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12.16 , 23:11

凉飕飕蛋友篇:蛋友小故事,打发时间的小对话

■打发时间的小对话 暇つぶしチャット
一个打发时间的小对话。

A:“我妈最近神经兮兮的,真的超要命,是老年痴呆了吗?2333”
B:“真的假的?”

A:“无缘无故就开始嗷嗷叫……昨天啊,我跟你说,天啦噜了,突然光着身子冲进浴室来了,我在泡澡诶!23333”
B:“你妈几岁了啊(笑)”

A:“是个快60的老太婆啦2333”
B:“牛了个逼!(笑)”

A:“我擦又在叫了……2333333话说我跟你讲hkjrrio”
B:“哟?出现了吗?传说中的神经病母亲(笑)”

B:“诶诶诶?喂喂喂?你咋啦??在吗?掉了?”

A:“对,我键盘掉了(笑)”

B:“你别吓我啊(笑)”
まとめ
(原文自带的解说在最下面,非标准答案,欢迎脑洞)


凉飕飕蛋友篇:蛋友小故事,打发时间的小对话
credit: 煎蛋画师BC

以下来自凉飕飕:窗户,防空洞,孩子

MathGuru

济南有座山叫英雄山,山顶有座很高的革命烈士纪念碑。
山腰有一些防空洞的入口,现在全都被厚三四十厘米的石台封着。

早年这些洞是开放的,夏天里很多来爬山的人都喜欢坐在洞口乘凉,因为洞里吹出来的风特别清爽。
可能是怕出意外,相关部门决定关掉防空洞的入口,于是封洞前的最后几天很多人都去玩。

有对儿情侣进洞里太深,加上地下防空洞错综复杂,以至于工作人员封洞前巡查也没能找到他们。
直到第二年纪念济南大屠杀防空演习前打开洞门,才找到他们两人的尸骸,都在洞门边上坐着。
不知道那该是怎样的绝望。

xiu

窗户的缝隙中 这篇我文章我记得国内的就有2个版本的。
一个是上吊自杀的女人,刚好由于角度的问题能看见。
还有个是里面一女的被变态关押,每天对着窗外路过男主看是希望他能救走她。

两个脑洞↓

bububu

1)那个小孩的父母是变态或者邪教教徒,关了绑架过来的女人,然后被儿子的朋友看到,然后儿子已经加入他们,维护自己的父母,这个被绑架的女人是等着作者的朋友到20岁时进行活剥皮献祭大礼的,作者问这个朋友时,当天晚上就是剥皮仪式,而这个女的正是作者父亲的私生女,是作者的姐姐,这个朋友准备过了当晚再去绑架作者进行男子剥皮仪式,他和作者交朋友就是为了剥他的皮献祭给邪神;

2)这个ID是个小孩,实际背后躲的是一个连环纵火杀人犯,他在20年前杀得第一对情侣,当时他18岁参加夏季的实习生活动,奸杀了女的,捅死男的,浇筑在当时干活的工地,这个工地就是这个悬崖上的宿舍,他20年后又想回味一下当年的快感,结果到了宿舍又发现了一对情侣在□□,他激情燃烧又复制当年的杀人事件,但是这次被一个大叔撞见他杀人现场,他把大叔打伤绑住,一不做二不休,半夜潜入所有的房间,用不留痕迹的毒针把全部50人都杀死,然后一把火烧了宿舍,然后网上到处散布谣言说是鬼魂的复仇,这样转移舆论注意力;

3)就是个走失的小孩,身上很臭,狗很敏感就叫,回家以后小孩跟着过来了。作者晕倒后,作者的父母接待了小孩,报警了,警察来了,父母消失了,小孩也消失了,狗也消失了。实际作者就是那个小孩,多重人格,回家以后把父母和狗都杀了,然后分尸煮吃了,独自生活了几周以后才报警。

crow

第一个故事,我猜就是废弃空房子里有女流浪汉在借住,但又怕周围邻居发现赶走她,于是一副保持警惕的样子。

第二个故事,悬崖宿舍施工时,估计洞口坍塌或者封死了,所以没人发现里面情况吧。国内被遗忘的防空洞也是多得要死,发现尸体也时有发生。去年新闻,一个孤独老人发现一个防空洞,就搬进去住了20年,刚进去发现有尸体,多大事,直接给搬出去埋掉了……

第三个故事,这就没啥好说了,主观心理暗示太明显。比如狗狂吠,我家地板反光,狗走过那里看见自己的倒影也会狂吠。然后发现骨头的事应该告诉爸妈了吧,却没有下文。再比如背后的小孩,万一是活人呢,看见答主惊慌失措牵着汪汪叫的狗便跑来围观。深夜一个人在外面走本来就容易心里发毛、胡思乱想,毕竟人类本能就是怕黑的,逃避肉食动物进化使然。


以下来自凉飕飕:日本调查联动篇

不是我说的

儿子不到一个月的时候,半夜发烧39度,我和老婆连夜送到镇医院,打了退烧针之后安排我们住院。(后续还要做雾化和,每隔半小时量一下体温。)

医院其实有年头了。病房是双人间。跟门正对的最里面有一扇窗和一间卫生间,跟外面走廊平行的摆着两张床位,每张床位都是用链子围起来的。

我们是靠走廊的床位由于半夜了,怕影响临床休息我们只开了床头灯。做完雾化后,我让老婆抱着儿子在床上睡了,我在第一次量给儿子过体温后(已经降下来了)也有点累了,就准备去小便然后休息一下。

出了我们的链子病房内挺暗的,窗外没有月亮,模模糊糊看到灰色的树影,有风从窗户的缝隙吹进来,冷兮兮的,并且发出很瘆人的声音——就像小时候看的聊斋一样。

我试着想关紧窗户,结果没有用。于是就到厕所里小便了,厕所里面也有一扇铁窗,大概是为了透气,半开着,窗台有个苹果核明明下面就是一个垃圾篓也不扔进去,真没素质,我一边想着一边嘘嘘。完事之后我就回床位去了,由于眼睛适应了黑暗路过隔壁时候我从围帘瞄了一眼发现床上空空如也,原来就是我们一家住。

我调了手机半小时闹钟,拿了椅子。趴在床边的护栏上。迷迷糊糊的听到厕所门开的声音,大概是风吹的吧。我这样想,大概过了一段时间又有一声关门声。但是没有人从我们床边经过呀。病房门也没有被打开过,我感觉背后凉飕飕的,突然人就清醒了。

我做起来眼睛不断的扫描能看到的每个角落,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耳朵也是除了风吹进窗户的声音,没有别的。我就这样反复思考着前面的声音,各种可能性都排除了,难道是。。。

不是我说的

一会儿手机闹钟响了,老婆也醒了。我们帮儿子量完体温,老婆说想上厕所。

我寻思着还是不要把前面的事告诉她,免得吓坏她。我说我先去——于是我起来壮着胆往厕所去了,厕所门是关着的。我打开门。里面没有人,找到灯开关打开了,原来真是我想的那样,厕所另一边还有一个门(应该的是两个病房共用的),我锁了那个门,嘘嘘的时候发现窗台的苹果核不见了,也不在垃圾篓里面。真是奇怪。嘘嘘之后,我打开了对面的门确认了一下,确实是隔壁的病房,空着3张平行的床,外面走廊的门开着,看来这边也没有人。

我关好门原路返回,告诉老婆厕所是两边通的,让她用的锁好另一边门。老婆回来后让我休息一下,她来守。我于是躺□□了,没过多久。老婆把我摇醒,叫我不要出身,跟她来看。

我一头雾水想到之前的苹果核还是有点紧张,跟着她来到病房门口,透过门上的玻璃窗往走廊张望。走廊里面灯是一只亮着的,突然地上窜过一道黑影,我再定睛一看,我的妈呀!好大的老鼠,远处墙角也有,一只两只好多呀,它们到处跑,找吃的吧,摆在过道的病床,它们也会爬上去,一些开着的办公室,病房他们都会钻进去。。。

也许那个消失的苹果核也是被它们叼走了吧。第二天在我们的一再坚持下,我们把儿子带回去了。

看了第三个故事,我觉得应该是老鼠半夜找吃的踩到键盘了。

必须匿了

我听过一个段子,不知真假。

国内某常年996的创业公司某开发组成员猝死在工作岗位上,后来一个新员工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分到那个工位上。

某日新员工让自己的同学远程帮自己调试代码,自己去茶水间冲咖啡,主管路过那个座位看到座位上没人,屏幕上神奇的出现一行行代码,当场吓尿


以下来自凉飕飕:被替换的朋友

vva

上周末刚发生了类似(脑回路)的事情。
魔都。

周日去星光摄影器材城,最后一段是坐四号线到鲁班路下,因为在看书的关系,觉得要到了,此时听到报站”东安路”(听到的是鲁班路),就下车了。

完全无视了站台上大大的东安路字样,出站指示,特别是指示出站口的地图上硬生生给我看出来”鲁班路”几个字,甚至鲁班路斜土路的交叉路口都有..(然而实际上有两站地,根本不可能出现在上面)

直到走上地面才发现不对,在站厅的时候还奇怪怎么重新装修过了布局不同了?
不知道是老年痴呆还是见鬼了。

vva

所以我觉得京极夏彦《姑获鸟之夏》里的故事是真有可能的

类似的事我也遇到过几次,但没有被替换朋友这么严重的bug,最严重的是上年生日,

我和家人亲戚朋友喝了红酒,还记得当天喝完就和朋友聊了很多红酒的事,也没喝醉。
没想到几个星期过去,刚好提起我生日当天,所有人奇怪的说当天没喝过酒啊!

但那喝完的红酒瓶明明还放在我家里!


以下来自蛋友篇9:耐力比赛

姜无糖

家住上海宝山逸仙路三门路,这里也是上海出名的比较妖的地方,大家可以自行搜索关键词 “三门路 灵异” 等等。

我住的小区是没有几乎是没有路灯的,昨晚回家,余光发现旁边楼一个绿光在闪,想着是人家家里也就抬头看了。

是一个头,只有一个头,一个发绿光的头,一个睁着眼的发绿光的头。

当时我我可以感觉到我已经快秃掉的脑袋上仅有的几根毛都竖起来了,脖子发凉,双脚动不了,眼睛都僵住了无法眨。就有种是被鬼压床的感觉。几秒的时间就像过了好几十秒,然后可以动了的时候,发疯似的奔回家。反复稿念自己,也许那里正好对着人家电视,也许是别人阳台上有佛像,我看错了。不敢怀疑是脏东西,怕会寻过来(很幼稚的自欺欺人。)

今早,趁着大白天小心的去确认一下(很作死),原来家人在窗台上放了一个美杜沙的头,旁边还有各种神神叨叨的东西。

想象不到为什么在中国会有人在窗台上放一个美杜沙的头,也许那家人是一个很喜欢西方神话故事的人。

我先说下,我明天准备把它拍下来放煎蛋上,通常拍这样的照片,刚拍好后在手机上看会发现。。。你懂的。
所以我要把我即将要做的事写下来,这样各位蛋友jiuuuuuuuuuuuuu

姜无糖

凉飕飕蛋友篇:蛋友小故事,打发时间的小对话
credit: 姜无糖

评论

1楼Lyart
这窗台。。。卖杂货么

#2楼喵熊汪太狼
比想象的萌多了嘿

#3楼三俗道人
居然还有篮球,住的天才小熊猫吧。

#4楼

D7R

我也说个诡异的,以前老家(真正的乡村老家,客家围龙屋那种)有个不成文的规则,就是凡是出门在外,或者已经搬去县城里住,只要不在老家常住的人,是不能回去装修祖屋老屋,没什么必要事的话最好老家也不要回去。

神棍的说法是在老家掩埋的祖宗不是很欢迎外面人。有一次外地赚钱的老板回去看祖屋太破了,于是组织了一伙人搞装修,动工后第二天就有人发现那老板淹死在水井,调查后是前一晚喝醉了自己掉进去~~~

还有次是县城常住的一小老板,回去装修他们家的老屋(围龙屋里的其中一间)动工当晚在村里骑摩托滑到水田~摔死了~自此后传着传着就再没人敢擅自动工了。

我们家人也很少回老家了,每次回去,总会惹上感冒什么的,虽然这些听着很迷信,不过宁可信其有吧。不知道有没有蛋友老家也有这么个不成文的规矩。

飞行音

我家附近健身房带个桑拿房,听说前几天出事了,有个第一次来的小伙子因为觉得太热就往石头上泼了一大桶水,然后重度烫伤,还连累了两个没能及时阻止他的老头。

上班摸鱼

我家是两层楼,我的房间在二楼,二楼再往上是一个隔间。自从我家住进去,就从来没有人打开隔间的门,上去过。里面也没有灯。其实就是一个漆黑的空间,什么都没有。

初中,晚上,我在自己房间做作业,爸妈在一楼看电视。我听见我的房间上面有人穿拖鞋走动的声音。绕着我房间的天花板边缘,拖拉着鞋,一圈一圈走的感觉。那是很清楚的走路的声音,不是老鼠,而且也不是邻居的走路声。因为我从来没有听到墙壁能透过来邻居的走路声。

但是当时我不害怕。因为有一道数学题我解不出来,我整个人都气成河豚了(那时候我很容易就钻牛角尖),我只觉得好烦!

然后下楼叫我爸,跟他说隔间有人!我爸很配合,找了手电和梯子,打开隔间看了一圈,下来,说没东西,老鼠吧。

奇怪的是,老爸上来的时候,声音也就没了。他下楼之后,走路声又回来了。

后来我也没那么生气了,数学题也解了出来。到现在想起来也没觉得可怕,只觉得奇怪。

ps再也不想学做数学题了= =。


■打发时间的小对话 暇つぶしチャット
【解説】
A发言里所有的(笑)用的都是“23333”。
但是后面说键盘掉了的时候回的却是“(笑)”。
聊天途中A的妈妈代替了A来回答,妈妈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然后之前B问的“掉了?”也不是指键盘,而是问掉线了吗。
平时不使用电脑聊天的妈妈没掌握情况,就理解成了物理上的“掉落”。
A要么被他妈妈杀了,要么就是当时情况使得他用不了键盘了。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