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11.20 , 23:00

城市里的动物,有特别的求偶套路

诚实对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品格,对动物来说也一样。在孔雀求偶时,雄孔雀展示出来鲜艳华丽的尾巴,就是一种实力的证明,等同于在扭着屁股对雌孔雀说:“我不光有充足的营养长这些漂亮的羽毛,还有额外的营养来和你制造小孔雀哦~”

不论是雄狮的鬃毛还是天堂鸟变形金刚一样的表演,通过把自己的外形展现得威武霸气来提升自己的魅力、引诱异性和自己□□,在动物界是非常常见的现象。魁梧的体格、鲜艳亮丽的毛发和浮夸的装饰,代表着更健康的身体和更良好的生活质量,这是动物们一代代积累下来的宝贵择偶经验。可是现在时代变了,这些经过千万年时间考验的择偶标准开始乱了套。亚利桑那州大学的皮尔斯·哈顿博士表示:“过去对动物间交流的研究大都设定在固定或者可预测的自然环境中,而城市和大自然刚好相反:城市环境在不断地变化,而且高度不可预测。”

城市化给动物长久以来的择偶方式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在57个关于城市化对动物择偶造成影响的研究中,哈顿博士发现有70%的研究表明生活在城市里的动物不再用传统的方式求偶。具体表现有部分鸟类的羽毛变得暗沉、过去复杂婉转的求偶鸟鸣变得简单,最严重的是居住在城市里的印度沙鼠,它们散发香味的腺体都消失了。

哈顿博士认为:“事实证明,许多动物的求偶信号行为对氧化平衡很敏感,是一场氧化剂自由基和抗氧化剂之间的拉锯战。”从本质上来说,积聚在体内的自由基——原子,离子或带有未配对电子的分子越多,伤害性越高, 求偶信号消失也就越严重。“如果获取抗氧化食物的变得困难,或如果动物暴露于更高水平的氧化应激源,如化学,光和噪音污染,城市生活可能会带来一种促氧化的生活方式。”

城市里的动物,有特别的求偶套路
Credit:小编自己画的

城市的不可预测性也会让动物产生不准确的,或者如哈顿博士所说,“不诚实”的求偶信号。以佛罗里达灌丛鸦为例,当在城里生活过的灌丛鸦去到野外,它们光彩照人的羽毛对野外的灌丛鸦有着不可抵挡的诱惑,以致这些出去郊游的城市鸦轻轻松松就能吸引到大把野外的雌性排队来和他们□□。然而它们的光鲜只是徒有其表,就像一辆车看起来像保时捷,实际上是辆众泰。虽然它们光鲜的羽毛让它们看起来很强壮,实际上城里不健康的生活方式让它们的生育能力比野生同类更低。阿奇博尔德生物站的生物学家安琪拉认为人类的干扰是造成这种现象很重要的一个因素。

作为鸟类,灌丛鸦需要进食很多的昆虫,然而在城市,它们吃的却是面包和花生。这让它们长成熟后因营养不良而缺乏生育能力。值得讽刺的是,它们吃的这些人类的食品,让它们长出了异常鲜艳羽毛,掩盖了它们真实的健康状况。

安琪拉认为:“它们无法在早期发育中补充缺乏的营养,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营养不良在它们生育能力上带来的后果,但是在它们的体型和毛色上却看不出来。在野外,鲜亮的羽毛代表着卓越的觅食能力,在城市里就不一样了,可能它们只是运气好,附近有人要喂它们。原来在野外成功的标志到了城里就不灵了。”

有一些求偶信号和动物的性格有联系,在城市里,原来研究出来的这些联系也被推翻了。雄性大山雀在胸口有一条竖着的黑色条纹被称作是“领带”,这条“领带”的大小被认为是可以表现这只鸟求偶吸引力大小的标准,就像孔雀的尾巴和狮子的鬃毛一样。然而当巴塞罗那自然历史博物馆生态学家胡安·卡洛斯·斯纳尔比对城市大山雀和野生大山雀时,却发现原来的研究被翻了个底朝天:在城市里,小“领带”的大山雀表现优于大“领带”的。

胡·安卡洛斯·斯内尔指出在城市里“领带”小的大山雀有着更易成功的性格,“有研究表明这种鸟类一般领带越大性格越害羞,而领带小的则胆大脸皮厚。”在野外,鸟类的警惕性高确实有利于生存,而在城市这个进化的温床里,胆子大一些的动物却能获得更多的机会。

哈顿博士说:“如果不诚实的求偶变成普遍现象,那些过去的评判标准都不管用了。原来对传统的“□□”特征不感冒的动物,在今后反而可能获得更好的生育机会。”比如现在城市里生活的红雀对过去在野外看起来有强烈求偶信号的特征都不再痴迷,而是开始追求更适合城市生活的异性的特质。

随着城市里动物的求偶倾向逐渐的改变,它们和生活在野外的同类之间的差异也将变大,说不定会进而诞生新的物种。哈顿博士说:“物种进化虽然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在短时间内我们还不会看到新物种的形成,但是在城市里自然选择的效果会很明显,进化有可能会给我们个惊喜。”

本文译自 Nautilus,由译者 乐米张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0
赞一个 (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