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11.10 , 12:30

我们都是火星人?

我们都是火星人?
credit:锐景创意

2011年的夏天,一群摩洛哥夜猫子称自己在撒哈拉沙漠遇到了火星人。这些异世界的旅者并非乘着飞碟降落到蒂斯特村旁,而是乘着在地球大气层里摩擦红热、重达2.4磅(1.1千克)的石块上。

emmmm……对于此事我们先不予置评。而那块石头——一颗陨石,确实是从火星飞到了地球上。而我们能否因此给那个乌漆墨黑、坑坑洼洼的星球换上“存在生命”的标签或未可知。但是,一些其他的火星陨石确实提供了这种可能性的蛛丝马迹:原始细菌先是登陆了我们火红的邻居,然后才搬家到了地球上,并作为不胜枚举的生物多样性种子繁衍生息。若是这个观点真的成立了,那么大概我们以后真的可以自称火星人而非地球人了。

这并非一个全新的观点。19世界,英国物理学家威廉·汤姆森·开尔文——大部分人都是通过绝对温标(以开尔文为单位)之父认识的他,对于地质历史和生命衍化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其中之一就是携带有生命种子的陨石是天外来客。

“假如说现在地球上并不存在任何声明迹象,那么一块从天而降的石头就可能会成为开天辟地之物……”开尔文在1871年的英国科学促进协会(the British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的报告中提到。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瑞典化学家斯万特·阿列纽斯在1996年发表的《制造世界(Worlds in the Making)》一书中提出了相似的概念。在书中,阿列纽斯引入术语:胚种论,它描述的是下述过程:一个细菌孢子穿过波动的电磁能量横跨整个太阳系。

相当的一段时间内,这些理论就像是一些狂热的科学家的胡言乱语一般,随后的20世纪,能证明胚种论的证据却变得愈加丰富与真实了。1975年,当NASA将两个火星探测器送上了火星代表着事情出现了转机。火星探测器1号在克里斯平原着陆(Chryse Planitia),2号则停在乌托邦平原(Utopia Planitia)。它们都拍摄了火星风貌图并测量了大气与土壤的诸多参数。探测器的数据并没能给出证明火星上存在生命的决定性证据,但它却验证了火星大气中惰性气体所占的独特比例。

20世纪80年代,科学家在一组名为SNC(以该组三个有代表性的样本Shergotty, Nakhla, Chassigny命名)的陨石中发现了相似的化学迹象,这些陨石中发现的气体与70年代探测器量测的火星大气气体数据相吻合。

他们随后研究了之前收集的样本,以检测是否有需要重新分类的部分。在官方记录的降落在地球上的53000块陨石中,有104块来自火星。而目击者记录仅仅有九牛一毛的5次。因为其他的陨石都来得悄无声息,它们通常的降落地点在南极洲或者北非,如此就有很大概率撞在沙或冰上了,所以往往是事后才被发现。

本文译自 howstuffworks,由译者 lnm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