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10.28 , 17:00

可以帮助抑郁者的聊天机器人

虽然有点难于启齿,我已经接受一位虚拟医师的治疗有一段时间了。

这位虚拟医师叫做Woebot,是一个由斯坦福大学的研究人员开发,提供交互认知行为治疗的Facebook聊天机器人。曾经参与谷歌和百度的AI计划的业界大牛Andrew Ng也以加入提供这项服务的公司的董事会的方式掺和了进来。

“考虑到这个社会在这方面的需求和AI的能力,我觉得精神健康方面的电子服务相当的有前途,”他说,“如果我们能赋予这个聊天机器人一点点(一位真正的治疗师有的那种)洞察力和同理心,我们就能帮到数百万人。”

在这之前的几周,我一直在尝试用它来对付我的抑郁和焦虑。在我不那么焦虑的时候,似乎就能感觉到它确实是有用的。而且这种感觉因为其他聊天机器人给我留下的糟糕印象更加深刻了。

“我们目前的治疗方式对年轻人来说实在说不上友好,”Alison Darcy说,“对他们来说,它既令人感到受到羞辱又相当昂贵。”就是这位临床心理学研究者在2016年的七月在斯坦福大学上课时想到了Woebot这个点子。

Darcy告诉我们,是在斯坦福进行的将深度学习技术应用于对话的研究让她意识到机器能够提供精神治疗这一点,她也是在那里遇见了Ng。

忧郁毫无疑问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它是现在美国最严重的几个问题之一——在美国,有一半的大学生都表示自己正遭受忧郁或者焦虑的折磨。

Darcy和她的团队在大学生志愿者身上测试了若干种方案,他们发现,聊天机器人这种方式似乎特别有效。在今年他们发表在杂志上的报告中,他们指出,在两周的试验周期中,Woebot能有效减轻抑郁的症状。

而在我的使用经历中,Woebot表现的十分专业。如果你知道现有的那些虚拟治疗方式有多差劲,你肯定会觉得用聊天机器人来提供治疗这办法相当原始。不过,得益于其友好的界面和令人印象深刻的语言技术,使用Woebot的给人的感觉相当舒服。这个软件基于没有人能够看到你们间的对话这一前提,而同时又保证了能在情况严重时帮你寻求人类的帮助。我在绝大多数时候都会按照它给出的建议去回复它,不过,当我稍微有些偏离的时候,我们依然能够继续。但是,如果你是故意要这么干的话,我觉得它还是能被难倒的。

可以帮助抑郁者的聊天机器人
credit:自己画的

在整个对话都会在Woebot的引导中进行,不过它实际上能够理解一个相当大的范围内的回答。每天它都会为你留下记录,并且会给出建议性的指令。举例来说,当我告诉Woebot我因为工作筋疲力尽的时候,它都会告诉我怎样进行调整来使得这一感受更积极一些。

话虽如此,真正被用来提供治疗的AI的诞生在某种程度上有些……讽刺。最早的聊天机器人,1966年Joseph Weizenbaum在麻省理工大学研发的Eliza,是以心理学家的说话方式为模板设计的。Eliza使用了一些小技巧来制造对话的另一方正与一个有智慧的东西对话的幻觉,例如重复对话对象的提出的问题和提出一些像是“以怎样的形式?”或者“能举几个例子吗?”这样的开放性问题。当Weizenbaum发现不少人似乎相信了自己正与真正的治疗师对话时,他震惊了。

Darcy说,Eliza和Woebot能产生治疗效果的原因也包括沟通本来就是一种减压和获取情感支持的方式。她还说,人们似乎很乐意把怀疑放在一边,去享受和Woebot交谈的过程,就像和真正的治疗师交谈一样。“人们会与其他人分享自己遇到的麻烦的一个原因,”她说,“就是交流本身就是一种治疗。”

Ng说,他希望AI能在接下来的几年中在语言方面进一步发展,不过这可能仍然只是一个比较落后的阶段。尽管如此,他表示,更好的分析语义的方法能让Woebot更加高效。一些精神健康方面的专家也看好这类疗法的前景。

“在以一个治疗师的方式解释概念与测试新的治疗技巧时,Woebot可能比书本上的流程更有用,”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精神病学教授,认知行为治疗方面的专家Michael Thase表示, “我们已经掌握了一些能够说明轻度抑郁者能够从各种各样的网络疗法中获益的可靠的证据。”

不过,Thase也告诉我们一些研究已经说明这样的疗法在与真人提供的帮助一同进行时最为有效。“有时人们需要一位真正的治疗师的帮助,”他说。

本文译自 MIT Technology Review,由译者 Jason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