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12.11 , 21:30

我们对科学家的那些偏见

请现在想象一个科学家的样子。不过我并不是想讨论你心目中的这个人的类型(虽然我也很好奇:白人?男性?有着疯狂的发型?这并不令人意外,不过这完全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我们对科学家的那些偏见
credit: 123RF

我更加好奇,他们在做什么。

十有八九你脑子里的这位科学家正坐在某些看起来吊炸天的设备前面,勤勤恳恳地进行着研究。

而我关注的重点是你所没有想象到的部分:与你假想中的科学家密切合作的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

不幸的是,对这一部分的遗漏可能会引发危险,这一点我待会再解释。

首先,我们先来搞清楚为什么这位科学家的设定是“独自工作”。事实上,就这几个世纪来说,这是很接近事实的。

回顾历史,你会发现很多伟大的科学家都倾向于单干,或者最多就几个研究生陪着。

艾萨克·牛顿爵士就是个例子,他出名的地方不仅在于对物理学的贡献,以及数学框架的建立,还有喜欢独自一人工作这一点(尽管这可能是因为他常把同行视为敌人)。

詹姆斯·克拉克·麦克斯韦,这位闻名遐迩的电磁学之父也是个很喜欢单干的人。

包括那个提出广义相对论的那位爱因斯坦(他大概就是前面你的想象中那个“疯狂的发型”的灵感来源)也是一个人工作的。

那么,用“孤独的天才”来象征科学的进步很贴近史实咯?那可不一定。

  • 关于科学天才们的事实
  • 牛顿看不起与他同一时期的人(而且怀疑他们剽窃他的成果),但他也不时与同在研究微积分的莱布尼茨进行交流然而不久后就撕破脸了

    麦克斯韦工作于几个著名的机构内,与许多学者一同交流学习。

    即便是爱因斯坦,他在完成他的开创性发现时,周围也是有许多人在提供给他意见的。

    所以,如果这个幻想并没有事实依据,为什么人们还是愿意去相信呢?

    回想最近你所见到的流行文化下的科学家形象吧。我会联想到《超时空接触》里的埃莉·爱罗薇,《回到未来》里的布朗博士,《捉鬼敢死队(1984)》的Dr. Peter Venkman,《X档案》的Dana Scully,《变蝇人(The Fly)》的布朗多·赛斯,《飞出个未来》的Hubert J. Farnsworth教授,《瑞克和莫蒂》的Rick…

    这些角色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是独自工作的。事实上,这只是他们的人设的一部分。而这与需要经过数个世纪的研究,建立体系到发展进步的科学大相径庭。

    科学是不会凭空冒出来的(除非你会魔法)注:原文这里是个双关词冷笑话,这里小编做了修改以便阅读。所谓科研的哲学,就是要每一个理念都要经过许许多多科学家的验证和审查。

    这个过程或许会有些费事,甚至有时显得苛刻,然而这不仅会提高效果,还有益于整个过程。

    经过其他科学家们的一番批判后,最后的效果必会得到大幅提高。

    我们对科学家的那些偏见
    credit: 123RF

  • 拒绝事实的危险性
  • 好吧,已经知道了合作是一种常态,你心里或许还会有另一个悬而不决的问题:那又怎么样?一个孤独的科学家的角色对我有什么危害?

    当大家对一个科学话题产生争论时,问题就会出现。按照这个思路,辩论是科学进程中具有促进作用的必要部分。

    这场辩论发生在这个观点被告诉给部分科学家以外的人的时候,并且如果它在当时很火的话,会有很多持有不同意见的人认真地参与到讨论之中。

    当科研结果面向公众发布的时候,危险就会出现。现在我们社会提供了一个平台,让任何人都可以进行评论,不管这个人的受教育程度、经验、甚至是关于这个话题的知识储量如何。

    这是一个用来科普的好办法,它也可以提供给任何观点一个平台——不管其背后的数据支持是否有力。其等效于用更加传统和科学的方法来发布这份结果。

    特别是在如今的大众化氛围下,人们想看到某一个科学家英雄一举推翻学术界在事实方面的认知优势。

    我们对科学家的那些偏见
    我是狂气的科学家,凤凰院〇真。欺骗世界这种小事,不值一提!

    而这就是问题所在。在这种情况下,一位独立的评论者的观点或许可以平等地考虑到大部分人以确保他们的理解是正确的。

    这会让人们产生一种感觉:像是进化论是否是真的(是的)、接种疫苗与自闭症之间是否存在联系(不存在的),或者人类是否影响了气候(大多数情况下是这样的),这些都有可以辩论的余地。

    似乎互联网总会将事情引向极端。这些错误的想法会危害到所有人。

  • 纠正错误
  • 那该怎么办?这种情况下,每个人都有责任去做出改变。科学家有义务在一定程度上,不以用晦涩难懂的行业术语、理论和“收费墙”掩盖的方式来发表自己的成果。

    特别是在科研受到公共基金资助的社会中,受助的研究者有责任将科学向每一个人进行普及。

    科学家们也要谨慎行事,不要忽略外来的观点。

    另一方面,公众有义务去思考他们读到的任何观点的真实性。在这方面,参与讨论可以让人消息灵通,并进一步提高最终效果。

    让更多人了解科学,这是非常重要的,这样才能在整体上让所谓的“英雄科学家”的观点不会过多地危害到整个结果。

    本文作者:Ken Clark,皇后大学的天文粒子物理学教授

    本文最早发表于The conversation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KOi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