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11.21 , 19:53

没有眼睛的新生儿

——“这是个为了一个无眼男孩,一个普通人对抗化学巨人杜邦的十字军东征的真实故事”

在新书 Blindsided中,Jim Ferraro讲述了一个在子宫中的男婴因为接触到了一种有毒的化学物质而失明的故事,许多研究显示这种化学物质是不安全的。在律师Ferraro介入此案之前,没有一家律师事务所能够解决这个案子。Ferraro为这个男孩赢得了这个前所未有的胜利,同时也鼓励他人为正义而战。

1989年,Donna Castillo像往常一样将女儿放进婴儿车里在迈阿密的街上散步,她永远想不到那天发生的事情会给她未来几年的家庭生活带来什么样的影响。那是温暖的一天,Donna有了两个月的身孕,她常常和女儿一起散步以此保持健康(在怀孕期间避免运动是你应该忽视的臭名昭著的孕期神话之一)。当她漫步经过一个种植草莓和番茄的当地自采农场时,她看到一辆大型喷洒拖拉机陷入泥沼中,反复挣扎,拼命地想要前进。拖拉机的喷雾器还开着,轻风阵阵,Donna被一种无色无味的液体淋了一身。当她向她的丈夫Juan(一个会计师)——第二天再次向她的产科医生叙述这件事的时候,他们都让她不要担心,说这很可能就是水而已。

几个月后,Donna要分娩了,她生下了她们的儿子Johnny,但让他们感到恐慌的是,他出生时患有无眼症,这是一种婴儿出生时没有眼睛的罕见疾病。这对夫妇拼命地想要知道如此悲惨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他们的宝宝身上。多年后,他们才知道那个可怕的原因,就是在那致命的一天,淋了Donna一身的不是水,而是由化工业巨头杜邦制造的一种名为Benlate的有毒农药。

在Johnny出生后,Donna加入了一个国际互助组织,帮助那些因出生缺陷而受到影响的人们。通过这个组织,Donna认识了29个苏格兰孩子,他们同样患有无眼症:准妈妈们在怀孕期间都接触了Benlate。一位来自《伦敦观察》报刊的调查人员联系了Donna接触Benlate时路过的自采农场的农民,农民承认他确实使用了同样的杀虫剂。杀虫剂会增加你患此类危险疾病的风险。

在她联系了几位律师讲述了她的遭遇但都没能取得成效之后,Donna走进了Jim Ferraro的办公室,她终于发现了她一直苦苦找寻的希望。Ferraro不仅同意接下这个案子,而且这也是第一次,他不知疲倦地努力寻找一种方法来战胜困难,赢得胜利。对于杜邦这样的行业巨头来说,这个案子的胜算很渺茫。Ferraro告诉《读者文摘》:“没有人会接她的案子,因为没有人能打赢一家化工企业。杜邦就像罗马军队”。

Ferraro对这种化学物质进行了彻底的研究,发现加州大学的一项研究显示,这种物质使怀孕的老鼠的眼球畸形概率增加了43%。那时Ferraro有一个值得介绍的事迹,“我每晚睡4个小时,在四个国家采集了63份证词。我绝对是疯了。”他说。尽管杜邦集团多次上诉,Ferraro和Castillo一家最终仍然胜诉。“那是10年零1个月后,我们收到了最高法院的最后判决书。”他回忆道,Castillo一家获得了共计400万美元的赔偿。

现在26岁的Johnny Castillo喜欢在音乐和歌唱中探索自己的才能,并进入了马萨诸塞州的帕金斯盲人学校学习。“他做得很好。”费拉罗说。(这个神奇的学校教导盲人如何使用他们的语言来“看”)。

尽管杜邦集团在审理上诉阶段杜绝杀虫剂进入市场,Ferraro却说仍有工作要做,他希望其他律师也加入进来,不要犹豫。他还说,像杜邦这样的大型企业很容易越过环境保护局的规定,并把他们的有害产品推向美国市场,他们以某种方式进行研究,这种方式使他们能够将结果扭曲为有利于自身。“这些公司资助环境保护局所依赖的研究项目。”Ferraro说。“这样不对,如果我们能改变现状,这会拯救成千上万的生命。”

在Ferraro的新书 Blindsided中说:“这是个为了一个无眼男孩,一个普通人对抗化学巨人杜邦的十字军东征的真实故事”。这本书在六月发行,讲述了Castillo一家的悲剧和胜利,以及一个律师是如何对抗一个强大的企业并凯旋归来,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故事。这本书发行后迅速登上畅销书排行榜,而详细介绍这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故事的电影正在讨论中。

Ferraro积极鼓励下一代的律师,鼓励他们去帮助改变那些最脆弱的人的生命。“我希望年轻的律师能抓住机会去改变一些事情,因为事情不会自己改变。”他说。

本文译自 rd.com,由译者 张格拉底艺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