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12.16 , 13:00
5

一个老剧本:胎内 [6] 呕呕呕

前文汇总:
胎内 [1] 【一】
胎内 [2] 【二】【上】
胎内 [3] 【二】【中】
胎内 [4] 【二】【下】
胎内 [5] 【三】【上】

接上文:

花冈:  哎,反正你钱已经拿了,反正你要是——就是,你要是敢乱来的话,我们就——
佐山: 就要什么――?……

佐山疑惑的看着花冈,然后视线又投向村子。

村子脸色苍白面无表情的看着佐山。

……接着,佐山猛的站起来,缓慢僵硬的向右前方走了大约七八步,
停下,先是看着入口方向,然后又盯着那里的墙壁与天花板看个不停。
……再后来,他又看向了钞票。

在他缓慢的巡视这些的时候,突然感觉一阵眩晕,
接着两手像游泳一样滑动,最后全身都失去了力气,
面朝前方瘫软下来,一动不动、昏了过去。……


胎内 【三】【下】

花冈从头到尾都在注视着佐山,视线密切的近乎残忍,佐山昏倒后,他又静静的站着看了一会儿,然后转过头去看村子。

花冈:  (咬牙切齿的说)……看啊! 这家伙刚才不是还很厉害吗?一幅了不起的样子!看看现在,就这幅德行了。呵! (花冈看着失神的佐山,像受了刺激一般,反射性的振作起来)

村子:  ……怎么了?
花冈:  最近,因为复员政策什么的,来了一帮知识分子,就不像话了——

村子:  他,总没死吧?
花冈:  呵!

村子:  喂――(直起腰来)
花冈:  管他呢! 死了就死了吧!别管他了。本来就没多少吃的。

村子:  吃的――?
花冈:  饼干还有一袋、奶酪——还有一半,大概半磅重吧? 诶,还有
——早知道会这样,就从旅馆里拿点饭团来了!——还有威士忌,就剩了两瓶啊——
(一把拖过旅行袋来,急急忙忙地打开袋子,边从袋子底掏瓶子边说)
……诶、你那儿,是不是还剩着点点心?

村子:  ……吃光了啦,口香糖倒是还剩着点——
花冈:  切,真没办法。哎,算了,比没有强。多少有点味道……反正,现在还有这么点。就这么点儿——

村子:  然后呢――?
花冈:  反正、先填填肚子吧。
――我操! 手电筒没电了,这么乌漆麻黑的,能干什么——

花冈为了能让自己冷静下来,一边嘴里嘟囔着,一边用颤抖着的手在身边摸索寻找,然后从包里拿出几个包着奶酪跟饼干的袋子,接着,用小刀从奶酪上切下一薄薄的一片。

花冈: ……这个家伙——(白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佐山)才没这家伙的份儿呢。

花冈把奶酪片夹在两片饼干中间,做了两个这样的夹心饼干。
花冈现在的姿态就像是呲着牙齿护食的野兽。
村子望着手边发着呆。

花冈: ……谁管你啊! 畜生!

村子:  ……接来下,怎么办啊?
花冈:  什么接下来怎么办,比起那个――(递给村子一块饼干)来,吃。

村子:  ……(虽然接过来了,但还在考虑着别的事情)一直追我们的,那个,12号房间的客人——你之前说的人——你怎么看?

花冈:  是啊,他们的话,说不定一路跟我们到这一带——我们突然就不见了。然后他们觉得很奇怪,找啊找啊,能找到这个洞的话——

村子:  ……但是,那之前,这里的——呼吸——空气足够维持到那时候吗?
花冈:  什么啊? (咬一口自己的饼干)

村子:  你看啊,这里就这么大——我们有看到过空气可以进来的地方吗?哪里都没有啊。
花冈:  (边嚼着饼干,边环视四周)没事,够了。――你也吃啊。

村子:  总部那些人,会有些动作的吧? (把饼干送进嘴里)
花冈:  谁知道啊。……但是,现在为止总跟我唱反调的、是你吧?

村子:  但是——你说的是真的吧? 不是你的错觉吧? 是真的吧? 是真的吧? 喂? 是真的是真的吧?
花冈:  所以说啊――

村子:  哇! (吐了起来)
花冈:  怎么了?

村子:  ……(喘不过气)――哇! 
(村子自己掐着自己的脖子,不断发出奇怪的声音,哇哇的就像小孩子放手大哭一样。
村子: ……你做点什么吧,喂! 救命啊! 我好难受啊! 救救我吧! 救救我吧! 救救我吧! 谁来! 啊啊!啊啊!啊啊! 救命啊——(口水随着呕吐物一起流下来)

花冈:  ……(看着村子的样子自己也忍不住)呃啊! (吐了。)

一个老剧本:胎内 [6] 呕呕呕
credit: 煎蛋画师CHON

但是花冈什么都没吐出来。咀嚼过的饼干渣子粘在手心里,他起初想甩掉它,但是没有那么做,呆呆地看着手里的饼干渣。

……佐山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昏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听到村子的哭声后,渐渐苏醒过来,微小艰难的动着身体。但是花冈与村子都没有注意到。……

花冈: 你、做什么……所以……这都什么事儿!
呵、……你喊再多救命……再怎么挣扎、……再怎么
……如果能得救的话,你就是一声不吭也能得救。
就是这样。我们现在就这么个处境。你叫有什么用——
(一边努力抑制呕吐的欲望,一边把粘在手心的东西吃进去)
唔!(很想吐但是克制住了,强咽了下去)

呼呼! 这是赌博。赌博这种东西,就算输了一次,也不用急着放弃。
赢了一把马上就高兴,也成不了大事。
最重要是往前看。输了就好好接受它,然后想方设法反杀。
接着就是忍耐,忍耐,忍耐到嗙!最后才是真正决定胜负的时候。
嘻嘻!……现在还早着呢,别急着摊牌,还早。
还早,筹码,掌握在我的手里。呵呵。去他妈的! 
(强忍着反胃的感觉,舔干净手掌中的饼干残渣)

村子:  ……(村子看着花冈,她由于绝望与之前涌现出来的强烈生理性厌恶感,使得容颜变得无比憔悴,现在反而泛出了一丝生气)

村子: 你倒还觉得这样挺好的! 一直都是想干什么干什么
——坏事做绝了,然后,被人追赶,还逃到了这种地方
——而且所有这些事情都是一句话都不跟我说
——只会说些甜言蜜语把我骗出来,然后把我也卷到这种地方来
——说到底,都是你不好啊! 都是你的错! 你就是个流氓! 就是个无赖!
只不过,只不过,是个高级点的流氓罢了!
咳、咳!

村子由于之前的呕吐带出来部分食物残渣,仍旧粘在她的嘴角上,脸上还沾满了眼泪鼻涕还有口水。
她愤怒的站在那里。她越说越火大,声音也随之愈发的亢奋尖锐,眼中的怒火就好像随时都能喷发出来一般。
花冈苦笑着看着她。
在另一边,佐山慢慢地支起了上半身,恍惚的看着这里。

村子: ——没错!还摆着一副恶人的脸,哼!
原本不过就是个小小的纺织厂外交!
只不过后来,工厂在战争中变成了军需工厂,
你就仗着这个对军部阿谀奉承,溜须拍马,结果大赚了一笔。

这些钱现在呢,都是黑钱。
卷走了隐蔽物资,像条蛆虫一样游走在那帮商人之间,
贿赂官员,还给他们送女人
——我都知道,全部!
不管你现在是怎样装出一副大哥大的嘴脸来,
你骨子里就是个走狗!就是个龟公! 阴险小人! 呸!

花冈:  对,我是个龟公。呵! 我要是龟公,那你是什么,你不就是娼妇吗。

村子:  对啊,怎么样都行。我还有妈妈。有妹妹。家里一共有六个人啊。
做那些正经的工作,要怎样才能养活这一家子?
要不是没办法,谁会想做这种事情啊。这

——我把这也当做是一种生意,稍微对你说几句好话,
你马上就能得得意忘形,不知道自己是谁了,简直就跟猴子没两样

——我知道的! 你除了我,还养了三个女人吧! 哼!
你这种人,就应该跟在你家的黄脸老太婆屁股后面,乖乖的带孩子。

你还在纺织厂的时候你老婆就跟着你吃苦,现在孩子都有四个了,真是上辈子造了孽!
我是打心底里这么想的! 你就不该那样吗?
(村子是真心同情花冈的老婆,说着感同身受般的,眼泪啪啦啪啦得掉下来)

花冈:  呵呵呵,你都在瞎同情些什么啊? 
让我早点抛下老婆孩子,好马上入籍到我家,还每天叽叽歪歪吃醋的,又是谁啊?

村子:  这就是个手段啊! 谁会真心的为你这种人吃醋啊。
呵,你是不是认为只要有钱,什么事情都做成?呵! 呸!
就连我也是,只知道用钱——用很多很多的钱钓来的——

花冈:  那好啊,那被钓上来的——被我用钱钓上来的,又是谁家的谁啊?

村子:  (咬牙切齿)你也不想想,都是怎么对我的——
——开始那时候,你把我灌得烂醉然后就,跟强奸有什么两样!

花冈:  哼!

村子:  我恨你! 我从一开始就从心底里恨着你!
畜生! 我啊、我真心喜欢的人,是木户啊!
我真心爱的是木户啊! 对! 你这种人——
你这种人——我恨你啊!

花冈:  恨吧恨吧! 呵呵,所以呢,然后呢?
你还不是跟那个木户——你深爱的迷恋的人一刀两断,跟我在一起了。
跟你憎恨的那个我在一起了。
比起情啊爱啊那些甜蜜蜜的东西,你所憎恨的那边,才是最实际的。
才是最长久的。呵呵,呵呵!

村子:  你、你这个人跟猩猩猴子有什么两样,你就是野兽!

花冈:  好好好!我跟猩猩猴子没两样,我就是野兽。
那么好,被猩猩猴子强奸的是谁?被干的神志不清、哇哇乱叫的又是谁啊?
女人啊就是想被这么暴力的对待! 就喜欢这样!

要死!什么木户,什么半点都不会爱我!
唔—、嘻—、哇哇哇、真想杀了你!
竟然会有人怀着这种心思一直跟在我身边!

村子:  这、这是——这不一样、我——身体与心是不一样的!
白痴!混蛋! 你就是个混蛋! 哼、身心是不一样的啊!
其实我是想跟木户、只跟木户在一起干那种事儿的!
哪像你,你算什么东西——

花冈:  我有身体就足够了! 哦哦、你的心,就送到木户那边去吧!
怎么样,把心,只把心送到木户那边去吧,就现在!
我啊有身体就够了!怎么样?
(伸手紧紧地一把抓住了村子的右手腕)
看吧! 这些都是我的。是我的东西。
所以可以啊,只把心给木户吧,送到他那里去好了! 我同意! 畜生——!
(打了村子一巴掌)

村子:  吸! 你这、混蛋! (用左手撕扯花冈的脸)

花冈:  你个娼妇――! (又揍了村子一拳)

村子:  畜、畜生! 流氓! 流! 

村子被花冈紧紧地抓在怀里。花冈又一次揍她。打完又伸手去撕扯村子的上衣,把她衣服撕的稀烂,从肩膀到手腕、一半的胸部都被暴露了出来。

村子: ……我要杀了你! 竟然这么、这么恨我、那我就杀——啊—! 

村子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两人叫喊着,厮打着,纠缠着,滚作一团。
他们的姿势看起来就好像男女交合一般,但是他们却没有发现。

花冈:  咦、咦、咦! 唔! 

花冈一用力把村子的身体撞飞出去,村子摔到了外套外面,接着花冈又朝着倒下的村子飞扑过去。

村子:  哇啊—! 呃、你! 

村子的手从下面绕过去抓住花冈的头发,把花冈的身体往对面推挤。
佐山为了能够随时躲避他们,站立在离他们两三步远的地方看着。

花冈:  切! (再一次压过去,打了她一拳,跟村子重叠在一起,把她往地上按)

村子:  救、救命……哇唔!

两人都已经喘不上起了,纠缠在一起,一动都动不了了。
村子的一条小腿从两人中间横着窜在外面,
小腿雪白发亮,一动一动的像是在抽搐。

佐山: ……

佐山俯视着两人。

蜡烛立在一旁的墙壁上,照亮了这一切。

……两人都不能动了。
四周非常的安静,只有水滴落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某处坍塌了,传来啪啦啪啦的响声。

……佐山转头看了看塌方的地方,然后视线又回到两人身上。
……他由于极度的厌恶、污蔑,同时还有强烈嫉妒,以至于他整张脸都扭曲变形了。
……再一次,他突然动了动脸,环顾了整个洞穴。
然后仔细得听起来,就好像是有人躲在黑暗里说话一样。

……只有水滴下来的声音。

……佐山再一次将视线回到两人身上,露出牙齿冷笑。

佐山: 呵呵……

佐山的嘲笑声极其微弱,几乎听不见。
――他笑着前进了一步,抬起他那破烂不堪沾满泥泞的鞋子,慢慢的抬到了花冈与村子的头顶上。
他展现出的表情与态度是那样的傲慢、残忍,就像是要踩死不值一提的东西一样。
……他快速的朝着两人的脑袋踩下去。但是突然又在空中停住了。

……他收回脚来,看着两人。
……过了一会儿,慢慢的蜷缩起来,两手抱着膝盖,低声的说着:啊—啊。
然后,沉默了一会儿后,又哇——的一声嚎叫出来。

花冈:  ……
花冈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抬起头来看着佐山,然后他慢慢的直起上半身。就像是刚从梦里醒过来一

花冈: ……诶?……你?……怎么了?……你究竟怎么了?

佐山: 唔ー……

佐山哭了,哭的像一个没了妈妈的孩子。

待续。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2.5
赞一个 (4)

+1

  1. BIUBIUBIU
    @5 months ago
    3645620

    哇,我的催稿有回话啦,辛苦小编!

  2. 喵熊汪太狼
    @5 months ago
    3645723

    @BIUBIUBIU: 嘿嘿嘿嘿嘿嘿(*σ´∀`)σ

  3. 金刚福禄娃
    @5 months ago
    3645859

    赞赞赞赞赞赞赞

  4. Benjamin
    @5 months ago
    3646049

    喵太狼的日语水平高不可测

  5. 3646231

    为什么都是中文却看着这么费劲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