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11.10 , 23:00

细思极恐小故事:又一次,他来了

约莫到五点钟了。但我对时间的概念也没那么确定,真希望我的房间里有个钟。屋外传来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大概是妈妈把车开走了。从我脊髓深处传来一阵颤栗:又来了。妈妈又出门了,也就是说,和我在一起的只有……他了。他随时都会来找我的。混蛋!我不会让他……我再也……忍受不了了。
细思极恐小故事:又一次,他来了
credit:自己做的

——他会伤害你的。

——管好你的臭嘴,如果他敢再碰我,我就要说出去了。

——你不会的。你从来都没敢。

——我会的,闭嘴。

屋外传来了阵阵脚步声,我本能地用床单裹紧身体,甚至连呼吸都变得急促。门下的缝里渐渐有了一束亮光,我看到一双脚,伫在那里。然后,敲门声响起。

“滚啊!你别再碰我了!我……我恨你!滚开啊!”

门上传来了阵阵抖动声,我赶忙用椅子抵上。

“滚开啊!我恨你Joshua!”

然而一把小椅子并无法抵挡太久,随着一声巨响,门被踢开,重重地撞在一旁。

“别!”我用被子牢牢裹住自己,“如果你再伤害我,我会告诉别人的。”

——然而你不会这么做。

“Stevens女士,我们没打算伤害你啊。”

我的身体被一双手环绕住,我浑身颤抖着,尽最大努力想要反抗。

“滚!你滚开,Joshua!我恨你!”

——他不喜欢你直呼他的名字。

“Stevens女士,请冷静!”

“不要!别再伤害我了!离我远点!”

一根针刺入我的脖颈,使我的身体逐渐麻木。他抱起我,我身上的床单滑落在地,当他将我带离房间时,我注意到屋子里的一扇窗户。奇怪,之前都没有窗户在这里的。在窗外,一个男人正抱着一个老妪离去,他抱着她的姿势就像是抱着一个破布娃娃。可怜的老妪。

——那可不是一扇窗户。

——闭嘴。那就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Stevens先生,恐怕令堂的病情正在恶化。”

医生看着我,眼神中夹杂着一丝遗憾,却又不失任何职业感。我无声地摇了摇头,无言以对。他继续说道:

“她的行为变得……更极端暴力了。可能是她内心深处的创伤被唤起了,而她所体验到的东西,可能是她以前经历过的事情,也可能只是她的想象。”

“有没有什么我能做的呢?我想让她感觉好点。”

“我向您保证,我们在尽最大努力救治。但是这是阿兹海默(老年痴呆)的症状,我们可能也无力回天了。只不过,有一件奇怪的事情,你认识什么叫做‘Joshua’的人吗?”这可真是个奇怪的问题。

“当然,那是我外公的名字。准确地说,其实是他的继父。”

“在令堂的一生中,她有遭受过什么与他有关的创伤吗?”

“怎么可能,当然没有。即使有,她也从来没和其他人说过。”

“了解。保持联络,Stevens先生,感谢您抽出时间。”

本文译自 reddit : he is coming again,由译者 沸石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2
赞一个 (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