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11.21 , 23:20

半夜凉飕飕:呼叫声,苍白发光的生物

两个山里的小故事。

半夜凉飕飕:呼叫声,苍白发光的生物
credit: 煎蛋画师BC

呼叫声 『呼ぶ声』

666 :雷鳥一号 ◆zE.wmw4nYQ :2005/11/22(火) 22:02:33 ID:FGM2kkvE0
熟人那儿听来的。

有一个人,在山里砍树,突然听到有人叫他:喂——
谁啊? 他喊回去
对方回了一句,可是听不清。
反复了几次后,那破碎零星的回答渐渐的变得清晰起来,也能听出内容来了。

右手没了

这都说的什么鸡脖玩意儿啊,他正诧异呢,突然耳边传来一个低沉响亮的声音

那里吗

他惊了,立马回头,可是并没有人。
而且声音也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
他觉得心里凉飕飕的,当即收拾东西回家了。

他在下一次进山的时候,出了重大是事故,失去了他的右手,从胳膊肘往下都没了。


苍白发光的生物 『蒼白く光る生き物』

756 :雷鳥一号 ◆zE.wmw4nYQ :2005/11/29(火) 23:47:42 ID:LUe3dlOX0
熟人那儿听来的。

他的叔叔,工作是在山里头烧炭。
有一回他去他叔叔那边玩儿,要住上几天那种,
看到了一只神奇的动物。

一天半夜,他俩在炭窑前面聊天,突然听到了噗噗噗的声音。
“有什么东西过来了”他这样猜想着,朝外头看了一眼,
外面的树林子里来了一只通体苍白色还发着光的生物。
是马吧。不算很大。但是看着也不像是小马驹。
要说那里奇怪吧,就是这个马的身体发着淡淡的光。
那天明明连月亮都没有,四周一片漆黑,但是它的身体在黑暗中却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呈现在他们眼前。

这匹白马将头抵进地上的杂草堆里,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东西。
过了好一会儿,它终于抬起头来,就见它嘴里叼着一条蛇。
接着,咕噜嗵一下把蛇给一口吞了。

然后,白马突然把头转了过来,两对面脸对脸直直的看向了他的双眼。
白马的眼睛粼粼的闪着光,他的身体就像凝固了一般,一动都动不了了。
“这绝对不是马!马怎么可能这样!”

他只得一动不动的站着,不久,马似乎对他失去了兴趣,扭开头不再看他了。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白马就已经消失在了黑暗中。

757 :雷鳥一号 ◆zE.wmw4nYQ :2005/11/29(火) 23:49:03 ID:LUe3dlOX0
“你没事吧?”叔叔问他。
他终于回过神来,不禁双腿颤颤发抖,一屁股就地坐了下去。
“那是什么啊?!”他脱口而出问道,没想却马上得到了一个明确的回答。

“那是山神大人啊”

“不晓得是不是能操控水源,反正只要那匹马认准了那块地方,一记飞踢下去,那里就会涌出清水来。
在闹旱灾的时候可多亏了他啊。”

所以在这里的人们,从很久以前就一直把它当成山神大人敬奉。

“其实也说不准,对方可能并没想过救我们,谁知道呢,又不知道它到底怎么想的。
或许就是它自己看渴了,想喝水了。
但是哎,甭管你怎么认为的,不许出去瞎说。”

叔叔警告完,就彻底了结了这个话题,不再继续了。
他现在还会时不时地跑去那里玩,但是再也没有见过那匹白马了。

本文译自 nazolog,由译者 喵熊汪太狼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