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10.26 , 18:30

科技巨头花费巨资招揽AI人才

对人才而言,旧金山硅谷的创业公司历来比几大科技巨头更受欢迎。加入初创但是具有广大前景的小企业,成为创业合伙人,获得公司控股权,在未来某一天成为亿万富翁,听起来无疑比进入甲骨文当一名普通的员工更有吸引力。

不过现在情势发生了变化。谷歌微软们正砸下天文数字的美元,来招揽AI领域的人才。

科技巨头花费巨资招揽AI人才
Credit 123RF

这些IT巨子在人工智能领域押上巨额赌注,对从面部识别的智能手机会说话的微波炉,到智能化医疗保健器械自动驾驶汽车等等产品,统统寄予了厚望。当他们拼上未来时,毫不吝啬的开出了令人咋舌的工资,即便是在一个用大量金钱招揽高端人才已经成为惯例的行业来说,也是惊人的。

9位不愿透漏姓名的人士向记者介绍说:一般的AI专家,包括刚走出校门的博士乃至学历更低,且只有几年工作经验的开发人员,年薪也有30到50万美元,有些甚至薪水更高还外加公司股票。这9位匿名人士,如今正在几家大企业从事AI相关的研发,因此他们不想破坏自己的职业前景,影响丰厚的收入。

数年时间里,那些AI领域的领头羊能拿到的薪水和公司股份,超过了数百万或数千万美元。在以后,他们还会像NBA明星一样,通过薪资谈判续签或通过协商达成新的合同。

收入最高的一阶是管理AI项目经验丰富的高管。在今年一份法庭备案文书中,谷歌透露其自动驾驶部门的负责人之一、从2007年开始就在谷歌任职的老员工Anthony Levandowski在去年加入Uber前,获得了超过1.2亿美元的奖励。他因没有修改邮箱设置,在与Uber的新同事讨论时,邮件自动抄送发给其当初在谷歌任职的部门以供备份。结果被老东家发现,他违反了保密协定,向Uber透漏了谷歌的自动驾驶技术的核心机密。两家公司因此闹上法庭。

薪资增长涨得如此之快,以致有人开玩笑说,科技业需要对AI人才实行橄榄球大联盟式的薪资预算封顶政策。“那以后就简单多了,”微软的人力部门经理之一Christopher Fernandez说。

导致高额薪酬的因素众多。汽车制造业和硅谷争夺这些能够帮忙打造无人驾驶汽车的专家;Facebook和谷歌这样的科技巨头手边有大量可供其挥霍的资金;AI对品控和物流的巨大帮助;还有最重要的人才短缺。

大公司都在努力扩大自身的人才储备。解决棘手的人工智能研发瓶颈可不是制作app手机应用。根据蒙特利尔独立实验室Element AI的说法,全世界只有不到1万人拥有人工智能研究所需的技能。

卡内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科学系院长Andrew Moore说,“眼下这些不一定对社会有益,但是属于这些公司的‘理性选择’。 他们急于确保自身有一支技术上不落人后的团队”。

2014年,谷歌以6.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当时有50名员工的AI实验室DeepMind。后来正是这家实验室开发出了如今无人不知的AlphaGo系列。如今该实验室的员工规模已经达到400人,而根据最近谷歌在英国公布的年度财务账目,“人力成本”总计1.38亿美元。算下来一名员工34.5万美元。

“小公司是拼不过它们的。”科技招聘公司CyberCoders的高管Jessica Cataneo评论道。

人才市场上AI领域的专家不足,大型科技公司把目光又瞄准到了高等学府。Uber在2015年从卡内基梅隆大学开创性的AI项目中挖走了40人,为其从事自动驾驶项目。过去的几年中,四位学术界最著名的AI研究人员已经离开了斯坦福大学。在华盛顿大学,20名人工智能教授中有6人现在休假或部分休假,兼职为外部企业工作。

“高校学者进入企业造成了巨大的学术人员流失,”为了管理非营利组织艾伦人工智能研究所而从华盛顿大学的教授职位上请假的Oren Etzioni说。

一些教授正在寻求两全其美的方法。华盛顿大学的Luke Zettlemoyer在推掉了Google西雅图实验室的邀请,他说谷歌提供的薪水是他现在工资的三倍(根据公开记录,约为18万美元)。相反,他选择了非盈利性的艾伦研究所的一个职位,方便他继续从事教学工作。

“有很多教师都希望能在企业和学术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 Zettlemoyer说,“在外面收入当然高得多,我们选择回来教书,是因为真的喜欢教书,更看重自己的学者身份。”

为了补充新的AI工程师,像Google和Facebook这样的公司正在开设旨在向现有员工传授“深度学习”和相关技术的课程。像Fast.ai这样的非营利组织和由前斯坦福大学教授创建的Deeplearning.ai这样的公司帮助创建了Google Brain实验室,提供在线课程。深度学习的基本概念并不难理解,只需要高中程度的数学。但真正的专业知识应用需要高深的数学和过人的直觉,有些人称之为“黑暗的艺术”。此外特定的领域还需要具体的知识,如自驾车,机器人和医疗保健。

为了跟上大公司的脚步,小企业正在一些不容易想到的地方发掘人才。有些人正在招聘具有必要数学技能的物理学家和天文学家。来自美国的其他创业者正在寻找亚洲,东欧和其他较低收入水平地区的技术工人。

“我们无法和Google竞争,我也不想,” Skymind的联合创始人之一,旧金山创业公司的共同创始人Chris Nicholson说,他曾在八个国家雇佣工程师。 “我在那些工程人才还没被重视起来的国家提供非常有吸引力的薪水。”

但业界的巨头们也是一样的。谷歌,Facebook,微软在多伦多和蒙特利尔开设了AI实验室,美国以外的大部分研究都在此地完成。 Google也在中国招聘,而微软的人力资源部门早就在那里打下了深厚根基。

毫不奇怪,大多数人认为,人才短缺不会很快得到缓解。Google因此启动了AutoML工程,利用人工智能来充当人工智能开发工程师。

“当然,需求超过供应。局势不会立刻变好,”蒙特利尔大学教授和杰出的AI研究员Yoshua Bengio说。 “培养一个博士可是要用很多年啊。”

本文译自 纽约时报,由译者 majer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0
赞一个 (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