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12.16 , 16:00

脑损伤可能会影响小肠

脑损伤可能会影响小肠
Credit 123RF

仿佛是觉得在头部遭受外伤之后,单纯对脑部留下后遗症还不够,现在临床生理学家发现,脑部创伤会对某个距离偏远,看似无关的部位——小肠——产生不同寻常的影响。

研究人员长期以来一直困惑于这些明显不同的身体系统之间的隐秘联系,现在他们怀疑这种关系可能会导致结肠细菌渗入血液,使轻微脑损伤发展成致命的血液感染。

美国马里兰大学医学院(UMSOM)的一组研究团队发现,创伤性脑损伤(TBI)会增加结肠的通透性,可能为肠道细菌侵入到循环系统大开方便之门。

该团队的首席研究员兼UMSOM Shock主管、创伤和麻醉学研究中心的Alan Faden表示:“按照我们的研究成果,大脑和肠道之间强烈的相关效应可能有助于解释脑外伤后全身感染发生率的增加,并据此指明了新治疗方法的开发方向。”

对TBI患者而言,脓毒症是一个严重问题。据报道,即使是那些挺过第一年的患者,因消化系统的症状,仍然有高于正常人群2.5倍的死亡几率。

因此,受损的脑组织和肠道之间似乎具有强烈的相关性。为了寻找线索,研究人员使用实验白鼠,在受控的条件下破坏其脑皮层,并在第二天检查了的小鼠的消化系统组织样本,然后在28天后再次检查它们的消化系统。

他们发现脑部损伤后一个月左右,小鼠的结肠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包括粘膜组织和平滑肌的增厚,以及其对流体渗透性的增强。

感染受损小鼠的啮齿动物肠道微生物被称为柠檬酸杆菌(Citrobacter rodentium),它们恶化了其创口周边的炎症反应并且导致大脑其他部分发生了显著地改变。

结果表明,由TBI引发的肠道变化可能会增加微生物感染的风险,感染反过来又会导致创口的恶化——这就是我们刚刚惊觉的死亡双向通道。

至于说受损的大脑组织,为什么会使结肠粘膜更厚、更容易渗透,现在还并不是那么清楚。

一个假说指向了胶质细胞——一种负责支持大脑和肠道附近神经元的保姆细胞。

也许大脑创伤的反应信号会唤醒大脑中的星形胶质细胞和结肠周围的肠胶质细胞。

Faden表示:“双向的大脑关联对TBI患者具有长期的影响。这些结果着重强调了该影响的重要性。”

毫无疑问,要想弄清楚受损的脑皮层到底产生了什么变化来影响肠道,我们还需要做更多的工作。鉴于目前的实验还只是基于老鼠,我们也要警惕,对他们和我们人类之间存在的潜在生理差异导致不同结果的可能性保持开放的态度。

最近的研究也暗示了消化系统中的细菌和中风之间的具有某种联系,而肠道微生物和神经疾病如帕金森病似乎也具有关联性。

肠道与大脑中的皮层在物理距离和身体结构上相对较远,我们越了解他们通过何种渠道建立其紧密相连的生理变化,我们就越能够避免当链接出错时的灾难性后果。

这项研究发表在《大脑,行为和免疫学》(Brain, Behaviour, and Immunity)上。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maje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