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10.19 , 19:00

影响皮肤颜色的基因变异显示了种族概念的严重缺陷

影响皮肤颜色的基因变异显示了种族概念的严重缺陷
credit:锐景创意

纵观历史,人类利用皮肤颜色的变化来支持人们属于不同种族的观点。但一项新的研究将会穿越时空挑战这一观点。研究非洲色素的遗传变异有助于解释为什么非洲人会展现出多种不同的肤色,研究表明导致我们肤色的因素要比种族的概念更为复杂。

宾夕法尼亚大学的遗传学家Sarah Tishkoff 接受《大西洋月刊》采访时表示:“大多数人会从肤色联想到种族,这是一个可怕的分类器。这项研究确实让人怀疑生物构建种族的想法。”

Tishkoff 的团队从埃塞俄比亚、坦桑尼亚和博茨瓦纳招募了共1570名非洲志愿者。研究人员测量了表明参与者皮肤色素水平的光反射率,并提取了他们的DNA样本。

志愿者的肤色在颜色上有很大的变化,非洲东部尼罗-撒哈拉牧区的人口显示出最深的颜色,而在南部非洲的桑人则呈现出最浅的肤色。

Tishkoff 在一篇新闻稿中解释说:“在非洲,肤色有大量的变化。包含从最浅(类似于亚洲人的肤色)到最深之间的各种肤色。”当研究小组对参与者的DNA进行分析时,他们筛查了志愿者基因组中大约400万个位点,以寻找可能造成肤色差异的核苔酸的变化。

他们发现了6种关键的基因, SLC24A5、MFSD12、DDB1、TMEM138、OCA2、和HERC2,这些基因变体与肤色色素沉着有显著的关联。

这些基因并不仅仅影响非洲人的外貌。之前关于色素沉着的研究还发现,在亚洲和欧洲肤色较浅的人的皮肤后面,也发现了相似的变体。分析还表明大部分的变体已经存在了30万年,有些甚至超过了100万年,这意味着他们控制了我们原始祖先的色素变化。

研究小组的假设是,包括OCA2和HERC2在内的一些使肤色变浅的变体,可能大约在100万年前出现在非洲,然后传播到欧洲和亚洲。如果假设正确,那意味着我们的远古祖先在适应新环境前可能没有黑皮肤,而是浅肤色。

Tishkoff说:“黑猩猩身上也有浅色的色素沉着,所以现代人类祖先的肤色较浅,也不无道理。很有可能,当我们失去覆盖身体的毛发,从森林迁移到大草原时,我们需要更黑的皮肤。”

这是迄今为止最大的一项研究非洲皮肤色素沉着基因的研究,但研究人员表示,仍有许多我们未知的变体,而影响非洲皮肤颜色的生物标志物中,大约还有70%待鉴定。

但即便如此,研究人员说,研究表明我们皮肤中有很多东西将我们联系在一起,而不是分离开来。所以种族主义的观点和历史上对皮肤颜色不知情的推测不仅是不道德的,而且在科学上也是错误的。

密歇根大学的生物统计学家在接受《大西洋月刊》采访时表示:“皮肤色素沉着以及其他欧洲特征,并不是欧洲人独有的。只要我们作为一个物种存在,人类的种群就一直在繁衍。”

这项研究被发表在《科学》杂志上。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镜子大王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