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11.12 , 23:44

半夜凉飕飕:我目击了自己的死亡,时间丧失

两个小故事,难道这就是精神病人思维广?

半夜凉飕飕:我目击了自己的死亡,时间丧失
credit: 煎蛋画师BC

我目击了自己的死亡 自分が死ぬのを目撃

766 コピペ sage 2006/02/19(日) 15:05:48 ID:nwZQ/0DQ0
868 本当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 sage New! 2006/02/18(土) 01:30:16 ID:UWYMBtfR0 

我有一段特殊的记忆,在我小的时候,
我曾经看到过自己死亡的样子。

我记得我在田地里,附近都是草原
我记得我就躺在茂密的草丛里,穿着蓝色的运动服
我记得我穿着棒球服牛仔裤,慌慌忙忙地逃跑
我记得我回家后害怕的睡不着觉
我记得我最后在爸爸妈妈的房间睡觉

第二天,我说服自己这只是一场荒诞的梦
但是母亲说我有一套衣服怎么也找不到

倒在草丛间的我穿着蓝色运动服
现实中的我丢失了那套蓝色运动服

那套蓝色运动服确实存在过
依然好好的保存在相册里

我至今从未有过濒死体验
我也从没有生过大病
我太害怕了,不敢再次去那里确认自己的尸体
没听说那条路附近有发现过尸骨

会不会我才是代替者
我才是代替了本体的虚假存在?

(这他喵的咋写的和现代诗一样?)


时间丧失 時間喪失

474 本当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 sage 2006/02/14(火) 03:38:16 ID:t7x+3xjJ0
我感冒了,浑身发冷,于是坐西武新宿线去大久保的某所医院看病,路上我手抓着吊环。
然后,头一阵一阵的疼痛起来,我闭上眼,皱起眉,试图强行忍耐过去。
之后我的记忆就断层了。

等我再度醒来已经是傍晚了,四周都是不认识的景色。
我穿着不认识的衣服,完全没有购买它们的记忆。
我的头发成了茶色,可我明明没有染过头发。

我陷入了惊恐,冲进了附近的一所拉面店,询问这里是哪里。
店员告诉我,这里是大阪市的福岛车站附近,时间过了将近一年。
手机的型号也变了。
手机号码簿里出现了十个左右不认识的号码,
姓名栏都只存了“ま”或者“ひ”这样的一个文字。
我的朋友家人还有老家的电话号码都没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那些不认识的电话号码感到了不可名状的恐惧,于是把手机扔进了河里。

后来通过警察联系到了我的老家。
老家的人们早就慌了,认为我失踪了,报了警。

几经周折,我终于回家了。
现在我每个月都还会去精神病院检查。
原来的单位好像已经回不去了,现在做了派遣员工。

本文译自 kowakowa,由译者 喵熊汪太狼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5
赞一个 (1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