:
胎内 [1] 【一】
胎内 [2] 【二】【上】
胎内 [3] 【二】【中】
胎内 [4] 【二】【下】
胎内 [5] 【三】【上】
胎内 [6] 【三】【下】
胎内 [7] 【四】【上】
胎内 [8] 【四】【下】


胎内 【五】

春天来了
春天来了
从哪里来
大山里来
村庄里来
也从田野来
(原词:春がきた 春がきた どこに来た 山にきた 里にきた 野にも来た 【想听可以点这个】)

一个老剧本:胎内 [9] 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
credit: 煎蛋画师CHON

黑暗中,一个女声低声唱着歌,那歌声就如同幼女般天真无邪。

过了很久我们才听出来,原来那是村子的声音。
……她唱完一遍后又唱起了第二遍,大约唱到歌曲中段的时候……

手提包处的烛光,照亮了右手边一处漆黑的墙壁,接着烛光沿着墙壁缓缓爬行,照出了村子的模样。

……村子比之前更加衰弱了,脸上好似只剩下一了双硕大的眼睛,
她的身体是半裸的,可即使到了现在,她也还未失去女性特有的曲线。

她面靠着墙壁站着,嘴里唱着歌,可是几乎看不到她的嘴唇有任何起伏。

花冈的声音: (用已经虚弱到极点的语势,愤怒的低吼)……喂!村子别唱了!别唱这种莫名其妙的歌了!连我的脑子都奇怪了!……

花冈好像翻了个身,烛光随着他的动作微微的摇晃。
花冈就躺在蜡烛后方,可他却被藏进了黑暗之中,看不到他的身影。

村子唱完第二遍,自然地停了下来,只是茫然地站着。

……我们能看到的只有村子的身影,后方传来的是花冈的声音。

花冈的声音:但是,不行了吧。……一点希望都没了。……没出路了。嘿嘿!吃的……也没了!奶酪吃完了。饼干也没了。威士忌,倒还留着点。喂,村子,喝不喝?好歹也是麦子做的,要喝吗?

村子一动不动,也没有任何表情。

花冈的声音:……哎,算了。你不要就算了——喂!佐山,佐山君?……你怎么了?你干嘛不说话?我没说错吧?喝不喝?

佐山面朝着左边,对着黑暗,一动不动,也不做答。

花冈的声音:……说话啊,为什么不回答?已经不行了吗?随便说点什么也好啊。……

没有回答。

花冈的声音:不说话。呵呵!不像话啊,知识分子?屁用没有啊。呵呵呵,唔唔!?
(痛苦的低吟。强撑着刺激自己)
好像发酸了啊?有人吃过了吗。
到这种时候了你就……跟野兽一样啊。
一点办法也没了,却还是想要活下去——没办法了。

……不是吗?大概人类也都是这样。
做买卖,搞资本,工厂里造东西,劳动者,
——不管是国与国的关系,还是人与人的交往,都是这样。

为了自己的生存就要吃掉别人。
父子兄弟夫妇都是这样。吃到连骨头都不剩,呵呵!

先被干死的家伙是命不好。
就算是吃人的那方,如果以后变弱了,也还是会被别人吃掉。
长远看来,这就是轮回啊。
所以这样也挺好,对吧村子!

光线中,村子缓慢地转过头去,看向花冈。

花冈的声音:嗯?你笑什么呢?

但是,其实村子并没有笑,一点也没有。她的脸如同埃及女神一般。村子疑惑的望着他。

花冈的声音:……

花冈沉默了很久。
他一直盯着黑暗,好像正看着村子的身姿。

到后来,花冈开始发出低沉的嘿嘿的笑音。
笑声在中途逐渐转变为哭声。

花冈的声音:……呃。呼。……

然后,花冈又沉默了一段时间,这次他用一种虚弱到可怕的低声喃喃自语,听不清在说什么。

过了一段时间总算能听清了。
他之前的话都是为了虚张声势随口胡诌的。
他的语调里透着深深的绝望。

花冈的声音:……但是,这……已经不行了。然后就——呃咦!

花冈发出了夜禽一般的嘶哑的低鸣声。
同时,他拿起了烛灯,随着烛光的移动,村子的身影一下子消失了。

光环颤抖着爬上墙壁,照亮了眼前的一小块地方。
透过烛光,能看到一只花冈的手,瘦的几乎只剩下骨头了。
再往下,能看到被放在膝盖前的黑色手枪。
接着看到一双颤抖着的膝盖和花冈的另一只手。
最后,终于映照出花冈的脸。

花冈半裸着横躺在地面上,他那被恐怖所吞噬的脸,已经扭曲的不像自己了,眼睛也失去了光芒。

花冈的声音:……唔、呼、呼……(卡塔卡塔的咬着牙)……为、为什么你不说话?喂!

没有回应。

花冈的声音:说点什么吧。喂,你、佐山君!……是我不对。原谅我吧。……我们、说不定、说不定过不了多久就……没办法啊。(喘气)好难受。……我,呃、我,我很害怕。……好恐怖。接下来会怎样?……会越来越痛苦——然后,然后怎么样?……会去到哪里吧?哇、唔、哇、呼!(牙齿咬得很难受)……到这里来吧,喂!我道歉。喂,好吗?求你了。是我不好。喂,求你了,说点什么吧!(虚弱的哀怨声)求你了。……别让我一个人,我受不了了。……喂,佐山君,你在哪里?你,你在哪儿啊?……(推动着烛灯,向着佐山慢慢靠近)

,左手边的黑暗中,佐山虚弱的躺在地上,
他的声音虽然微弱,但是语调近乎平和,尤其与花冈恐怖颤抖的语言相比,他的声音听来异常的冷澈,响彻整个洞穴。

佐山的声音:别过来!别靠近我!……我不要……谁都别过来。别过来。

花冈的声音:(听到佐山的声音就安心了)啊啊!……但是,那个,你怎么了?喂,你——?

佐山的声音:……要死了。
花冈:这我知道,但是之后呢?――

佐山的声音:不知道。会怎么样……会去哪里……知不知道又有什么区别?
花冈:可、这、我受不了。

佐山的声音:怎么办才好? 地狱还是天堂?有这些就够了吗? ……就算是天国——那里——就算那里有神在好了……你啊,你也不会安心的过去啊。

花冈:……(发出啜泣声)那,那你就没事吗?不在乎吗?
佐山的声音:……但是,我也没办法啊。

花冈:那,为什么你能活下去呢?
佐山的声音:活不下去了。……但是活着的时候就能活下去。……人都是这样,活着的时候就能继续活下去。这就够了。

花冈:已经没有吃的了。蜡烛也只剩下三根了——而且、呼吸的空气能维持到几时呢,说到底得靠我们的运气了。

佐山的声音:都是注定的……这就够了啊。……不管在哪里,到头来,我们每个人都会死。……注定的。……再活三十年,还是再活三天都一样。……人活着就是为了受苦的。

花冈:……那么,究竟我们受苦又是为了什么?
佐山的声音:这种事,谁知道呢。

花冈:……我受不了了。……我懂了,其实我就是个胆小鬼。
……我在这世上,戴着一幅恶棍的嘴脸,干了很多坏事
——不这么做就活不下去啊——其实我什么都不是。

不,虽然是恶棍,我也只是不成器的小恶棍,就像个蛀虫一样,靠汲取别人的养分过活,把其他人拖进骗局里……

都是我的错。神啊,原谅我——(啜泣)

佐山的声音:……宗教吗?也好,神也罢。我才不需要这些。……我信也好不信也罢。有的东西就是有。没有的东西就是没有。不管我怎么想,事实也不会变。

花冈:那你是靠什么活下去的?
佐山的声音:呵呵,真是的。我是靠什么活下来的呢?

花冈:但是,你很坚强――
佐山的声音:坚强?我吗?……呵呵,没那种事。只是你想要的东西太多了。我从一开始就没抱什么希望罢了。每个人,每个人都是为了受苦来到这个世上的,就这么简单。

花冈:别啊,别说的这么残酷啊。我受不了了!什么都好,我想,我现在就想有个信念——(爬向左手边)

佐山的声音:别靠近我!不要过来!滚开!

花冈:没关系的。我一个人太寂寞了,太寂寞了,我受不了了。我都给你道歉了,就别这么讨厌我了——

佐山的声音:不光是你。是个人都别过来!说了别过来就别来。再靠近,我就弄死你!

佐山的声音虽然小,但是语气中充满了杀气。

花冈停下动作,看向佐山声音的方向。
许久,他移动烛灯,照出佐山的身影。

烛灯的光环在墙壁上一闪一闪的晃动,从左手边的角落开始,一点一点的移动,照亮了仰面躺在地上的佐山。

看不清楚脸。
佐山瘫在地上,他的身体就像是被踩烂的抹布一样,在大腿中央,垂直竖立着一个像粗壮的、蘑菇一样的东西。

……花冈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灯光转了一圈后又很快回到自己这边。
可是中途,花冈突然感觉到不大对劲,于是再度把烛光对准了佐山的身影。……

花冈的声音:……(在他终于意识到这是什么东西的同时,不受控的从喉咙里喷出一声,听起来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噗!……这,为什么——

花冈咽了一口气,似乎盯着那个泛着白光的东西看。
佐山自己也微微的抬起头,看向那里。

……同时

村子的声音:唔。……(黑暗中低吟了一声)

花冈的声音:……怎么了?你、你怎么了? (不知道是问村子,还是在问佐山)

佐山:……呼。(爬起身来)

村子的声音: (与此同时)啊啊。……

花冈颤抖着双手移动烛灯,照到村子那里。

……村子还站在原先的地方,保持着原先的姿势。
她表情严肃,双眼瞳孔放大,死死的盯着消失在黑暗中的佐山。

……同时

佐山的声音:……(非常微弱,却能让人听到的声音)我,我想生孩子。……

花冈的声音:喂、村子!

村子:……

村子依旧死死盯着那边,她想要轻轻地转动一下腰身,却好像突然失去了力气一样,倒向地面,昏了过去。

花冈的声音:(用微弱的声音叫)咦! 

同时,烛灯似乎被撞倒了。
光线摇晃了几下,一切都陷入了黑暗。

待续。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4)

TOTAL COMMENTS: 4+1

  1. 3660039

    ಠ_ಠ这风格

  2. 3660217

    完结了吗?

  3. 喵熊汪太狼
    @3 weeks ago
    3660220

    @ssz: 还有几章

  4. 3660278

    要死了就想到生孩子了,日本人好像都是这样写的吧。似乎生存和繁殖就是他们能够理解的原始动力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