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11.29 , 10:42

我遇到汤米太妃的那夜(三)

我遇到汤米太妃的那夜(三)
credit:123RF

译者大能猫

这篇故事同样出自《高高狗》的作者。他的写作风格独树一帜。汤米·太妃是他的一个重要角色,该作者发表了多篇关于他的故事,并且正在酝酿以汤米·太妃为主题写一本长篇小说。这是关于他的一个短篇。预计总共3篇连载,这是第3篇。希望大家喜欢。

正文:

(接上文1 / 2)

(接上文)
我从腰带上抽出手电放在枪下,朝向发出声音的位置做好准备。
“做吧。”亨利说道。
我将手电一下打亮,心猛烈的跳着,准备射击……但是那里并没有人。我用手电照向四周,光线跳动在每个阴影,但是整个大厅仍然空空如也。我舔了下嘴唇,向外面的阳台走去,手指紧紧扣在扳机上。
我背上的汗水顺着脊柱直往下淌,“你在哪儿呢…”我轻声对自己说。我继续沿着楼梯向下走,视线穿过栏杆,紧盯着门厅。四周保持着安静,没有一丝响动。
“增援已经在路上了,”亨利在后面屋里轻声告诉我。我转过身,又回到了房间。我们现在需要离开这个鬼地方。
我把手电关上,在亨利和小女孩身边跪了下来。他把小女孩递到我的手臂上。我轻轻接住女孩,低头看着她染着血的,苍白的面庞。她看起来好像死去了一样。泪水突然充满我的双眼,我闭上眼睛,摇摇头。
“我知道……”亨利低声说道,他的声音沙哑。“你在外面看到他没有?你看到玛丽了吗?他们去了哪儿?”
一个声音在走廊尽头传来,就在那个丈夫被刺穿的房间。
“我恐怕她遇到了儿意外……”
这突然的声音让我和亨利一下子跳起,我们伸头望向黑暗。两只蓝色眼睛在过道的尽头盯着我们,就像蓝色钻石一般闪烁。
“玛丽摔下了台阶,摔断了脖子,”汤米咯咯笑着说,“我看这整晚都变成了一场灾难。”
我还没来得及说任何话,亨利上前一步迈进走廊,与此同时枪已经在他手里准备好了。他毫不犹豫的朝眼睛所在位置开了三枪。 黑暗吞噬了那抹蓝色,但是我们依然能听到那混蛋在其他房间里咯咯笑着。
“待在这儿,”亨利说。他走进走廊,把身后卧室的门关上了。留给我的是彻底的黑暗。在门关上前的一刹,我看到了外面闪烁的红蓝色灯光,我们的增援已经来到了楼前。
亨利的步伐在走廊发出蹬蹬的声音,我听到他咆哮着喊着汤米的名字。当他进入最远的那间卧室时,他的声音变得模糊不清,然后,整个房子又陷入了绝对的寂静。寂静来的是如此突然,好像呼吸都随之消失了。我不由得深吸一口气。
我数着我心脏的鼓动……一……二……三……四…………
我面前的房门突然被砸成了碎片,亨利被扔了进来,是他的脸打碎了门。他无声的撞击在另一侧的墙上,我听到他的脊柱发出了致命的碎裂声。我一下子叫喊了出来,我的呼吸被一股恐怖的洪流冲回到我的肺里。
离开这里,离开这里……
我把小女孩抱在怀里站起来。汗水浸湿了我的衣领。我舔着我发干的嘴唇,牙齿不住摩擦。这时我听到楼梯木板的吱嘎声,是汤米走下楼去了。他的声音漂到我这里。
“警官完了……警官完了……呵呵呵呵……”
我缓缓移动到走廊,透过客厅玻璃窗,我看到增援的两个警员现在已经接近了前门。
在我能喊出来之前,汤米已经打开了门。他的脸上挂着微笑。
“有什么问题吗?”他随意的问道,走出房门并把身后的门关上了,挡住了我的视线。
我知道我有宝贵的几秒钟,我把失去知觉的小女孩放在肩上,飞奔下楼梯。门外,我能听到有人在尖叫。
我躲到黑暗里,溜进厨房。我眨着眼以免汗水浸湿眼睛,恐惧就像铁手一般扼住我的喉咙。我撞到了墙上,但我并不在意,我只是绝望的搜索着后门的出口。
那里!
一扇滑动玻璃门!
我把小女孩搂住,把门打开,走进夜色里。当温暖的夜风吹干我前额的汗水,我仿佛抓住了一丝安慰。当我听到汤米重新回到房子,我赶紧把我身后的门关死,延着房子低身前行。
当我走到前院时,前来支援我们的警车进入我的视线。
那两个警员交叉躺在引擎盖上,他们的喉咙都断开了。
“我的老天,”我轻轻喊道,声音都变了。我的思维已经被大量的恐惧和创伤占据,每一寸的大脑都叫喊着要休息。
“跑,”我对自己说,“在他能找到你之前,跑!”
做了一个深呼吸,我从房屋的一角拔腿向我的巡逻车跑去。我的脚踩过草坪,然后飞奔在沥青路上,很快就到了车旁。我把门打开,把小女孩滑下放在车里,我惊恐瞥了一眼我的肩膀。
在她安全之后,我跑到驾驶室一侧,一把把门拉开。我坐进驾驶室,把车打着。当我转动方向,猛踩油门时,我看到前门开了。
我看到所有的前门都开了。
特纳街每一个房子的前门。
我迅速变档,一脚把油门踩到了最底,轮胎吱吱的叫着。在我拼命加速时,我看到了绝对恐怖的一幕——汤米·太妃从每一个房子的门口走出,脸上挂着扭曲的微笑。
“我的天,”我喃喃自语,“他占据了整个街区。”
我用尽全力加速,车下的橡胶轮胎尖叫着,带我逃离这个噩梦,逃离这场屠杀……逃离汤米太妃。
从那个可怕的夜晚至今,已经是十三年了。十三年里,没有一天我不会想起那晚我见证的惊骇与邪恶。你会怎么跟从见过这种场景的人解释这种残忍与恐怖呢? 你无法真正做到,所以我一直独自承受这段记忆。
在那次事件之后,没有人再发现汤米太妃的踪迹。我把小女孩送到医院时,我的对讲机里一直在传来尖叫。整个街区的人都没了。是的,死了。
那个怪物把一切都烧掉了。
每个家,每个房子,每个人。那一整条街。在我把女孩送到急诊室之后的几个小时,我听到了这样的报告。我记得我站在医院外面,我的手里仍然沾着血迹,我看到地平线上升起灼热的辉光。
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是至少,这个故事不全是悲剧结尾。
我至今还在跟那晚我救的小女孩联系。上帝保佑,她活了下来,并找到了她自己生活和快乐。我不知道她是如何从那晚的噩梦中恢复的……但是她的确做到了。我现在偶尔会跟她和她的丈夫见面。
她真的让人感到惊讶。
几天前,我在他们的家里做客,他们告诉我了一件最好的消息。
他们告诉我,他们很快就成为父母了。

(完)

本文译自 Reddit,由译者 投稿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8
赞一个 (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