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11.22 , 17:00

Quora:无人见证的善行

Matthew Bates

2011年,芝加哥曾经历一场暴风雪。那时连续两天降雪量达到了53.34厘米。雪堆快有一米深。当第三天终于放晴的时候,人们在户外看到的是这样的场景:

Quora:无人见证的善行
credit:Matthew Bates

当地人肯定知道,这就是那场造成Lake Shore Drive大堵车的暴风雪:

Quora:无人见证的善行
credit:Matthew Bates

只有我的邻居见不到积压的雪。

在那个下雪的午夜,我无法入眠。于是我决定出门打扫我家附近的人行道。在芝加哥,房主有清理自家门前雪以及刈割人行道与街道间绿化草坪的法律责任,即便绿化带不是他们的土地也一样……不过这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如果你从来没有在寒冷环境中生活过,那么你在进入雪地前必须穿戴许多装备。像我这样的大个子,只需要10-15分钟就可以准备好一切,外出铲雪。我戴上了耳机,听着音乐开始在凌晨一点铲雪。

当时我没有吹雪机,当然我现在依然没有。

积雪实在太厚以至于每块地需要铲雪三次才能清理干净,话虽如此我依旧将家门口的雪铲干净了。

之后我想:“我已经穿戴好,我也很享受在户外独处的感觉,音乐很不错,我还是没法睡着,既然如此还不如接着铲雪……”

因此我接着开始清理雪。

在太阳升起之前,我铲干净了我这个街区的雪,最终我累得回家了。

从没有人感谢过我,我也没有告诉过别人这是我做的。我不知道是否有人曾看见过我。默默帮助他人的感觉很不错,尤其是在我这个街区几对老年夫妻花钱请人铲雪的时候。

Ananya Rastogi

十岁那年,我站在新班级的前排,我的老师正在将我介绍给新同学,他们都感兴趣地看着我。那年期中,我转到了这个学校。我的新班级里原本有41人,我是第42个。

班里的同学均两两坐在一起,除了K这个女孩。我走到她身边坐下来,对她笑了一下。她也对我笑了。之后开始上课,直到吃午餐之前我们都没能说上话。午餐时,我拿出了母亲给我准备的午餐盒。里面是家里做的腌菜饼与一点水果。显然我的母亲花了时间来给我准备美味的午餐。在我开吃的时候,K拿出了装着黄油面包的小盒子。在印度,孩子们午餐很少吃黄油面包。我唯一一次吃黄油面包的时候,还是在我的母亲染病时。当时我曾想K家里怎么了。我与她分享了我的小部分午餐,之后忘记了这事儿。第二天,她又在吃黄油面包。我以为她的母亲病了,需要时间康复。我又与她分享了我的午餐。就这样过了一周。之后有一天我问了一个我不该问的问题:“你的母亲不舒服吗?”

10岁的K并没有准备好回答这个问题。她的母亲几周前死于癌症。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因此我回家告诉母亲我的午餐不够吃,吃完还是很饿。我的母亲开始给我准备更多午餐。在学校,我告诉K说我的母亲做的饭太多,请她帮我吃掉。我还问过她最喜欢吃什么,回家后告诉母亲我很想吃那道菜,让她准备好给我第二天带去学校。这样过了几天。我母亲的直觉很强,想起我的不合理改变,问我发生了什么,我说了实话。我记得她当时十分难过。接下来的一整年,她都给我准备了超大份午餐,有时候会做一些K喜欢吃的东西(我提前问好然后告诉母亲)。

当然我没有跟任何人说过。我只希望我们能给K带来一些快乐。

PS:有人问我是否与K成为了好朋友,她后来怎么样了。我也很希望我能说我们还是好朋友。

但事实是不久我离开了那所学校,再也没有见过K。我的父亲工作总是四处奔波,带得我也不停地换学校。所以我不记得她叫什么,也没有办法在脸书上搜到她。

本文译自 Quora,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余捷飞
4.2
赞一个 (1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