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12.30 , 23:16
13

凉飕飕蛋友篇17:蛋友们的小故事,深夜便利店

注意:请一定要当笑话看↓

■深夜便利店 深夜のコンビニ

深夜,一个男人去了便利店。
男人拿起了一罐啤酒。

“今儿就这个吧。”

然后,男人走出了便利店,
突然,有人搭住了他的肩膀。

“喂,站住……”
只听得身后传来一个可怖的声音。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男人吓得哀嚎一声,猛地甩开那只手,拔腿就跑。

男人七零八落飞手甩脚地跑回了家,
总算是安全回来了,男人安下心来,拉开啤酒拉环。

就在这一瞬间,男人被阴影笼罩了。


■什么肉? 何の肉?

妻子做的汉堡肉饼一直都很好吃,
可是今天的吃起来怪怪的,
总觉着哪里和以前不一样。

“今儿这什么肉啊?”
“静冈产的。”
“哦酱紫~”

まとめ
(原文自带的解说在最下面,非标准答案,欢迎脑洞)

凉飕飕蛋友篇17:蛋友们的小故事,深夜便利店
credit: 煎蛋画师BC

以下来自蛋友篇13期

S丶

说到厕所··

初中时候、某次逃课、回来的时候正在上课、然后顺便去上了个厕所

开门的时候看见俩人、一个在给另一个撸··

肉在肚

小时候家附近还有农田,隔着铁路另一侧是一片挖空的地基,好多年没有人填埋,逐渐成了垃圾坑,我们那一片的小孩有时候就去坑旁边的空地玩,经常往坑里头扔石头玩,小时候觉得那个坑好深好深简直是一个悬崖。

有一次扔了个石头下去,比较大块没扔远,顺着滚下去了,结果砸松了一块土,土里露出一截棉裤,棉裤里还有一截白色。小时候真的是不知道害怕,几个小孩就开始砸那个白色的,看谁能砸到,玩累了就回家了。

现在想起来总觉得那是一截腿骨。

第二天再去就找不到了。

闪光的小黑

终于更新啦,讲一个我以前觉得很诡异的事

家住的居民楼旁边有一片空地,空地旁边是一个废弃的商场,铁门锈迹斑斑,门把手被铁链子栓住了

带着弟弟在那片空地玩,教他骑自行车,后来实在无聊,就在空地溜达着

溜达到铁门附近时,发现铁门虽然被铁链栓住,但是漏了个不宽不窄的缝,大概3~5厘米吧,不过里面还是很黑,看不清里面

这个黑缝给我一种奇异的感觉,我站在那里,看着黑缝,同时感觉黑缝也在看着我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决定走过去贴近了往里看看到底有什么

在我向铁门迈出第一步的时候,“哐当”一声门突然紧闭,铁链子互相摩擦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我往后退了几步,拉着弟弟回家了
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门里面到底有什么,到底是什么在里面把那最后一道缝也给关严实了

黑色的奥利奥

我第一台手机是初中的时候家里为了联系我给买的,大概是2010年的时候,后来被老师没收了,在快毕业的时候还了回来,之后我妈又给我换了别的手机,当时山寨机很流行?于是我的旧机被我妈送给我的一个舅爷,孤寡老人。

过年过节经常去拜见他老人家,本来他住的是常见的土房,不知道他怎么想的,要建砖房,他也没什么钱,靠着低保过生活,具体我也不了解,后来在我高二的时候听说他去世了,家里人为他办了后事。每年清明也去看他。

有天我妈跟我说,记得你那台旧手机吗!我说记得就是黑色那台。
她接着说,我给你舅爷了,当年他死了跟他一起放棺材里了,不久后夜里接到那个电话打过来了。

我说你没接来听听?她说,谁敢接啊,没电的手机打过来的吓死人了。

评论
老猫猴
手机号经过一段时间会回收再出售的。也许是新机主看到卡里存的有电话好奇打了过去吧

DFT
@老猫猴 换号也不是把旧卡拿出来给下一个人,卡里怎么会有号。。。就是新号主不知道为什么刚好打到这个号码了吧

么么达
有可能是你无意拨了一个过去,别人会过来的

sss

@黑色的奥利奥 你这个只是那号停机被运营商收回了再分给新用户吧

RM

我也讲一个去年的吧,以作欢迎回归。

去年住在公司给租的房子里,一天半夜迷糊醒过来,恍惚感觉床头边上有一个人头,吓了一跳马上摁开了灯(开关在另一边),开了灯一看是床头柱啊,就没多想继续睡了。

第二天醒来记着这事就又扫了眼那个位置,发现我的床没有床头柱啊!

第二晚差不多的时候又突然醒了(清醒状态),然后睁着眼看着窗脚一个半透明的人走过。

回公司和同事讲,吓尿一片。

游客

欢迎回来,愿大家都身体康健。
我也讲一个自己曾经遇到的事情。

我曾是一个无神论者。做过几年巡警,虽然时间不长,但是遇到的案情比如车祸,猝死,自杀,斗殴致死之类的也不少,见多了就麻木了,自我感觉神经比较坚韧,虽然也有忌讳,但还真不怕什么,直到后来碰到的一件怪事,让我改变了以前的看法。

当时我们在市技工学校蹲一个盗窃团伙,因为当时他们很嚣张,猖狂作案还逮不着,领导就安排了一个月的时间钓鱼。

队里两组同事配合派出所盯外围,我们组四个人负责盯监控,晚上两人一组倒班休息。

我和另一个同事c去了距离监控室大约20米的空房打地铺。为了方便行动,我把地铺打在了门口,头对着房门,同事小c挨着窗户。我睡下没多久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醒了,睁眼一看天竟然已经蒙蒙亮了,窗户外面有人陆陆续续的经过。我正在奇怪为什么没人叫醒我换班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站起不来了

⁄(⁄ ⁄·⁄ω⁄·⁄ ⁄)⁄
其实我的….也没那么长

游客

低头一看自己身上,发现身上胖了一圈,看不见衣服,因为浑身都是浮肿发黑的肉,关节的地方是棕黄色,表皮黑色,鼓鼓囊囊的,现在想起来就像是一根烤糊的法棍面包,上面粘了一层黏黏的像鼻涕一样的半透明液体,整个身子僵硬无比,无论多用力也动不了。

我当时就慌了,想张嘴喊人,发现嘴也被粘住了,脸也是浮肿的感觉,张不开嘴发不出声音,浑身上下除了眼睛外哪都动不了,我拼命的挣扎,却没有一点作用,正绝望之际头顶的门猛地被打开了,余光里看见门口走进来一个浑身上下黑乎乎的人,看不清脸,他拉住我的胳膊猛地把我拽了起来,这时天一下就黑了。

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坐在地铺上,身后的门关着,窗外的天也还是黑的,看了下手表,距离我躺下也只过了一个多小时,看了看小c,他正睡得香,原来是个噩梦。我站起来去了监控室,找另外的两个同事要了根烟压惊。

一根烟刚抽完小c就跑了进来,嘴里还念叨着:见鬼了,那个屋子闹鬼了!

然后他跟我们说了他的经历。刚才他竟然做了一个跟我完全一样的梦,唯一不同的是他在梦里是靠自己挣扎坐起来的。而我当时没有跟别人讲过这件事,所以这完全没法解释,越想越恐怖。

游客

之后我把我的经历跟一个信佛的朋友讲了,他很崇拜怒目金刚,平时神神叨叨的,他对我说这大概是没能往生的灵魂,需要用往生咒之类的咒语才能使其超生,功德无量。

无量不无量的虚无缥缈,但是梦里经历的片刻的无助和恐惧我都无法忍受,假如真的有一个灵魂被困在这里不知道多久,那是啥感觉,想想都毛骨悚然。后来我在网上搜索了一段佛家的往生咒,第二天白天去了那间屋子里念了二十遍,希望他真的能往生极乐吧(没敢黑天去,真的吓到了)

云狐

哟 蛋友版质量不差啊。

说个我的。小时候暑假会去舅舅家过夜,半夜他们都睡着了,我隐约听见客厅有人在看电视,有光亮,还有说话的声音,因为表姐是单人床所以我是睡地上的席子上,等我从席子上迷迷糊糊爬起来走到客厅的时候发现根本没有人,电视也是关的,客厅灯也是暗的。我叫了声舅舅舅妈,没有人回答我,于是又回到席子上纳闷的睡着了~~

好色猴子

上初中的时候跟表弟一起在四姨家玩,夏天的晚上,农家院子,周围没几家人,远处看得见附近厂矿的一片灯光。

两个人同时听到一种怪声,有什么东西,从院子前方,由右至左飞过去了。
不是翅膀的声音,不是发动机的声音,听着有旋转的味道,我们都看不见那东西,根据声音来判断,它也不是很大。

直到长大了,看了星战前传1,阿纳金开着那个沙漠里悬浮飞行器的发动机声,才让我俩同时寒毛倒竖,简直一模一样的!

至今无法得知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以什么样的原因,在那个夏夜在我们院子前面飞过。

春哥

也讲一个好了。那是我很小时候的事了。
也许现在讲来很可笑。

我害怕的是,4岁夜里梦见的,出现在房间木门上的一个橙色椭圆。它有用几何图形构成的脸。三角鼻子和嘴,同样椭圆的眼睛。我就梦见它在那发出机械的怪笑声然后漂浮着逼近我。我醒来浑身大汗。

后来每次我看到那扇门我都想起这个椭圆脸。
甚至最近我又梦见它了,还是在我房间门上。
我家已经换房子10年了啊。
不过后来换的房子也不怎么正常啦。

墙上的照片经常自顾自就歪了。也不知道我爸为什么非要给我挂照片墙这种东西,我根本不想看整容前的自己的照片被挂在墙上。我一点也不上相,笑得也不自然,我觉得我墙上挂的是死去的我,在对我笑。我对镜子都觉得很恐怖了拜托。

小一些的时候会觉得窗户外面有东西。大概是在做了窗户的外层保温之后吧,我觉得不是窗户了,是我门外有东西。似乎并不想进来,就喜欢盯着我。对,现在这扇门是中间镶玻璃的,干,方便父母监视我。也许父母真的是鬼吧。才会有笑得仿佛死人的我。

伯爵

大概一两个月前吧,刷完凉嗖嗖睡午觉,睡前我还做死想我要是也遇上个恐怖事件blablabla的。

然而不做死就不会死,我梦见一个十分具体的地点,县医院门口,有一个长发,浑身漆黑的女人,在灰色的背影里很显眼。

她以背影面对我,我们相向而行,我就在梦里看着她的背影向我走过来,擦肩过去了。

然而梦里的我似乎有一点自主意识,我想回头看,就看了,然而还是个背影。
就在这一瞬间,我一下子被人提到空中了,浑身僵硬,明显感到灵魂出窍。

然后我的意识就被分成两个,一个意识到我在床上,拼命想动但是动不了,一个在梦里,飘在空中俯视梦里灰色的场景,那个女人是停下了还是继续走分辨不来。

这种混沌状态持续了10秒左右,我真正的醒了,然而真的有那种被塞到套子里的感觉,,,


以下来自凉飕飕:常常梦到,拖鞋声,动物骨头

商周知

绿野僊踪微博用户:哥们被分配心血管内科,心血管内科大家都懂,几乎每天都会有患者离世。

事情是这样的,有一个九十多岁的老奶奶甲去世,这没什么奇怪的,奇怪的是这个老奶奶很健康,来住院也不过是换季来医院打打针营养营养血管。但是同屋有个奶奶乙,病的很重,用句俗话说就是“差不多这几天了”。

结果一天下午,原本没什么事的甲奶奶突然发作,晚上就去世了。妈妈说当时他们还挺惊讶,好好的人突然就没了。

等甲奶奶的女儿来医院结算的时候,护士们惊讶的发现,甲奶奶不止名字跟乙奶奶一样,都叫庆娥,而且同岁。更可怕的是,甲奶奶和乙奶奶的女儿的名字也一模一样,而且他们都只有一个女儿…

后续是甲去世后,乙的状况越来越好,据说这两天就可以出院了…

热评
好困好困好困
恩。黑白无常那个月的绩效奖估计扣光了

喵了个咪

最后那个……好像某个蛋友也干过相同的事

叮当狼嫁我

我干过…因为盗墓贼把那里的坟都盗了骸骨还乱扔,搞的满地都是骨头,还和小伙伴拿人腿骨打架过,也踢过天灵盖→_→@喵了个咪:

SevenYu

看了《拖鞋声》想起我小学时候的一件事。那时是住普通的农村房,并排两间,一间两层,楼下客厅楼上住人,我一人在朝北房间里,习惯开着门睡觉;另一间只有一层,做厨房餐厅。

有一天晚上,也不知道几点钟,我被楼下厨房里很大的声响吵醒了,听上去像是我爸夜班回来了,正在弄吃的,锅碗瓢盆叮当作响。所以,也没在意,继续睡觉。

可是,刚翻个身,还没合眼,楼下的声响突然全没了,耳边只有滋滋滋的本底噪音,凭以往经验,心里顿时一紧,太安静了,感觉不太妙。

果然,没多久,楼梯上好像有什么人正在上来,没开灯,就听到很轻微的脚底磨擦地板的沙沙声,还有每走上一步,膝关节发出的咔嗒声,不紧不慢,不像老爸平时脚步又急又重。

就听着这声音从楼梯上来,越来越近,很明显地拐进了我房间。黑暗中,变得清晰的沙沙声表明它正在向我床边靠近。

而我朝里边睡着都不敢动,心脏咚咚地狂跳,再这样下去,就要忍不住大喊出来了。但是,这时突然又没任何声音了。

也许那一刻我回头去看,会看到一个人,或者别的什么东西站在床头。

事实上我继续装睡,后来还真的睡着了。

天亮起来后,一切都跟平常一样,楼上楼下门窗紧闭,没有小偷侵入的痕迹,厨房里也整整齐齐,没动用过的样子。而且,直到吃完早饭之后,老爸才从厂里下班回来,问了他,他也说中途没回来过。

其实,类似的诡异声音还遇到过好几次,上面那件事情因为过程比较完整,才觉得值得一提。

热评
BENJAMIN
你妈妈想看你有没有踢被子…

BENJAMIN

我幼儿园时期也经常做一个同样的梦

梦里有个刚被锯掉主干留下的树桩
上面停着几只鸟 鸟一直叽叽喳喳的叫着
突然画面外穿来一声”安静点!”

然后鸟儿都飞走了 我开始哭
哭完又睡着了

长大后才发现是因为当时父母吵架留下的阴影…

ox

我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搬家到一个旧房子,那段时间经常做噩梦,梦见大片的飞虫黑压压的飞在窗外,还会爬到我的床上。还动不动就鬼压床。

后来初中搬家以后就再也没梦见了。
不过那旧房子现在租给别人也都住的好好的

言不咸

骨头那个……

小时候在老家有个后山,往深处走走,翻两个山头会有一个鹿场。

那时候淘气跟着几个男生就悄咪咪跑过去玩啦,本来都很开心的。但是发现在大概翻过一个山头会有一个防空洞,说既然来了就要去探险,几个人就跑进去了。

结果里头有两个人的骨头,时间太久很多细节记不清了,只记得环境阴暗……还有头骨当时对我的冲击。出来之后就一直在哭,回家也不敢跟大人讲,偷偷跑到那么远的地方玩会被打。因为是很不好的记忆,大家也都闭口不提,过了一段也忘了。

长大一些之后好像听别人说在后山发现了死人骨头,这件事才从记忆深处捞出来……

现在想起来也真的好害怕啊。

秀逗了

想说一个特别诡异的事情,就在今天早上,我去宿舍楼专门的一个可以吹头发的屋子吹头发。

这间屋子里除了窗户一侧和相对的门一侧没有镜子,剩下对着的两面墙都挂有大面的镜子,镜子下面设有小桌子,每张桌子上会有三个吹风机,使用时需要自己插到插座上,结束使用需要拔下来。但很多人吹玩完头发会忘记拔掉。

早上8点的时候我自己一个人吹完头发,在看手机联系一个朋友,这时候别的房间,有可能是宿舍,想起了吹风机的声音,声音明显是从别的房间传来的,我就在想,这个人为什么不到这里来吹头发,但也没太在意。

由于低着头一直在发消息,所以没有在意有没有人走进来。

而后我突然听到后面有人吹头发,然后我下意识得想从我前面的镜子里看身后的是谁,由于相对的镜子会呈现很多重复的镜像,从镜子里看第一眼其实有很多我自己的身影在镜子里,所以我以为是有人无声地走进来然后在我正后方吹头发,但是身后的镜像被我身体挡住了,所以我回头看了一下。

突然发现没有人!!!然而吹风机也在吹!!!线是连在插座上的,过了3秒钟可能,吹风机就自己停下来了。

大白天遇到这种事情也是很诡异,于是我马上把那个吹风机的线拔下来并走出房间。


■深夜便利店 深夜のコンビニ
【解説】
男人去偷东西,被抓了。
然后一路晃荡着跑,一回家马上打开啤酒,泡沫喷了一脸。

■什么肉? 何の肉?
【解説】
肉饼原料是个叫静冈的人。

日语里产念做桑,就和加人称后面的先生小姐的那个桑读音一样。
怎么样,冷不冷,就说冷不冷吧!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5)

TOTAL COMMENTS: 13+1

  1. 强袭钢大木
    @3 weeks ago
    3659660

    第一个。。。

  2. 甲板
    @3 weeks ago
    3659676

    幼儿园的记忆,那时住在平房,我的小床和爸妈的大床是在一间的,床头柜和榻榻椅上放着挺大的布偶和人偶玩具,应该是做梦,整个房间充斥中粉红色和类似舞厅的灯光,那个布偶咔咔咔嘎嘎嘎的活过来了了,整个房间都是这些东西,叫啊跳啊,配上整个屋子里不断变化光,的吓得我狂哭啊,真的过分啊。现在回忆依然浑身冷嗖嗖的

  3. 商周知
    @3 weeks ago
    3659680

    冷——

  4. 六子六子
    @3 weeks ago
    3659683

    还没看答案 第一个我猜忘付钱了

  5. 喵熊汪太狼
    @3 weeks ago
    3659687

    艹!!还有个31号!!

  6. 新的
    @3 weeks ago
    3659698

    大学的时候,有段时间白天睡太多了,然后鬼压床。
    死活起不来,听得到室友还有隔壁同学的交谈声,自我感觉呼吸急促,手脚痉挛,全身动弹不得。睡又不敢睡过去,起又起不来,眼皮好像被胶水粘上了。无数次做梦梦见自己挣扎着坐起来了。
    最后还是睡过去然后好端端的起来了,啥事没有,应该就是睡多了

  7. 周一xx
    @3 weeks ago
    3659701

    小学有次回家 给一个人拿着刻刀打劫了。我哥下午去找那个人没找到。晚上睡着睡着突然梦游 就是那种能看见但是身体不受控制。我不受控制的走到妈卧室。坐在她床头。看着电子钟从11.59变成了00.00。我妈就醒了 问我干吗,然后我也清醒了过来 在我妈的陪伴下经过客厅回卧室时 我又神智不清了指着沙发说那里有人,我妈让我别瞎说 我就回到自己卧室直接躺到床上直接睡着了 第二天起来发现我的房间从里面给反锁了

  8. 黑猫
    @3 weeks ago
    3659713

    等到了,看完啦,睡觉!

  9. woshidabiantai
    @3 weeks ago
    3659781

    说一个曾经的梦,有点蒙太奇的感觉。两个画面,一个孩子,闭着眼睛,仿佛在睡觉,然后,他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眼神很冷漠,直直地看着你;视线是自动扶梯口,一把红色的伞慢慢上升出现,伞下一个女人,同样毫无感情地看着你。就酱,醒过来觉得很棒,还记在了本子上。。做过好多有趣的梦呀,应该都记下来

  10. yooomu
    @3 weeks ago
    3659807

    环境是一个傍晚昏暗的乡村,画面从提田野扫过,慢慢地扫到了菜地,篱笆,牛棚,小瓦房,二层木屋,木屋的门口,木屋的阳台,阳台后边的窗,突然黑暗的窗正中间出现了一颗泛绿色的,难以名状的头颅,画面还往窗口放大聚焦,他妈的做这梦时我还小学生。

  11. 3659829

    第一个我还以为是拉环断了呢

  12. 3659964

    那个商场的 里面可能有流浪汉什么的吧

  13. 3659994

    吹风机忘了拔下来那个,一定要注意啊,会着火的。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