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11.01 , 23:09
76

凉飕飕特别篇13:蛋友们的那些事儿,我家那些事儿

我回来啦!!!还有人记得我不~ 催稿的几位我爱你们!

本来上个月底就想回来了,但是人废了,写完毕业论文就瘫了。
今年最开心的时候就是在煎蛋那段时间了,后来家里出了点事就断了,不然我是想在这里赖到天荒地老的。
现在一旦开始了就会有莫名的使命感出现了,就会继续日更了吧(〃'▽'〃)

这是再开的第一期嘛,想来点不一样的,又想不出来发点啥,就来个蛋友篇好了。(有强行分段)
明天开始还是和以前一样,主要是讲点日本2ch上扒下来的灵异小故事。
不能保证大家都喜欢,只能保证我觉得挺有意思吧。
也可以当灵异版的FML看嘛~

最后讲点最近发生在的事儿,看故事和亲身经历的差别还是很大的,真的是浑身凉飕飕…………

凉飕飕特别篇13:蛋友们的那些事儿,我家那些事儿
credit: 煎蛋画师BC

以下故事来自蛋友篇5

xiu

我也讲个故事吧,不怎么恐怖但很诡异。

我老家在农村,农村里坟都是在山上找个风水宝地自己盖得,一般都是会用水泥把地铺平的,
有次清明节,我爸带着我和我哥去山上的爷爷的坟那扫墓,
我爸看见墓碑前的水泥地尽然裂了好长的一条口子,
从坟一直延伸到水泥地外,而且裂缝间还长着杂草,
我爸当时就气坏了,叫我们赶紧把这些草连根都拔了,
结果发现不对劲,这些草的根特别黑,不是那种泥土的颜色,黑黑的很瘆人,

接下来就各种怪事发生了,
先是打扫落叶总能扫出蜈蚣,蜡烛各种点不燃,
风把纸钱吹的到处都是,感觉随时都有可能引发森林大火,
最后炮仗都哑火了,我哥当时还想过去看看是不是没点着引线,
我爸阻止了他,什么都没说,带着我们下了山,
弄了水泥啊小的碎石头之类的东西回到了坟墓那把裂缝填了,
然后又重新点了个新的炮仗,看到炮仗正常响了,才安心的下了山。

后来扫墓都没再有出现过裂缝也都平安无事。

hua

忍不住说一个自己的经历@ω@

三年前,家在北京郊区,中考完暑假在家过着吃睡结合的生活。

一天下午4点左右,妈妈要上夜班,爸爸在北京上班,自己随便吃了一口饭,感觉极其困倦,身体越来越沉。但家里的小土狗一直在兴奋,我就顺手解开狗绳子,放它出去玩顺带在外面完成排泄。

放狗出去后仔细把大门从里面用铁栓插好,不行了好困,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过了不知多久,听到有挠门和狗的滋哝声,也没戴眼镜,迷迷糊糊就下床,出去准备放狗进来,刚刚下台阶也没注意,感觉有什么咬住了裤脚,一回头是小狗子,也没多想,也不去门口了,狗一阵狂躁,对着大门就如同威胁似的吼着,我给狗拌好饭,狗才稍微安静下来,拴好狗就回去打求生之路2也没多想。

直到第二天早上,给妈妈开门才发现我昨天没有开过门,依旧好好的插着(家里围墙两米二,唯一的一个排水口只有三根手指粗还有钢筋防止老鼠,外面绝对不可能打开)

之后一直感觉凉飕飕,那天晚上门口到底有什么?

热评
yoooo
你家狗在外面的敌人,找上门来了。

cloot
重点是狗怎么进屋的

george 

我也讲个事情,不过算不上恐怖的。

我在美国留学,镇上有个台湾人开的餐厅经常去吃,跟老板偶尔有聊天,
上次去吃饭和老板聊到帮忙的阿姨怎么好久没见了,是不是回台湾了,老板回答我那是他老婆,去年去世了。
然后老板说当时阿姨临终前问过是想埋在美国还是回台湾,阿姨走之前说就埋在美国吧。

但是最近老板总是做同一个梦,梦见他们一家人去旅游,到宾馆了,阿姨总说这里住的不舒服,黑黑的很阴冷。
老板觉得这是阿姨给他托梦让他带她的骨灰回台湾,就订好了机票带回台湾了。

哦哦

小学时,我舅帮我们家干完农活后累得不行,晚上就早早睡觉了,由于睡得太早,半夜就醒了。

舅舅见外面月光朦胧,便出门转悠转悠,反正也睡不着。
满月下,如同白昼,只不过安静了点。

突然,我舅看见对面人家旁的电线杆有个白色飘飘忽忽。
走过去一看,有个穿白色长袍的人在围着电线杆转圈圈。
我舅舅见后撒腿就跑,把门紧紧关上,
关门一瞬间屋子里的桌子椅子全倒了,我舅原地吓晕了。

第二天早上大家发现躺在地上的他,精神萎靡不振,神神叨叨的,
大家都以为他是昨天劳累过度,身体出毛病了,找了村医生打了点滴,吃了药一个星期不见好。

外婆着急了,说我舅可能中邪了,得求菩萨,于是去庙里烧香拜佛。
第二天我舅竟然满血恢复正常了,给我们聊起了几天前出现的事。

摸鱼校尉

我也想说个事,没鬼,但是挺吓人的。

我家住在一楼,住了十几年了。当初买房子时送了个小花园,我父母就商量着把花园搭成了阳光房,相当于多了一房间。我就睡在那房间里。

后来到了我初三的时候,房子已经买了快十年了,楼上邻居(女的,独居,老公和小三跑了)突然很不爽我们家这个阳光房,觉得小偷可能会从这里爬进来什么的。我妈和我爸提着礼物上门去和颜悦色的谈了,也没用,送的东西也被丢出来,丢到我房间的顶上。后来每天晚上都听得到咚咚咚的声音,那女的穿个高跟鞋,爬到我房间的顶上拼命跺脚。那时我快要中考了,每晚被折腾的睡不着觉,我父母也很生气,就报警了。警察来了以后果然好了很多,很长一段时间没听到声音了。我中考也考得不错。

中考完了的暑假,我们家里弥漫着一股异味。一开始以为是冰箱或者下水道坏了,后来以为是老鼠什么的死家里了,但是什么都没找到,味道也继续弥漫。有一天我实在受不了和一个保安说了,那保安和我家蛮熟,他怀疑是楼上邻居的报复。结果……

楼上那女的自杀了,尸体滚在我房间的屋顶!但是因为有个视觉死角没人看得见,警察来了说是上吊的,我们也没看到现场。我记得楼上阳台是被防盗网牢牢包围的,这女的在死了之后怎么破窗而出跑到我阳台上,一直是个迷。

不过清理尸体以后异味就没了,我现在还住在那房间里。

热评
kk
你家那个应该是非法建筑

路过
就是非法建筑啊。

LoXhare
那女的生活不顺,又被楼下欺负,想不开了

术夜
没想过是被杀么?凶手小偷从这爬上去的。

大白楼
她“拼命跺脚”的时候是不是被人吊住后在挣扎呢啊~

SS

我女儿1岁多到3岁的时候经常能在卧室的天花板上看到一个姐姐。 。 。

大白楼

回想起小学时候,我们在长春电影制片厂大院里玩,在草丛里发现一个人头……
当然了,惊吓之后我们就拿这个头当球踢了,电影厂的道具管理不好,真的会吓死人啊。

爷的第七张

上小学时候的事。

放学后和朋友约好一起出去玩,他家就在我家前排。我回家把书包啥的放家里就去找他了,他家住三楼,我没上去就在楼下等他。那会儿小学生也没啥玩具,我拿了两个口袋(我们这边的叫法,别的地方有叫沙包的,就是个布口袋,里面装着玉米或者其他东西供孩子们来回扔着玩儿的)。

楼前面四米左右有一片煤棚子(相当于现在的地下室,住户存放些不常用的东西)。
那种老式的红砖小房,对着我朋友他们单元门的那个煤棚子墙上有一个洞,不知道是那块砖活动了被人拿掉了还是怎样,一块砖大小的洞。

等着朋友没啥事,我就拿着口袋往那个洞砸(我觉得扔不进去,就是闲的没事儿自己玩)。
之前一切都很正常,两个口袋砸到墙上我就捡回来,然后再扔。
来来回回五六次吧,再一扔,扔进去了一个。
朋友没下来,我就拿着剩下的那个口袋接着扔着玩。又扔进去了。
想听听俩口袋扔进去是不是砸到里面什么东西了,把耳朵贴在洞边了。

“你也进来啊”……冰冷的一句话

特别清楚的几个字,但是感觉完全没有活人气息的一句话。
清楚的就像是在耳边说的一样。

时间很短,来不及想,颤抖的跑到单元门门口。看着那个洞,里面漆黑一片。
夏天傍晚,背心短裤,鸡皮疙瘩起了一层,汗毛、头发全都立起来了。

那个煤棚子是双排的,就像麻将里面的六条横过来那样。
前排的门对着单元门门口,后面一排门口对着前栋楼。
黑漆漆的洞,里面什么都看不到,即便是有人想恶作剧,贴着耳朵耳语那种声音,不是能从后面那排喊出来的效果。
那个煤棚子的锁,长了老锈的锁,如果近期有开过的痕迹的话,多少应该会有些摩擦的痕迹。看样子锈了很久了。

朋友下来的时候我和他说了这事,他没在意,我也就没再多想。
大学的时候和同学们讲过,在家偶尔和朋友们聊到这种灵异话题的时候说过。
听过的都表示“听你说完汗毛都立起来了”

银杏

有没有人相信房间摆放风水的。我以前也不相信的。但是直到有一次:

家里我的房间挺宽敞的,里面摆放了一排书架,一张书桌,一张凳子,一个衣柜,一张床。很整洁床原先是面对门口摆放的,门口是面向楼梯。

我在家里睡觉一直都睡得易惊醒,或者昏昏沉沉的,睡多久都无法睡精神,回到学校就没有这种情况,所以可以排除我身体原因,以前也不会想到房间摆放位置什么的,所以也可以排除心理原因。

直到今年春节回家,我的床摆放位置移动了,是面向窗户,但没有对着窗户,然后那一段时间我睡觉质量都超级好,再也没有以前那种情况了。

有没有蛋友相同经历的?

里路

蛋友们的故事都很棒。我的故事也被选中了,很开心。我就再讲一个在我们初中流传的一个故事。

有一次快上课了,几个学生还在厕所小便。我们初中的厕所是一排小便池和一排蹲便相互对着。蹲厕是一个个的小隔间。

上课铃响了,他们赶紧提裤子准备回教室,
突然看见厕所最里面还有个人,就喊了他一句:快上课了!
那人听见之后就转身进了蹲便池的隔间。
那几个人没在意就回去上课了。

上课的时候一个人给其他人传纸条:
刚才在厕所看到那个人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现在想起来了,那个人转身的时候,我发现那个人没有厚度,像个纸片人一样。

费孛沓

小时候暑假在家会在父母房间看电视,看完就直接睡在他们房间了。

有次半夜被热醒还是蚊子咬醒了(记不清了),那天月光很好,把房间里都照亮了。

在这月光下我仿佛看见了我房间里有个人影,还听见有悉悉索索的翻东西以及人走路的声音。
我屏住呼吸听着,同时睁大眼睛想看个清楚,但又看不清楚。
过了很久声音都没停下,我起床就开灯看,但又什么都没有。


下面几条原贴评论

上榜了还开心,就再补充下,
后来某天电梯里的镜子上被人按了很多手印,成年人的手印,位置还蛮高的也不会是小孩子,总之莫名其妙。

之后被朋友灌输了堆奇奇怪怪的驱邪方式然而并没有照着做
┑( ̄Д  ̄)┍

评论
hua
你拍一我拍一,两个蛋友打飞机

DXN

木地板那个,其实还算正常现象。北方物资空气干燥,木制品收缩干裂会发出类似脚步声的嘎吱声(地板结合部位位移摩擦)……或者敲击东西的咔吧声(部分木质纤维断裂)
家里有木头家具的,大致或多或少会被这个声音困扰。

唯一一次吓着本人的,是去年正月十五(兴许是十六,反正就那两天)半夜一点,正半睡半醒的时候,听见有人拿钥匙捅我家门锁,瞬间清醒,隔着门喝问(门朝里开,顶住门一般人真打不开)。结果是一走错了门的醉汉(当然也可能是走空门的偷儿,正专心撬锁,结果让门里一声断喝吓得脚软,托词喝醉了走错门脱身),后来回屋睡觉的时候,顺手在门前顶了把椅子……


以下故事来自蛋友篇6

呵呵

忍了好多期没讲 我来一个吧

前年 总公司在重启 开年会 ,全国的分公司都去人参加。
因为人比较多 分别在公司附近的三家酒店给我们订了房
就是很一般的小商务酒店 两三百一晚的那种。酒店在渝北区洪湖西路
和我一起去的同事 两个男生一个标间

第一天晚上 突然醒了 因为有人上我床 我侧着身子睡的
酒店的床很软 有人踩上来床会一陷下去。
有人分两步踩着上了我的床
然后顺势就贴着我身后和我一样侧躺下了。
刚以为同事为什么不睡 半夜上我床干嘛。一脸黑人问号。

再发现我身子动不了 。就明白了 这不是同事 是脏东西。

它躺下后 用只手环抱住我 然后贴着我的后脑勺呼吸 。
很粗的呼吸声 感觉是有点年纪的男的 但是只有声音没有吹动的气。

我觉得好生气 平常在家里 附近碰到点什么怪怪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和我有什么渊源 理由。只会想为什么 以后怎么避免。
但是这出门在外的在旅馆碰到 就觉得特别脏。
而且特别猥琐 的逗我 抱我那只手 在我身上摸。

我快气炸了 我一大男将 1米8 180斤 又不好看 。摸你爸爸去啊摸
我就开始骂 但是张不了嘴 就在心里骂 。骂了一份多钟才走。

一消失我马上就能起来 能张嘴 嘴巴里还有脏话的尾音。
马上开灯 同事一点都没醒 还在打鼾 。开着灯玩手机坐了一晚。

第二天我也没说也没打听 就听到和我们同一间酒店的聊类似的
也是两个男同事 有个先睡着了 说梦话 说 “诶 那里有个人诶”

没睡的那个在清东西 不知道是梦话 望了一圈 问”哪里?”
说梦话那个还接话了 说 ”就在那 你看啊”
他们心比较大 也没当回事就觉得好玩。

我们隔壁房一个女生一个人住的单间 说当天晚上睡觉 半夜也醒了 有人站在她肚子上面不走。也不想住那间酒店了。

其他酒店都没故事 就唯独我们那间有。

ZIN

小时候住在村里,大家都喜欢晚饭后去村里的水库那纳凉,小孩子被允许带上泳圈下去游个泳什么的。我那时候已经比较大了,12-3岁的样子,所以这事我记得清楚。

我那天没带泳圈,和很多差不多年纪的小朋友一起跳下去游泳,人很多,也不担心发送什么事情。然而我们不知道的是,那天水库的泄洪闸是打开的,虽然开的不大,但是任然有吸力,进入泄洪闸需要经过一个大约10米宽,100多米长,2米深的渠道。

我们就在那个渠道里玩,水底是沙,刚好能够到,我就这么一边飘一边慢慢往前走,感觉完全不费力,但当快到闸门的时候,我想往回游,却发现这个时候的水流完全超出了预期,不论我怎么游始终在原地,甚至渐渐往后退,我知道再接近闸门可能就回不来了,于是我拼命往岸边靠,但两边都是水泥,连抓的地方都没有。我吓坏了,想喊叫,但喝了很多水,后来抓住了墙上的水泥楼梯,但水流把我整个人横过来了,手已经吃不上力。这时候我就感觉到有一股力量在推我的脚,我最终借着力量踩住楼梯上来了。

后来,听说那个渠道似乎之前有小孩卷进去过,我不知道那股力量是哪来的,但是现在任然很感激。
评论
外星人
湍流说不用谢 之前那个小孩没出来也是他干的

大白楼

也讲一个真实的事,事关故去的父亲,所以绝不会瞎编甚至添油加醋,也不算恐怖,只想吐露出来释放一下。
2007年父亲心梗去世,母亲发现的,当时指给我叔叔打了电话,没有联系别人,后来抢救无效。

奇怪的是抢救的时候我奶奶竟然打电话过来问我父亲的情况,大家都非常奇怪,当然怕老人承受不住,都瞒着说心脏病发正在住院抢救呢。

事后奶奶说,就在父亲去世当天(时间也基本差不多),在家座机接到一个电话,接起来问话没人吱声,听筒里只是反复在说:“王X(父亲名字),120,王X,120″,奶奶当然觉得很奇怪,后来又反复问对方是谁,这时候对方说:我是小雨点啊。

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奶奶不明所以,就挂电话然后给我家里座机打电话询问父亲情况。

奶奶有好多次在亲人离世或者祭日时候的类似通灵经历,虽然事情非常诡异但是全家人也都不想再多想,就是一直拿打电话的“小雨点”当个谈资。

后来办理丧事采办丧葬用品的时候,在丧葬用品街看到一家店:小雨点寿衣寿装(刚刚百度了以下居然还能百度到……)
真是很古怪啊


也讲点我家的故事吧。

前段时间我妈妈身体不对劲,各种检查都说没问题,最后去了家大医院做了切片检查,发现是癌,是三期。
9月底切除了病灶器官,伤疤修养一段时间后出院,然后十月中旬第一次化疗,这个月做第二次,以后再做局部放疗这个顺序。
这段时间发生了两件事儿,或许就是巧合吧,但是都让我感觉凉飕飕的,准确说是头皮发麻后背发冷。

第一次是做完手术那会儿,
我妈告诉我,她想起来一件事儿。那时候她二十出头,还没我呢。

一次,她在常去的酒店和小姐妹吃饭(下面就叫阿姨A吧)
后来阿姨A拉了个人过来,都是熟人,大家叫他Y总,是开报社的。
Y总祖上是算命的,还给毛爷爷看过相,家里有很多厉害的东西。
Y总虽然现在不做这行了,但是算命可准了,所以阿姨A是找他来算命的。

然后Y总说了很多,说阿姨A命里会遇到贵人啊(后来她做了阔太太)巴拉巴拉
还说我妈妈以后会做什么类型的职业巴拉巴拉,现在想想都是对的。
最后他还说了一句
说我妈妈49岁会有一场大劫,过了就能安稳活到八十多岁。
我妈今年49。

第二次是上个月底,刚做完化疗,陪护只能有一个人,
所以白天我会去看她,晚上我爸留下。

她跟我说前几天,也就是第二次入院第四五天的时候
那天晚上11点多吧,她做了个梦

她梦到突然病房里涌进来一帮人(?),脚不着地,飘着进来的。
都穿着长衫,从头到脚一身都是黑的,看不清脸。
围着她床站了一圈,有一个还就着床坐了下来,
于是看清了这个坐下来的人,反正就是塌鼻子歪眼睛,怎么看都不像人。

然后他们就开始抬手抬脚,想把她抬走。
但是她不愿意,手扒着床,拳打脚踢,嘴里不停骂脏话。
最后他们放弃了,走了。

后来我妈醒了,隔壁床的阿姨对她说,她刚才一直歇斯底里的,拳打脚踢,嘴里喊“打死你打死你”
隔壁床阿姨很着急,但是身上还挂着水动不了。
我爸也听到了,但以为是隔壁做噩梦,没多想。
后来我妈一晚上没睡着,一整个晚上都抓着我爸的手。

我刚听完也就觉得背后一冷,也不敢多想。
大概就是化疗前害怕吧。
但是晚上回去后止不住越想越后怕,怎么也睡不着了。

隔天我就把我基友骗来陪我了。。。
后来就赖着不走了,几乎半个月都睡在我那里。(毕业论文也是傻逼基友赶着我写出来的,本来都想放弃了,差点毕不了业)
各种事情堆一块儿,上个月几乎就没有好好睡过一觉。
感谢我基友,不然指不定我就熬不住跳江去了。

然后两坨肥肉呆在一块儿就升级成了两坨瘫痪的进食机器。
也是我拖到现在才恢复的原因之一吧………………对不住大家。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4): Morphine369 · 牧云 · 隐海荆棘娘 · skeletonwings
4.8
赞一个 (48)

+1

  1. 3742020

    坟墓出现裂缝啊大洞啊之类的超正常的= =要么是土壤干裂,要么是啮齿科小混球们干的好事

  2. 深秋与鹿
    @8 months ago
    3604885

    我是来看鼻毛的

  3. 3603542

    大概一两个月前吧,刷完凉嗖嗖睡午觉,睡前我还做死想我要是也遇上个恐怖事件blablabla的。然而不做死就不会死,我梦见一个十分具体的地点,县医院门口,有一个长发,浑身漆黑的女人,在灰色的背影里很显眼。她以背影面对我,我们相向而行,我就在梦里看着她的背影向我走过来,擦肩过去了。然而梦里的我似乎有一点自主意识,我想回头看,就看了,然而还是个背影。就在这一瞬间,我一下子被人提到空中了,浑身僵硬,明显感到灵魂出窍。然后我的意识就被分成两个,一个意识到我在床上,拼命想动但是动不了,一个在梦里,飘在空中俯视梦里灰色的场景,那个女人是停下了还是继续走分辨不来。这种混沌状态持续了10秒左右,我真正的醒了,然而真的有那种被塞到套子里的感觉,,,

  4. 3603356

    终于回来了,我以为不更新了

  5. 3603153

    也讲一个好了。那是我很小时候的事了。
    也许现在讲来很可笑。
    我害怕的是,4岁夜里梦见的,出现在房间木门上的一个橙色椭圆。它有用几何图形构成的脸。三角鼻子和嘴,同样椭圆的眼睛。我就梦见它在那发出机械的怪笑声然后漂浮着逼近我。我醒来浑身大汗。
    后来每次我看到那扇门我都想起这个椭圆脸。
    甚至最近我又梦见它了,还是在我房间门上。
    我家已经换房子10年了啊。

    不过后来换的房子也不怎么正常啦。
    墙上的照片经常自顾自就歪了。也不知道我爸为什么非要给我挂照片墙这种东西,我根本不想看整容前的自己的照片被挂在墙上。我一点也不上相,笑得也不自然,我觉得我墙上挂的是死去的我,在对我笑。我对镜子都觉得很恐怖了拜托。
    小一些的时候会觉得窗户外面有东西。大概是在做了窗户的外层保温之后吧,我觉得不是窗户了,是我门外有东西。似乎并不想进来,就喜欢盯着我。对,现在这扇门是中间镶玻璃的,干,方便父母监视我。也许父母真的是鬼吧。才会有笑得仿佛死人的我。

  6. chloe777
    @9 months ago
    3603150

    嗷嗷嗷嗷~ 喵熊回来了~ 祝啊姨早日康复喵熊顺利毕业呐~

  7. 颐和园的猫
    @9 months ago
    3603148

    那是相当不错

  8. 3603125

    HI~
    才不短~

  9. 3603062

    我次奥~回来了

  10. 好色猴子
    @9 months ago
    3603030

    上初中的时候跟表弟一起在四姨家玩,夏天的晚上,农家院子,周围没几家人,远处看得见附近厂矿的一片灯光。
    两个人同时听到一种怪声,有什么东西,从院子前方,由右至左飞过去了。不是翅膀的声音,不是发动机的声音,听着有旋转的味道,我们都看不见那东西,根据声音来判断,它也不是很大。
    直到长大了,看了星战前传1,阿纳金开着那个沙漠里悬浮飞行器的发动机声,才让我俩同时寒毛倒竖,简直一模一样的!
    至今无法得知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以什么样的原因,在那个夏夜在我们院子前面飞过。

  11. 3602917

    @黑色的奥利奥 你这个只是那号停机被运营商收回了再分给新用户吧

  12. oneway2018
    @9 months ago
    3602864

    点赞超过1000 无聊图 前21-50
    | 170页 第19张 | 1672 |
    | 150页 第1张 | 1666 |
    | 251页 第1张 | 1654 |
    | 237页 第11张 | 1637 |
    | 101页 第22张 | 1627 |
    | 233页 第1张 | 1613 |
    | 90页 第25张 | 1610 |
    | 182页 第9张 | 1608 |
    | 111页 第8张 | 1569 |
    | 63页 第13张 | 1548 |
    | 121页 第17张 | 1543 |
    | 228页 第10张 | 1541 |
    | 204页 第4张 | 1524 |
    | 250页 第9张 | 1507 |
    | 114页 第19张 | 1486 |
    | 166页 第14张 | 1486 |
    | 293页 第16张 | 1476 |
    | 88页 第0张 | 1472 |
    | 30页 第7张 | 1464 |
    | 104页 第22张 | 1462 |
    | 60页 第4张 | 1429 |
    | 224页 第6张 | 1412 |
    | 263页 第14张 | 1402 |
    | 93页 第23张 | 1401 |
    | 150页 第4张 | 1398 |
    | 269页 第20张 | 1394 |
    | 4页 第21张 | 1387 |
    | 25页 第4张 | 1385 |
    | 55页 第19张 | 1375 |
    | 240页 第24张 | 1359 |

  13. oneway2018
    @9 months ago
    3602863

    点赞超过1000 无聊图 前20
    | *页 第*张 | 点赞数 |
    | 28页 第6张 | 3298 |
    | 221页 第8张 | 3291 |
    | 255页 第16张 | 2532 |
    | 37页 第15张 | 2481 |
    | 217页 第8张 | 2420 |
    | 173页 第15张 | 2173 |
    | 207页 第13张 | 2108 |
    | 72页 第17张 | 1917 |
    | 222页 第2张 | 1913 |
    | 235页 第17张 | 1906 |
    | 104页 第1张 | 1878 |
    | 15页 第16张 | 1843 |
    | 237页 第19张 | 1804 |
    | 95页 第15张 | 1778 |
    | 96页 第4张 | 1769 |
    | 26页 第5张 | 1753 |
    | 105页 第16张 | 1726 |
    | 23页 第15张 | 1696 |
    | 162页 第11张 | 1684 |
    | 137页 第22张 | 1676 |

  14. 3602714

    前天晚上熬完夜爬床时,脑子里迷之蹦出来——“啊好久没见到汪太郎了”
    结果今天发现回来了!开心!o(* ̄▽ ̄*)ブ

  15. 3602660

    哟 蛋友版质量不差啊。
    说个我的。小时候暑假会去舅舅家过夜,半夜他们都睡着了,我隐约听见客厅有人在看电视,有光亮,还有说话的声音,因为表姐是单人床所以我是睡地上的席子上,等我从席子上迷迷糊糊爬起来走到客厅的时候发现根本没有人,电视也是关的,客厅灯也是暗的。我叫了声舅舅舅妈,没有人回答我,于是又回到席子上纳闷的睡着了~~

  16. 3602604

    之后我把我的经历跟一个信佛的朋友讲了,他很崇拜怒目金刚,平时神神叨叨的,他对我说这大概是没能往生的灵魂,需要用往生咒之类的咒语才能使其超生,功德无量。无量不无量的虚无缥缈,但是梦里经历的片刻的无助和恐惧我都无法忍受,假如真的有一个灵魂被困在这里不知道多久,那是啥感觉,想想都毛骨悚然。后来我在网上搜索了一段佛家的往生咒,第二天白天去了那间屋子里念了二十遍,希望他真的能往生极乐吧(没敢黑天去,真的吓到了)

  17. 3602603

    低头一看自己身上,发现身上胖了一圈,看不见衣服,因为浑身都是浮肿发黑的肉,关节的地方是棕黄色,表皮黑色,鼓鼓囊囊的,现在想起来就像是一根烤糊的法棍面包,上面粘了一层黏黏的像鼻涕一样的半透明液体,整个身子僵硬无比,无论多用力也动不了。我当时就慌了,想张嘴喊人,发现嘴也被粘住了,脸也是浮肿的感觉,张不开嘴发不出声音,浑身上下除了眼睛外哪都动不了,我拼命的挣扎,却没有一点作用,正绝望之际头顶的门猛地被打开了,余光里看见门口走进来一个浑身上下黑乎乎的人,看不清脸,他拉住我的胳膊猛地把我拽了起来,这时天一下就黑了。
    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坐在地铺上,身后的门关着,窗外的天也还是黑的,看了下手表,距离我躺下也只过了一个多小时,看了看小c,他正睡得香,原来是个噩梦。我站起来去了监控室,找另外的两个同事要了根烟压惊。一根烟刚抽完小c就跑了进来,嘴里还念叨着:见鬼了,那个屋子闹鬼了!然后他跟我们说了他的经历。刚才他竟然做了一个跟我完全一样的梦,唯一不同的是他在梦里是靠自己挣扎坐起来的。而我当时没有跟别人讲过这件事,所以这完全没法解释,越想越恐怖。

  18. 3602602

    欢迎回来,愿大家都身体康健。
    我也讲一个自己曾经遇到的事情。
    我曾是一个无神论者。做过几年巡警,虽然时间不长,但是遇到的案情比如车祸,猝死,自杀,斗殴致死之类的也不少,见多了就麻木了,自我感觉神经比较坚韧,虽然也有忌讳,但还真不怕什么,直到后来碰到的一件怪事,让我改变了以前的看法。
    当时我们在市技工学校蹲一个盗窃团伙,因为当时他们很嚣张,猖狂作案还逮不着,领导就安排了一个月的时间钓鱼。
    队里两组同事配合派出所盯外围,我们组四个人负责盯监控,晚上两人一组倒班休息。
    我和另一个同事c去了距离监控室大约20米的空房打地铺。为了方便行动,我把地铺打在了门口,头对着房门,同事小c挨着窗户。我睡下没多久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醒了,睁眼一看天竟然已经蒙蒙亮了,窗户外面有人陆陆续续的经过。我正在奇怪为什么没人叫醒我换班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站起不来了

    ⁄(⁄ ⁄•⁄ω⁄•⁄ ⁄)⁄
    其实我的….也没那么长

  19. 3602591

    欢迎回来!晚上睡前除了妹子图外又有的看了哈哈哈哈哈

  20. 达斯坦
    @9 months ago
    3602520

    希望阿姨早日康复,欢迎回来,半夜看手机刷出熟悉得栏目别提多开心了

  21. 睾冷的肾紫
    @9 months ago
    3602486

    欢迎回来,为汪太郎打CALL

  22. 妙妙喵
    @9 months ago
    3602485

    很高兴 太狼回来了。事情会越来越好的!

  23. 3602475

    我也讲一个去年的吧,以作欢迎回归。
    去年住在公司给租的房子里,一天半夜迷糊醒过来,恍惚感觉床头边上有一个人头,吓了一跳马上摁开了灯(开关在另一边),开了灯一看是床头柱啊,就没多想继续睡了。第二天醒来记着这事就又扫了眼那个位置,发现我的床没有床头柱啊!
    第二晚差不多的时候又突然醒了(清醒状态),然后睁着眼看着窗脚一个半透明的人走过。
    回公司和同事讲,吓尿一片。

  24. 惶惶的鱼头骨
    @9 months ago
    3602471

    表白汪太郎!!!!

  25. 黑色的奥利奥
    @9 months ago
    3602454

    我第一台手机是初中的时候家里为了联系我给买的,大概是2010年的时候,后来被老师没收了,在快毕业的时候还了回来,之后我妈又给我换了别的手机,当时山寨机很流行?于是我的旧机被我妈送给我的一个舅爷,孤寡老人。过年过节经常去拜见他老人家,本来他住的是常见的土房,不知道他怎么想的,要建砖房,他也没什么钱,靠着低保过生活,具体我也不了解,后来在我高二的时候听说他去世了,家里人为他办了后事。每年清明也去看他。
    有天我妈跟我说,记得你那台旧手机吗!我说记得就是黑色那台。她接着说,我给你舅爷了,当年他死了跟他一起放棺材里了,不久后夜里接到那个电话打过来了。我说你没接来听听?她说,谁敢接啊,没电的手机打过来的吓死人了。

  26. 言不咸
    @9 months ago
    3602445

    欢迎回来!!!!!!!!!!!汪太郎么么哒!!!!!!!!!!!!!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