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11.08 , 23:17
9

半夜凉飕飕:我的隔壁邻居有些不对劲儿

一个小故事,有点点奇怪。

半夜凉飕飕:我的隔壁邻居有些不对劲儿
credit: 煎蛋画师BC

能不能帮我看着点 立ち会ってくれないかしら

819 名前: 無法君 04/05/27 06:30 ID:7qLi9ORf 
这是发生在我自己身上的事儿,挺久以前了。

我年轻时候穷的叮当响,只能住在一个破烂到无以复加的小公寓里。
在刚进门的地方有一个迷你小厨房,厕所是公用的。

就说这公寓有多寒掺吧,比方说我去厕所,那就必须要经过隔壁的三户人家,
路上如果不巧,邻居们厨房的小窗户没关上,还有有可能会和他们撞个脸对脸。
与其说是公寓,其实也就比桥洞洞多了两堵墙。

但是这里依然留有大都市的通病,我几乎没和邻居们说过话,顶多就是打个招呼。

记得好像是七月中旬吧,半夜醒来,发现贴着我隔壁邻居的那面墙壁怪怪的。
我的视线能够刷的一下穿透那面斑驳泛黄的墙壁。墙壁的对面是一片带草坪的广场。
广场正中央有一个小个子男人,正襟危坐,看不清脸。
我盯着看了一会儿后,墙壁又恢复成了原来斑驳泛黄的样子。

820 名前: 無法君 04/05/27 06:32 ID:7qLi9ORf 
起初我觉得自己就是睡蒙了,但是从那天开始,每天都会看到类似的幻觉。
因为每次也就只持续了几十秒钟,所以也没有太在意,直到七月末的那个周日,发生了那件事。

住在边上的房东先生突然来敲我的房门。
我很诧异,我明明已经交过房租了啊,于是打开了房门,
房东一见我就对我说
“无法兄弟啊,你隔壁那个OO好像很不对劲啊,我想开门进去看看,你能不能帮我站门口看着点,做个证。”

“行啊。”我答应下来后,房东就打开了隔壁的房门。
只见住在隔壁的男性面朝下倒在地上。
就在大门口,头向着房间的方向,面朝下倒在地上。

“OO、你怎么样了?我是隔壁的无法啊!”我说着看向他的脸,
他的脸是青紫色的,还带着一块块的尸斑……

821 名前: 無法君 ◆o2nJenVCZw 04/05/27 06:33 ID:7qLi9ORf 
“哎,不行了,已经死了……”我低声感慨了几句,让房东报了警。
警察很快就来了,我和房东向他们说明了当时的情况,前后花了大约一个小时。

“也没有明显外伤,应该是病死的吧,事情有进展了会通知你们的。”
警察说完话,带走了遗体。

在将遗体搬上担架的过程中,遗体腹部破裂了,流出了漆黑的液体,洒了一地板。
瞬间恶臭席卷而来,自认淡定如鸡的我也受不了了,逃回了自己房间。
那味道真是绝了,这辈子再也不想闻到第二次了。
不过后来稍微撒了些灯油,味道就散去了。

从那天开始,奇妙的幻觉就再也没出现过了。
但是……
隔壁屋有声音。
一到傍晚,就会传来清洗餐具啊,冲下水道的声音,还有脚步声之类的,听起来就是一般日常生活中会发出的声音。

822 名前: 無法君 04/05/27 06:34 ID:7qLi9ORf 
不经过那个房间,我就去不了厕所了,所以没办法,该走还是得走,
但是啊,走过那里的时候,确实能感觉到,有人在里面。
虽然我自认是挺不在乎的这些的,但果然很难熬啊。

之后,一个人搬走了,两个人搬走了……
九月过后,原本的居民就都搬空了,就剩下了我一个。
再后来,房东也撑不下去,来劝我搬家了。
“这房子也挺旧了,是时候重建了。”

现在那里早就推倒重建,成了一所现代风的单身公寓。

本文译自 ゾッとする怖い話,由译者 喵熊汪太狼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流连
4.8
赞一个 (16)

+1

  1. 3608252

    总觉得这个就是之前那个住了四年无人公寓的那个

  2. 3608278

    死人闹鬼都要拆了熬到最后一个还被房东劝走 也真是挺穷的

  3. 胖子光
    @8 months ago
    3608314

    刚躺床上打开凉飕飕,阅读模式,无意中第一次触发了系统的读屏功能,接着一个女声语音开始朗读,里面的日语都说出来了,相比自己阅读,让人(机器人)说给你听感觉更诡异呢。

  4. 帝国兵长
    @8 months ago
    3608316

    ( •̥́ ˍ •̀ू )唉,生活不易

  5. 3608317

    配图灵感来源
    https://movie.douban.com/photos/photo/2322删134600/

  6. 啊啊啊哦也
    @8 months ago
    3608318

    这张图我一直看错成一个尖叫的骷髅头!原来是一个埋头的人

  7. 阿狸趴趴
    @8 months ago
    3608341

    想起来老夫子里的一篇,大火之后的废墟,只剩一扇门还立着,上前拉开一看,门那边是个窗明几净的房间,主人若无其事地看着报纸

  8. 晴天朝华
    @8 months ago
    3608732

    淡定如鸡,稳如老狗。

  9. 3610085

    @啊啊啊哦也: 其实是一个有鼻毛的骷髅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