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12.30 , 13:00

一个老剧本:胎内 [8] 不要打架不要打架

不要打架不要打架,小饼干的好处都有啥,谁说对了就给他!

求求进来的各位大佬们,看不看是一回事儿,随便给小的留个言吧。
好冷清好空虚好寂寞啊。


前文汇总:
胎内 [1] 【一】
胎内 [2] 【二】【上】
胎内 [3] 【二】【中】
胎内 [4] 【二】【下】
胎内 [5] 【三】【上】
胎内 [6] 【三】【下】
胎内 [7] 【四】【上】

村子:(看到佐山裸裸露的皮肤)哎呀!
佐山:不是――(他残存的羞耻心第一次表现了出来,急急忙忙拉起破布一样的裤子遮住裆部)

村子:对不起。……

村子在说话的同时脸刷的一下红了,如同十七八岁的少女一般。
这个女人竟然会有这样的姿态,而且还是在这种场合,让人倍感意外。
……以此为契机,两人头脑逐渐清醒起来。


胎内 【四】【下】

……期间,花冈时不时地移动着身体。
……那之后,村子与佐山不再有视线交流
……与此同时……

佐山:呵、呵……(自嘲、正常的)

村子:……发生什么了?
佐山:不,没什么,我就是觉得奇怪。呵呵、我竟然能以这种形式,在这种地方,遇到你们这样的人
……我真是怎么想都觉得不可思议啊。

村子:是啊……(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缘分吗——缘分这东西,虽然很老套但是,怎么说呢,也没有别的原因了吧。……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佐山:什么都没做,就是瞎晃悠……什么都不想做,也什么都做不了。
村子:不是,我说的是在被召集以前,你是——?

佐山:在一家轻金属公司——还算是家挺大的企业呢。
……毕业之后就一直在那里的劳务课做事。
……别看我这样,也是上过大学的。
(笑了笑,就像是在怜悯自己)
——一开始我就一直小心翼翼的——为了国家
……更不如说是为了大家,为了人民……我真就抱着这种心情。
——为了劳动着的每一个员工

——那时候,我因为待遇不好,被上面的人随便使唤。
我就当真了动火了,去找他们理论。还哭了。
就是因为这件事,被他们说我是共产党,还被宪兵队叫出去了

——其实啊,不光这样,还有更过分的
——我学生时代稍微学过点东西,之后脑子里就一直觉着社会主义更好。
……所以我讨厌战争。就算我讨厌,到了那个地步也没有半点办法了。
所以我想着,至少为还在劳作着的人出自己一份力吧。

……当时真是那么想的。要是那时候真能下定决心就好了。
如果能更坚定自己的信念
——就算是被抓起来坐牢,就算是被杀掉也好
——就算如此还是应该去参战的。

如果能够更加忠实于自己的信念就好了。
……只是因为自己太胆小了,拿不出勇气。
……现在才回落得这个下场,也都怪自己太懦弱了。
活该啊。就是自作自受啊,怨不得别人。

村子:但是,现在可以复员了吧,你为什么不回原来的公司去呢?

佐山:没了啊,一点都不剩了。原本是工厂的地方现在只剩下野草了,那么多房子也都成废墟了。简直太可笑了。

村子:……真是啊,才这么三四年的功夫,就……

佐山:什么都变了,算了。
……死了那么多人,也没办法。
鸡也飞了蛋也全打了,什么都没了。
变得跟乞丐没两样,从四等国家变成八等国家也好。
本来,就没什么厉害的地方。
最恶心的是,表面摆着一副嘴脸说着不是我要打仗的。
暗地里又是另一幅嘴脸,跟乞丐一样,□□一样,婊子一样
——不,就是婊子——呵呵!

就是这么回事。不管是谁都是这么一副恶心的嘴脸,都去死吧!
我打心底里,怎么说呢,看不起,对,就是轻蔑!
我啊,从那时开始,就轻蔑其他所有人。
……但是,就算我像这样谁都看不起,
可我也是日本人,我才是最该被轻蔑的,跟个臭虫没两样的家伙。
我比谁都清楚! 就是这一点,就是因为这个!
嘻嘻! 突然间,我就变得什么都不想思考,什么都不想做了。

村子:……我懂。……不,我是说,我多少也能理解一点。
被你这么一说,我觉得我可能也很你差不多。
就算是在战争中,我也想做个正经人,正因为这样,
我好似完全搞不懂这个世界,搞不懂这世上的男人,
没想到最后竟然变成了这副模样
——其中的原因,我甚至自己都搞不明白。
好过分啊,好奇怪啊。难以置信,又无可奈何。
或许我真的和你差不多吧。

……其实,已经死掉的人,倒也还好。
至少可以不轻蔑自己,可以安安稳稳的结束自己的生命。
死的人多了,残酷的事情也就变得普通了,其实这也没错。
——然而人在经历过如此残酷的战争后,还必须要继续生活下去,
或许,这比战争本身还要残酷吧。

……那个,再说回到你妻子,可能、说不定、她心里最在乎的还是你啊。这可说不准啊。

佐山:她就是看不起我,呵呵!
村子:不是,实际上跟你想的完全相反呢。也就是……她心里最在乎的一直是你,这可说不准啊。

佐山:开、开、开什么玩笑——(一脸的不可思议)这、这、呵呵、她当初、可是在床上,在我的床上,跟别的男人卿卿我我的! 别,别开玩笑了——

村子:但是,你最初也是因为相互喜欢才会在一起的吧?
佐山:话是这么说,但是女人啊。你――

村子:女人是动物啊。就跟男人也是动物一样。
……但是,据我的理解。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
每个人爱对方的方式都是不一样的。
我是到了现在,到了这个地步才想明白,
其实我真正爱的是那个一直被我看不起的木户——这种事也是有的啊。

当然,我跟你妻子的情况可能不一样——。
一辈子会发生很多事情,人生就好比在行路。真的。
……可能走的时候心里也没有想太多,就那么一步一步地朝前走着。
至于路是会在哪里弯曲,在哪里该上坡了哪里该下坡了,都不知道。
突然停下脚步,回头看一眼,会发现不知什么时候,
已经来到了一个全新的地方,已经走了这么远了啊。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现在回首看看战争前的自己,也会发现完全不一样了不是吗?
所以啊,就算是你的妻子也一样,我觉得——

佐山:你啊,就是把千鹤当成个幌子,看着是在为千鹤辩护,其实你是在给自己辩护吧。
不管是千鹤还是你——不,你怎样我都不管——她就是猪。一头母猪!
不经常给她身上挠上那么一挠,立马就会按耐不住了,噗噗乱叫。

村子:不是!不是这样的! 
我是到了现在才终于想明白! 不是这样的。

身体,就是身体。马上就会感到寂寞的。
因为身体是傻瓜啊。只会照着自己的欲望来。很好欺骗。

我说的是更深层的,超脱身体之上的,更为深层次的东西
——该怎么说才好呢,说不清啊——虽然说不清,但它是真是存在的啊!
超脱身体的,更加深层次的感情

——对,是爱情啊!有爱情! 我终于想到了!

佐山:嘻嘻!

村子:你难道就不知道吗! 虽然我也是,到了现在才搞明白。但这是真实存在的啊!

佐山:人类只有身体啊!

村子:都说了不是这样的! 你怎么就是不明白呢!
爱情是有的啊! 真想给你看看!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把我的胸口撕裂成两半,
把心掏出来给你好好看看! 你老婆也一定是这样的!

佐山:那就给我看看啊,把胸——把你身体分成两半给我看啊!
就算分成了两半,里面也有也只是血淋淋的内脏
——只有胃袋、子宫,跟其他一堆长得像葫芦、像喇叭一样的东西,然后七零八落的,撒的满地都是。

村子:所以说,那个和身体是不一样的,是分开的
——至于为什么,它们会是分开的啊!
那是因为,能将身心统一的人,一定是非常幸福的人。
要么,就是非常坚强的人。坚强到简直不像人一样。
大部分的人都是分开的。人类大都是不幸福的。
人大多都是弱小的,所以遇到困难就会觉得痛苦,于是就把身心分开了。
如果不分开,就会痛苦的难以忍受,所以没有办法,只能分割开来了。
因为弱小。这并不是人的不好,只是因为太弱小了。
虽然我说不好,但是我相信你妻子也一定是这样——

佐山:呵! 一知道我的身体不行了——马上朝着我吐口水的,不是别人,就是你啊!

这个男人被怒火冲昏了头脑,把眼前的村子看成了自己的妻子。
但是这与之前由于虚弱引起的痴傻状态不同,
这次是由于过度的亢奋引起的精神错乱。

佐山:……女人就是猪! 你就是只母猪! 只会抬起屁股摇晃的母猪!
呵!我就是个没用的胆小鬼! 嘻嘻嘻嘻!
像你这种,呵呵,只要有头种猪给你使唤,
你就完全不需要我这种人了!

佐山猛地扑过去,用沾满泥泞的手抓住村子赤裸的肩膀。

村子:你干什么啊! 白痴! 我也没有办法啊! 又不是我的错啊! 谁都一样,没有人是完美的啊!

佐山:闭嘴 母猪! 畜生! (一拳揍向村子的脸)

村子:白痴!白痴!木户你就是白痴! 

村子被打后村子也陷入了错乱,一边喊叫一边拧扯佐山的头。

村子:怎、怎、怎么跟你说、都不懂我! 我明明那么爱你,你怎么就是不懂我的心呢!反正你不懂,你你想怎么做都行! 来杀了我吧!

佐山:好啊! 你个臭婊子! 

佐山双手抓着村子的肩膀,一个用力推倒她。
村子手脚乱挥,但是不论她如何抵抗都没有丝毫用处。
她衰弱的身心与错乱的精神,使她沉沦在被征服的快感之中。

佐山:你这! 你这种货色就去死吧!

村子:(虚弱到极点,用细小却又甜美的声音啜泣着)木户!原谅我吧!都是我不好! 我爱你啊――

佐山:嘁!嘁!嘁!……(佐山嘴里不断的低吼,继续拼命压向着村子的身体)

花冈:呵、呵呵、呵呵呵! (低沉的笑)

佐山被声音吓到,转动脖子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烛光被佐山与村子挡住了,入口处变得一片昏暗。

花冈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爬了出来,背靠着墙壁,
他精疲力尽的坐在地上,脸像抽筋一样的笑着。
他穿着破破烂烂的衬衫,沾满泥水的裤子,
他衰弱的就像饿死鬼一样,因为他长期处于饥饿状态,
再加上不断的挖掘岩石、土坑,他的身体几乎快支撑不住了。
他现在正吧唧着嘴巴,还在讪讪地笑着,但实际看起来却像是只濒死的野狗在咳嗽。

……佐山看着他,想要站起来,却一时间使不出体力来。
村子还是被压倒的姿势,一动也动不了……

与此同时……

花冈:呵呵!……别客气。呵!……上吧上吧。……你上啊。(嘲笑道,气都快接不上了)
佐山:……什么?

花冈:不、不用客气。……呵、你能做出什么事情来,懦夫。
佐山:……你在吃什么?

花冈:上给我看啊,阳痿! 呼,呵! (从胸口的口袋里摸出一点饼干的碎片,塞进嘴里)

佐山:……(朝花冈伸出一只手)也给我吃点。
花冈:嗯?

佐山:给我吃点吧。
花冈:嗯? (看看自己的胸口)……你说啥?

佐山:一点点就好,给我点吧。
花冈:已经没了。(边咀嚼着饼干边看向他,笑了笑)

佐山:求你了――
花冈:这是我的。

佐山:……但是,我带来的鱿鱼干,不是也分给你们吃了吗。
花冈:……因为我挖洞了。劳动了,肚子当然会饿。你要是想吃,你也挖去啊。

佐山:……但是,再怎么挖也没有希望啊。被岩石封住了。
……只能找别的土质松软的地方——不,已经没有那种地方了吧,反正——

花冈:你只要想吃,你就去挖。

佐山:……好,我挖。我会挖的,给我点吧。
花冈:等你挖了之后,再给你。

佐山:……在你挖之前,我不是也挖过了吗。两个小时——不,还要更久一点——
花冈:呵! 这是我的。

佐山:但是——

佐山看着靠在墙壁上嘲笑着他的花冈,充分感受到了来自花冈的恶意。
他终于认识到,不管自己再怎么求他也是无济于事的。
这一认识,点燃了他身上的怒火。

佐山:……都到这个地步了,还他妈管什么你的我的!……(一步一步地朝着花冈逼去)

花冈:……混账……要来啊?……(□□紧牙关做好防备)

佐山:交出来!
花冈:你在说什么呢? 像你这种屈服在该死的臭知识分子们脚下的家伙——

佐山:食物是我们三个人共同的东西。应该平分了一起吃。(抓住花冈的一只手腕)

花冈:嘿! (甩掉佐山的手)你们这些家伙就快死吧! 我会得救给你们看的。呵、最终胜出的,只能是我花冈家的金吾,呵呵!

佐山:切! (趁其不备甩起沾满泥土的脚,踢上了正在叫嚷着的花冈,用力把他的脸踩向了墙壁)你才他妈给我去死呢! 像你这种黑心商贩就是社会的毒虫,死了才好!

花冈:唔!……(伸出舌头,舔掉嘴里流出的鲜血)你他妈还真敢动手啊! 好啊!你给我记住,看我的手下,到时候会做出什么来!被打成筛子了,哭也没用!

佐山:哈! 还手下啊? 你还以为你在哪里啊? 你有手下到是带来给我见识下啊! 哈! 在外面说不定是你厉害——你之前还踩了我好几次是吧。但是,我可是在战场上流过血的——被打成那样都能活下来的人! 小看我是你瞎了眼。老老实实交出来。

花冈:不给!
佐山:……不给,就踢死你!

花冈:踢!踢!踢! 看你踢,阳痿! (说着,右腿蓄力,飞起一脚踢上了佐山的腰)

佐山:唔! 

佐山大叫一声倒下了。
但是 ,马上又站了起来,跟花冈战做一团。

可是,双方都已经体力透支虚弱的不行了。
他们都自认为是杀气腾腾的动作,其实并没有多么的干脆有力道。
他们的动作就像是电影的慢镜头一样,
两人嚎叫着,撕□□对方的肩膀,手指插入对方的口鼻里,时上时下转换着位置。

他们斗殴的姿势就如同两头濒死的野兽一般。

一个老剧本:胎内 [8] 不要打架不要打架
credit: 煎蛋画师CHON

在两人打架的时候,村子一点一点的挪动着身体,
挣扎了很久终于抬起头来,慢慢地再支起上半身。
她为了阻止他们互殴,前拖着身体,爬到了他们身边。

花冈:阳痿! 混账! 

现在是佐山占据优势。花冈被推倒在地上,嘴里不住的□□。他□□着,突然一口□□上了佐山的膝盖。

村子:住手吧! 够了,停下――救命啊! 谁来救命啊! 

村子拼了命的叫喊,但是太过于虚弱沙哑,只能发出一点微弱的声音。
最后喊着喊着,面朝下倒了下去。

佐山:畜生――你、操! (从上往下的捶打着花冈的脸与胸口。目眦欲裂。)操!操!操! 你这——

花冈死□□着膝盖不松口。于是佐山更加用力的击打他的脸。

佐山:你这!畜生!

村子:……救命啊――

村子双手交合,贴上额头,摆出祈祷的姿势,她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了。

待续。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