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11.24 , 22:32

我遇到汤米太妃的那夜(一)

我遇到汤米太妃的那夜(一)
credit:123RF

译者大能猫

这篇故事同样出自《高高狗》的作者。他的写作风格独树一帜。汤米·太妃是他的一个重要角色,该作者发表了多篇关于他的故事,并且正在酝酿以汤米·太妃为主题写一本长篇小说。这是关于他的一个短篇。预计总共3篇连载。希望大家喜欢。

正文:

作为一个警员,在我出警的时间里见过太多的事情,很多可怕、令人作呕的事情。那些事情让你怀疑人性中是否还有任何善良存在,那些事情让我在记忆中深藏多年无法遗忘。我曾见过的人类残忍行为超过任何你的想象。但是,有一件事却让这些黯然失色。一件缠绕我多年,让我许多个夜晚无法入眠的事情。一件仅仅是想起便让我的呼吸在胸口哽住的事情。一件让我惊恐至今的事情。

那个我遇到汤米·太妃的夜晚。

1987年7月24日

“该死,我们接到了特纳街的911报警。”我的搭档,亨利说。他斜倚着驾驶座,帮我把门打开。
我手捧着两倍咖啡,弯下身子钻进驾驶室。我把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递给他,然后深深叹了口气。
“好吧,我还希望我们能有安静的一晚。是什么事情?”
“派遣中心说一个小女孩打的电话,关于家里骚乱的事情。”亨利回复到,小心翼翼的抿了一口。
“太好了,我喜欢夹在一对生气的夫妇之间。”我叹了口气。
我把杯子放进杯架,打开了我们的警灯,驶出加油站,咆哮者上了高速公路。车开着的时候,我焦虑的用手指拍打着方向盘。我们有一打像这样的来电,但每次我都感觉我脉搏跳的很快。家庭争端意味着当事人失去控制,失去控制意味着无法预测,而无法预测,意味着危险。
过了几分钟,亨利指着黑夜里。
“那里就是特纳街了。”
我转动方向盘,“明白。”

这条路安静且黑暗,一排整齐的房屋坐落在这块区域。我查看着地址,然后把车停到两个房子之间,在一条死胡同的尽头。我打量着四周的房子,搜寻着好奇的邻居。但这条街仍然安静,空无一人。我离开汽车,温暖的夜风轻抚着我的脸,吹动着我的帽子。亨利像我一样,在车的另一侧打量着路。
“我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他嘟囔着,看着房子的前方。窗帘紧闭,但是能看到屋内是亮着灯的。
“可能看到闪烁的红蓝灯光能让争吵平息下来,”我呼了一口气,走近房屋。亨利和我一起,走到了前门。
“做个文明人?”亨利问到,举起了手准备敲门。
“你只知道怎么惯着他们,”我说道。举起拳头重重的砸门。
“你好,警察,请开门!”我喊道。
我们停了一刻,有人在屋里用沉重的步伐走近了前门,然后是寂静。我想我听到有人在说话,是个男性的声音。
“警察,请把门打开!”我重复到,用我指关节敲打着木门。
更多的寂静,伴随着一个低声的对话。
终于,门打开了一条缝。
一个女人向外瞥着我们,她的脸通红。
亨利扶了扶自己的帽子,“晚上好女士,我们接到抱怨称这里有家庭纠纷……你能把门打开吗?”
“这里一切都很好。”她喘着气,眼睛通过门缝审视着我们。“不用打扰我们,我们没事儿。”
我把一只手放在门上,我的声音很严肃,“夫人,我们能跟男主人谈一谈吗?”
这时一个声音从屋里传来,冷静而克制,几乎有些愉快。
“没问题玛丽,让他们进来。”
震惊,舔着嘴唇,这个女人退后了一步,把门拉开。我们走进去,我注意到她衣冠不整。她的头发一团糟,脸颊很红,眉毛上汗水连成了线。
她看上去完全被吓坏了。
亨利和我摘掉帽子,给她一个安心的微笑,她将我们背后的门关上了。
“晚上好,长官们。”
我目光转向起居室,然后在那一秒,我的心脏停止运作了。
坐在椅子里,在房间正中间面对着我们的,是一个男人。但是……他并不是个人。他没有人类的特征,几乎是个外星人。一个微笑牵动他的嘴唇,同时表明他的嘴里没有牙齿,只有一抹无缝的白色贴着他的嘴唇。他的鼻子几乎只是一个脸上的突起,他的眼睛闪烁着最亮的蓝色。他的皮肤完美,无孔,没有任何的瑕疵。他的头发是金色,剪得非常短,他的手臂交叉放在一件用卡通红色字体写着“HI”的白色T恤前面。
他一下子让我想到了玩具娃娃,但是……并不是那么像。
“看起来我们有些轻微的误解,”这个人说,并没有动。
亨利看了我一眼,他也像我一样被眼前的这个人弄的有些迟疑。他清了清嗓子,走上前去。
“我们接到报案,说这里有某些争执。所以我们过来看看,确保这里一切正常。”
这个男人微笑的更厉害了些,“玛丽和我只是有一些轻微的不和,没有需要叫警察的事情。”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道。我突然无法摆脱一种感觉,好像冰冷、迟缓的手指在我脊柱上拂过。
“我的名字是汤米·太妃。”

我把我的帽子重新放回头上,“好的汤米,你是这个女士的丈夫吗?”
汤米举起它的手指,缓缓在嘴唇上抹过,他的微笑因此咧的更开。
亨利翘起眉毛,“先生?”
“他不是我的丈夫,”我身后的女人是如此轻声说,甚至让我以为是我的幻觉。我转过身去看着她,玛丽,对着楼梯站着,脸色苍白像雪一样。
亨利走到她跟前,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夫人,你感觉好吗?”怎么了?”
她的声音变得甚至更低了,她的眼睛鼓起并且充血,“请……把……他……弄……走……”
我的脑袋里突然响起了警钟,我回过头去看汤米,看到他我吓一跳。不知何时他已经站了起来,现在直接站在我面前,脸上仍然堆砌着微笑。
“她只是有些不安,”他缓缓的说,他的声音像融化的黄油,“她并不是想说这个。”
我看看亨利,他也同样十分紧张。关于现在的情况,这个奇怪的男人,这个女人眼中的恐惧,不对,一切全都不对劲。那个抚摸我脊柱的手指现在变成了一个爪子。
“你对我的女儿做了什么?”这个女人紧□□牙关对汤米说。
“先生,请退后,”我说,我把一只手放在我手枪的皮套上。女儿?她是打911报警的人吗?
汤米看到我的姿势后抬起了眉毛,“退后?警官,我正在合作并且试着解决问题。”他的视线越过我看着那个女人玛丽,“我只是想要回到和我家庭一起的生活。”
亨利把手放在汤米的胸口然后轻轻把他退离了我,“先生,我在问你一些问题,请坐回去直到我们搞清楚发生了什么。”
汤米,仍然微笑着,退后了几步,但他并没有坐回椅子。他的眼睛紧盯着玛丽,他们之间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燃烧。
“女士……是玛丽对吧?在这房子里有个孩子?”我轻轻问道,站在她面前,挡住了汤米的视线。
她抬起头看着我,我在她眼中看到泪水,“他把她带到了楼上……”她捂住了脸,轻微啜泣着。我的心脏开始像打鼓一样越来越快,此时我看向亨利。
“我去看看。”他说。从我身旁经过。
当亨利开始走上楼梯,我转身向着汤米,“这里是不是有些发生了些我应该知道的事情?”
汤米的眼睛闪着光,“呵呵呵呵呵……”
“先生,你做了什么?”我问道,向前走了一步。
汤米没有移动,“我做了很多事情……长官。”

本文译自 Reddit,由译者 投稿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1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