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11.27 , 10:57
10

我遇到汤米太妃的那夜(二)

我遇到汤米太妃的那夜(二)
credit:123RF

译者大能猫

这篇故事同样出自《高高狗》的作者。他的写作风格独树一帜。汤米·太妃是他的一个重要角色,该作者发表了多篇关于他的故事,并且正在酝酿以汤米·太妃为主题写一本长篇小说。这是关于他的一个短篇。预计总共3篇连载,这是第2篇。希望大家喜欢。

正文:

(接上文)

亨利迅速走上楼去,我紧盯着汤米看他会做出什么。他只是一直盯着我,他的微笑砌在他的嘴唇上。
“房子里还有其他人吗?”我问玛丽,我后颈上的汗毛竖了起来。
她一直用手掩面在哭,很明显有些困难,但她还是尽力发出了声音,“我的丈夫……我的女儿……”
“我是你的丈夫,”汤米说,一边摇着头,露齿笑着,如果那算是牙齿的话,他耸耸肩并向我眨了下眼,“她每当不安的时候总是有些糊涂,你知道,女人都是这样的。”
突然,玛丽握紧拳头开始像汤米尖叫,“你对迈克尔做了什么!?莉莉在哪里!?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我被她突然的爆发吓了一颤,心脏猛跳,我尽力把一切拼凑起来想搞清楚这里到底发生什么。在我能说出任何词语之前,我听到楼上传来亨利的叫喊。
“我的老天!这他妈是什么?这他妈的是什么?”
我把手枪皮套的绑带解开,手指一下子抓住我的制式手枪。困惑和恐惧在我意识里碰撞着,让我感到天旋地转。我看了一眼只是咧嘴在笑的汤米,然后慢慢倒退着向楼上走去。
“亨利?!亨利,怎么了?!”
我的搭档在楼上的阳台出现,眼睛睁得老大,脸色惨白。他靠在栏杆上,双手捂着脸,吸着空气。他不由自主地颤抖着,疯狂的低语祷告从他的双唇中喷涌而出。
“亨利!”我喊道,眼睛盯着汤米。
亨利把手拿开露出脸来,眼睛充血,指着汤米说:“铐起来,马上把他铐起来!。”然后他冲下楼梯,仍然指着他:“你这混蛋!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能!这样!对一个孩子?!”
亨利一下从我身边冲过,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已经把汤米摁倒在地,一口唾沫从他嘴里吐了出来。
“你个混蛋杀人犯!”他们在地板上滚着,发出声音,然后亨利继续占据上风。汤米已经停止了微笑,试着抵抗,他的嘴在脸上变成了一条冷酷的线。
玛丽颓然坐在地上,哭泣着,蜷成一团。恐惧,不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从皮套中拔出手枪,无用的指着我的搭档和汤米。亨利把他翻了个身,膝盖顶在他的背上,正用他的手铐试着拷住汤米的手腕。
“你这个邪恶的混蛋,你会因为这个而死在监狱里,”亨利吐了口口水,明显有些过于激动。我走上前,把他拉起,尽力使他平静下来。

“亨利!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他咬紧牙关,紧闭双眼,“他……他……那个女儿已经死了。”
汤米开始笑了起来,“哦…真是个可怕的误解。尽管看起来是那样,我还是向你保证,她很有活力。”汤米转过头来盯着我们看。“我非常关心那个小女孩,我永远不会杀了她。她只是因为使用手机而受到惩罚。”
亨利的眼睛凸起,“哦,我的上帝……”然后他又爬上楼梯。
我的世界在旋转,在我面前发生的事情我无法明白。我把枪指向汤米,瞥了一眼玛丽,她蜷缩在地板上,抽泣着。
“你的丈夫在哪里?”我问道,绝望地想弄明白一些事情,所有事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玛丽来回摇晃,由于经历的痛苦,她的精神已经崩溃。她没有回答,所以我单膝跪地,紧紧地抓住她的肩膀,把她转过来面对我。
“玛丽!你的丈夫在哪儿?!”
她透过泪眼,指着楼上,她的声音在悲伤的雪崩中破碎和颤抖,“他…他把他带到了……卧室……我认为…”然后她又一次停下,缩了起来。
我把帽子的边缘推了一下,嘴巴有些发干,尽量不去看那个从地板上对我微笑的汤米。
突然,亨利的声音从楼上传来,“快上来,我需要帮助把她带下去!她还在呼吸!快!”
我想,到底是什么情况,我看了看汤米,确保他在我跑上楼梯之前是安全的。
我走到楼梯顶,可以听到亨利在大厅里的声音,在忙着处理一些东西,但所有的声音都突然消失了,因为我的眼睛从亨利的对面的大厅里看到了那一幕。
我正凝视着主卧,一个特大号的床的角落吸引了我的视线。
四个华丽的床柱从每个角落里升起,而其中一根钉着的,是那个丈夫。
头脚颠倒。
他的嘴巴被劈的很大,血在地上汇成了池。木质的螺旋床柱埋入他喉咙消失,然后在他的腹部出现。他的身体悬挂着,完全赤裸,他的皮肤上满是伤痕。血覆盖了整个地面,我退了一步,喉咙里几乎涌出尖叫。
“这他妈,这他妈,这他妈的……”
我能听到亨利喊着我的名字,但内心的震惊像虎钳一般让我动弹不得。
我觉得呕吐物让我的喉咙发痒,但我发现我没有足够的力气把它从我的身体里排出。
突然,一个新的叫喊声切断了我的麻木,一声尖叫,一声高音调的尖叫。
玛丽。
我听到了砰的一声东西倒下的声音,然后就像有什么东西在地板上被拖动一样。
玛丽的尖叫声几乎一开始就停止了。
亨利在大声呼叫紧急医疗救援,但我的意识一直在试图让我从刚经历的恐惧中摆脱出来。
我眼花,头也有些晕,我不得不扶着墙壁,以免摔倒。
我跌跌撞撞地走向阳台,低头看着汤米该在的地方。
他和玛丽一起消失了。
手铐扭曲并且损坏,留在地板上。
“老天,他妈的发生了什么……”我气急败坏的说。

就在这时电力突然切断了。

我听到亨利惊讶和困惑的喊叫,我背朝墙,在完全的黑暗里蹒跚。在我脑海里有个声音告诉我事情已经超出我我能处理的范围。
“把灯重新点亮!”亨利叫道。
精神有些恍惚,我慢慢向前走去,重新找到楼梯扶手,逐渐向黑暗靠了过去,一边听着声音寻找汤米去了哪里。我的耳朵里是我心跳的声音。
然后,从下面的深渊里……
“呵呵呵呵呵…”
我一下向后绊倒,朝向亨利和那个女孩,然后像个盲人一样摸索着。我找到了一扇门,可以听到亨利在我面前呼吸。我跪下来叫了他一声。

突然间,一道光闪得我睁不开眼,我举起手挡住眼睛。亨利放低了他的手电筒,他脸色苍白而恐惧。
“这怎么回事?!”他说道。
我正要回答,但当我看到他抱着的那个小女孩时,我停住了。她不会超过五岁。绳索缠绕在她的身体上,卷曲着打着结,似乎是无穷无尽的。
她的眼睛闭着,嘴巴被胶带封住了。
我注意到她的小脸颊浮肿了,就像她的嘴被什么东西填满了一样。
我伸出手把胶带扯下来,我的手指流血了。慢慢地,一些东西开始从她的嘴里流出,混合着血液和唾液。
“噢,我的上帝……”亨利低声说,声音颤抖着。
很多尖锐的大头针从她的嘴里倾泻下来,滴落在地毯上。我的目光与亨利相遇,我们彼此都是完全恐怖的表情。
亨利轻轻地把手伸到她的嘴里,把剩余的取了出来,用一种恶心的表情把他们扔到一边。
“什么怪物会这么做?”我低声说。
“那还不是最糟糕的,”亨利摇着头说。
“看。”
他撩起她那小小的黄色的裙子,我觉得我的生命都在一阵冰冷的痛苦中从我的身体里被抽干。
“什…什么……怎么……”我喃喃道,一股狂怒在我胸口逐渐聚集。
亨利把她的衬衫拉低,“想让她恢复恐怕有很多需要做的事情。”
突然,从门外的黑暗里,我们听到了木头吱嘎吱嘎的声音,有人正爬上楼梯到二楼。我把枪从枪套里拔出,亨利把他的手电筒关掉,慢慢靠在墙上,投给我一个非常可怕的神情。
“杀了那个混蛋。”亨利低声说。
我站起来,手枪的枪柄在我手中已经沾满汗水。我的背紧贴着墙壁,我向外面黑暗的走廊看去。
我听到有些东西在楼梯顶端的阴影里低语。
“警官完了……警官完了……呵呵呵呵呵……”
(未完待续)

本文译自 Reddit,由译者 投稿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addading
4.5
赞一个 (9)

+1

  1. addading
    @8 months ago
    3626469

    太可怕了!!!

  2. 清凉油
    @8 months ago
    3626477

    感觉很棒的连载,催更~

  3. 3626516

    不是 我记得一开始他回忆说是八几年吧,”玩手机受到惩罚” 嗯?

  4. 3626592

    小女孩裙子底下怎么了?
    我觉得我遇到这个文章好像得了阅读障碍 需要每个字每句话认真看才能看懂……

  5. 3626650

    我遇到汤米太妃的那夜(二) 传输门
    http://jandan.net/2017/11/24/met-tommy.html

  6. 3626651

    我遇到汤米太妃的那夜(一) 传输门
    http://jandan.net/2017/11/24/met-tommy.html

  7. 3626809

    看的这篇,又去翻了一,这开脸太吓人了,惊悚。。。期待结尾,但估计是突然消失,查无此人之类的结局。。。

  8. 大能猫
    @8 months ago
    3626833

    感谢大家对我翻译的宽容。今天晚上翻译最后一段。我会把它翻的更中式、好理解一些。

  9. 3626963

    喜欢配图的图片

  10. 3627043

    不太喜欢这个作者的文笔,觉得略夸张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