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10.07 , 11:00
0

诺贝尔奖需要改革

诺贝尔奖需要改革
credit: 123RF

又是一年诺贝尔奖颁奖周,世界各地,各行各业的人们共同为科学庆祝,他们得知了核糖体,理解了粒子物理学。这也是关于科学的内容能稳居媒体头条的一周。然而,诺贝尔科学奖(生理学/医学、物理学、化学奖)目前的科学观可能是过时、充满性别和种族歧视、错误的。

问题的根源在于每年选出的获奖者的数量。诺贝尔奖仅限于每个类别最多三名获奖者。这意味着每一个被授予诺贝尔奖的成就,背后大多数有贡献的科学家都被忽视了,因为只有三个人被诺贝尔奖委员会选中(他们也可以平分大约100万美元的奖金)。

但是,科学从来就不是一个人的努力。艾萨克·牛顿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尼尔阿姆斯特朗的“一小步”是由成千上万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实现的梦想。科学是且一直是个后浪推前浪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人们利用他人的发现以微小的增量推进人类知识的上限。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独自一人获得了诺贝尔奖,因为他独自撰写了一篇论文,但如果没有普朗克、麦克斯韦和其他人的著作,他是不会有如此成就的。

不管怎样,只由一位科学家撰写论文的时代早已过去。去年的物理学奖并没有授予那些发现引力波的科学家们,这可能是这是十年来最大的科学发现,诺奖却颁给了三个研究拓扑相变的理论物理学家,这让诺贝尔的关注者大为震惊。引力波发现被边缘化的一个可能原因是这项发现是由各国数百名科学家合作进行的。评委们怎么在几百人中公正挑选三个人?嗯,事实证明他们可以。上星期二,诺奖委员会宣布,2017的物理学奖授予Kip Thorne,Rainer Weiss和Barry Barish,这三人被他们的一众同事所仰望。

星期一的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颁给了发现生物钟分子机制的三名男性,而获奖公告本身引用了25位科学家撰写的七本以上出版物。典型的诺贝尔奖,获奖的三人不是这任意一篇论文的第一作者。生物学/生物医学论文的第一作者通常是亲自在实验室工作的人,一般是研究生或年轻博士后研究员。更糟糕的是,这些年轻的研究人员比导师更需要诺贝尔奖金。

现在,我对诺奖的异议不止源于因最多三人的限制,无数科学家的努力被忽视。更为根本的是,通过确保研究生得不到应有的承认,诺奖加强了科学家是一个穿着实验室大衣的白人长者的错误形象。这只能使科学中的性别和种族不平等持续下去,尤其是在学术界。例如,在2013年,世界上只有28.4%的科学家和11%的高级科学家是女性。在2010年的美国,白人女性只占工程和科学工作者的18%,黑人和西班牙裔不到4%。

这使我想到了第二个异议:诺奖具有悠久的性别歧视和种族主义历史。每一个高中生和本科生物学的学生听到因发现DNA的结构而获得诺贝尔奖的Francis Crick和James Watson,有多少人知道他们的成就完全建立在Rosalind Franklin所收集的数据之上?她是一个更细心的科学家。在没有得到她许可的情况下,获奖者分享了她的数据。而Franklin从未得到诺奖提名。

更令人吃惊的是Esther Lederberg的故事。Esther和她的丈夫Joshua,都在微生物学领域取得了基础性的研究进展。他们一起发表了几篇论文,尽管描述最重要发现的论文总是让Joshua Lederberg的名字出现在第一位。特别是Esther Lederberg发明了一种现在常用的实验室技术,称为Replica plating,这使得Joshua Lederberg在1958获得诺贝尔奖。而甚至没有得到提名的Esther陪同她的丈夫到斯德哥尔摩参加了颁奖典礼,可是Joshua发表的讲话中甚至不承认妻子在他的发现中的作用。

性别歧视在这两个(和其他)例子中明显得到了数据支持。204位物理学奖获得者,只有两位女性。在化学奖的175名获奖者中,女性仅占四位,而在医学奖的214名获奖者中,只有12位是女性。相比之下,世界上182个国家的议会中,包括沙特和伊朗,性别更加平等。除了性别歧视外,诺奖也极为青睐欧洲血统的科学家,尽管在这方面已经有所改善。

对于这一切,正常思维仍然让我们相信,其实诺贝尔奖奖励的是最优秀的科学。不幸的是,并非如此。1912诺贝尔物理学奖颁给了瑞典人Nils Gustaf Dalen,奖励其发明了一种更好的灯塔。当年Dalen的竞争提名对手有阿尔伯特·爱因斯坦,马克斯·普朗克,昂利·庞加莱等等。庞加莱是第一个提出引力波存在的人,尽管他一生中获得过51次提名,但他从未获奖。科学啊。

这也不是个例。1927年,该奖项颁给了发现线虫导致癌症的Johannes Fibiger(小编:其实是1926年的奖)和研究以疟原虫接种来治疗麻痹性痴呆的Julius Wagner Jauregg。Fibiger的发现被认为是完全错误的,而Wagner Jauregg(一个坚定的优生学家)用疟疾治疗梅毒患者,导致15%的人死亡。1949年诺贝尔医学奖被授予Antonio Moniz,他发明了额前叶切除术,让患者变成了行走的躯壳。

大多数公众——更重要的是新一代科学家们对什么是“重要”的科学存在偏见。
诺奖级别的发现往往是一些大众媒体上刊登的科学进展。然而,诺奖只能提供给特定的学科领域工作的科学家。因此,大多数公众——更重要的是新一代科学家们对什么是“重要”的科学存在偏见。例如,上个世纪,绿色革命的进步挽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而诺贝尔奖却没有农业科学奖项(绿色革命背后的科学家之一,Norman Borlaug,在1970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也没有生态学,或进化生物学奖。甚至没有生物奖,尽管越来越多的化学和医学奖颁发给生物学家。

以上任何一个理由都足以证明诺贝尔奖不行了或至少该改革了。现在必须做的最根本的改变,是诺奖应该颁给科学家团队,而不是少数幸运的人。

还有一个更好的主意:把诺贝尔奖颁发给发现者而不是研究人员。想象一下,今天的诺贝尔物理学奖授予了引力波的发现者,没有获奖名单,而不是从数百个科学家中挑出三个。奖金呢?捐赠给国际科学基金,以促进每年相应获奖领域的研究。

本文译自 slate,由译者 Nivy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2.9
赞一个 (4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