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9.22 , 23:33
8

半夜背后凉飕飕:高价求购新鲜人血–仅限处女

半夜背后凉飕飕:高价求购新鲜人血–仅限处女
credit: 煎蛋画师BC

高价求购新鲜人血–仅限处女
Will Pay Top Dollar For Human Blood - Virgins Only, Please.

在我发表“出售:五岁健康小女孩正在寻求友爱的家 – 免费转赠”帖子后,有不少人私信要求观看更多Craigslist上被删除的怪异广告。我坦白,出于自身病态的好奇心和为了充当哥们聚会间的谈资,我的确收藏过几则较为有意思的广告。我猜现在它们到了公诸于众的时候。

你将会看到的这则珍宝曾被藏于Men Seeking Women(痴男求怨女)板块。一般而言,那是个专门为无害的变态以及偶然会出现的性罪犯保留的乐土。正常情况下,他们的帖子总会引人发笑,但也仅此而已。但我承认,当我看到“高价求购新鲜人血–仅限处女”这个题目时,我还是有点忧心。

我立刻向有关当局报告了这个帖子,试图避免另一个“Craigslist杀手”横扫各大新闻媒体头条的情况再度发生,但他们什么也没能发现。我相信当你们看完整则广告后,也会理解当时的我为什么会选择这样做。和上次一样,所有会暴露隐私的私人信息已被移除。


你是个自爱、会为了心爱的人立下童贞契约,而又恰好需要一点点额外收入的大学生吗?或是囊中羞涩、只能靠着每个月的工资勉强度日,正处于人生的低位,而又恰好缺乏和男性相处的经验?如果我们在描绘的恰恰是你现在的情况,我妻子和我很愿意为你提供一个迷人的交易渠道,我虔诚地建议你继续往下阅读。

我们愿意每两周以高达300美金的价格,用以交换你一品脱的鲜血。不是支票、没有烦恼、没有隐藏的条款。就是每两周付你沉甸甸、硬邦邦、实打实的300块现金,换你一品脱的红色玩意儿。年龄不是问题,从幼童到老人家我们都欢迎,只要你能证明你的血液纯洁无暇,只要你能提供相应的医疗记录证明你血液的质量,只要你能把相应文件带到我们约定的场所,我们将报以万分热忱与你交易。

在过去三年来,我一直从事着药班护士的医疗工作。所以我能保证,每次取血的过程都会是干净、安全、以及专业的,更不用说,这会为你和你所爱的人提供一笔合理的财政补助。但是,如果你恰好患有注射恐惧症,我会建议你最好不要参与这件事。我不希望任何人为了这件事远离他们的安全区。

出于谨慎交易的缘故,我妻子和我希望由我们来选择约定的地点(达到卫生标准的地方,例如事先预约好的酒店等,以避免和双方家庭有所联系)。约定的时长将根据所需的时间而定,但请原谅我并不会与你有过多的交流–我喜欢在工作时保持专注,而这也是使你取血时保持安全和舒适的前提之一。

现在,我猜你可能会对事情的缘由有所好奇,正如现在的你可能已经洞察到你所供给的血液将不会放于某个医院的血库任由它腐烂。不,我们有着充分的理由急需你的捐赠,因为我快没有时间了。

我确信任何爱着他伴侣的丈夫都会愿意为他的妻子付出一切,仅仅为了让她感到心满意足。但我妻子,Anna,总是有着些奇怪的嗜好。在你想歪之前,我得重申一下,这和我们的房事无关,就是日常的奇怪嗜好–一些不大容易被满足的嗜好。拜托请不要因为这样就敌视她,因为她真心会是你见过最为甜美可人的一位女性。自从我听到她如同音乐一般的笑声,和看到她那深渊般的蔚蓝双眼后,我早就已经落入她的掌心,任由她掌控了。

不好意思,我好像又有点脱题了。我只是想让你对整件事有更清楚的认知。我妻子不是个坏人,完全不是,她就是有些野性难驯。她喜欢人们,而且也非常谦逊,谦逊得甚至不肯靠近镜子。她有着当前难得的朴素、善良、美丽的特征,现在这个时代很难能找到像她这样的人了。

我们是在念大学时遇见的彼此,她是我第一任女朋友,我也无法想象自己和其他人在一起时的样子。当她把经过消毒的针头插进我手腕上的血管时,我总是假装那只是种古怪的对血液的迷恋,或者是她贫血症的某种副作用。我总会理智地把所有的线索连接起来,好让它们合理化。

当然事实是,过了一段时间后我也开始理解,饮用血液就是她补充身体必须营养的一种正常方式。她可以选择带血的牛排,但说实话,我是她唯一的食粮,我是唯一能让她感到满足的佳肴。而这总会给予我一种责任感,让我觉得世界上只有我能够为她弥补这些不便的需求。

一般来说,她只会取走相应的血量,足够让我感到有点晕眩,但从不会让我有任何后遗症。所以我总会纵容她 – 她说她恨不得每天每夜都能享受我“鲜美多汁的血管”,而她也确实如此。

我相信你也会为了你心爱的人做出任何疯狂的事,所以我希望你不会过度责备我表达爱的方式。

时间快转到几年后,我们结婚了。除去每两周一次的饮血过程,Anna对我而言仍旧是完美的。而为了能和她永远在一起,我也心甘情愿每月为她献上两品脱的鲜血。能和如此完美的人遇上、结合,是我一生只会遇上一次的幸运。

在结婚当晚,我们有了夫妻之实。那是我的第一次,所以当几周后那张命运的试纸显示Anna怀孕了之后,我感到既恐惧而又兴奋。

但Anna对这件事感到不大高兴。那个早上,她几次三番的孕吐;她的脸色看上去如同鬼魅;苍白而又脆弱。我发现她再也不愿意饮用我的血液,当我问她发生了什么时,她只是告诉我我再也不是处子,我的血已经没用了。

我们试着让日子如常过下去 – Anna的肚子一天天变大;但她的身材也一天天变得瘦削。她似乎病得更严重了。再也不仅仅是孕吐的问题,她变得日益衰弱,目光可见地消瘦下去。到了晚上,我会为她安静地祈祷,希望有什么方法能拯救我的妻子。

在那之后不久,一个奇迹发生了。某天当我回家时,我健康、活泼的Anna回来了,她看上去就像是再给她一点时间就会回到她原本的样子。我还记得那天的感觉,就像是见鬼似的,能够重新看到那个使我堕入爱河的美丽、闪烁、光芒万丈的女人。我也得承认,她的确看上去有点闷闷不乐,像是在为某件事而无声愧疚,但我那时实在太开心,以至于我忽视了她的情绪。

那些幸福美好的日子很快就染上了阴霾。那之后不久,我在电视上看到某条紧急新闻,有某个小女孩在她放学回家的路途中失踪了。如果我不是如此的了解Anna, 我肯定会愚蠢地把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Anna是如此的善良,从来不会做这种事,她甚至不肯杀死一只蜘蛛,只会用纸和杯子把它们送回家。但如果有什么方法能让自己免除死亡,Anna是一定会这样做的。她太想活着了。

几天后,当我在垃圾堆中找到一个粉色、皱边蝴蝶结时,我最可怕的猜测得到了证实:Anna在…在摄取她怀孕所需的补给。我们从来不谈这件事,但我认为她知道我知道。这件事如同阴云般一直笼罩在她头上,让她满怀愧疚与羞愧,这本应是我们人生中最值得期待的一段时期啊。

不,我没有向警方告发她。可能你会觉得我应该这样做,但我了解我的妻子,她只是控制不了自己。我深信无论她做了什么,她都会尽量把事情做得干净利落。我逐渐认知到那只是她的天性,尽管那总是让我感到痛彻心扉。我们无法选择我们到底是谁。

在Anna怀孕期间,有另外三个小女孩失踪了。失踪孩子的家长在电视新闻上整天哭泣着,乞求着那些我确信他们不会回到父母身边的孩子们回家。那是我和Anna相处的日子中最艰难的一段时期。但当我们的Molly出生时,所有事情仿佛回归正轨了。

她是那么的小巧,那么的无辜,而那让Anna的母性压过了她的天性。不再有小女孩失踪的新闻,不再有需求血液的冲动,在Molly出生后的头两年里,我们恰如一个再正常不过的家庭一般。我们欢笑、我们玩乐,就像任何正常的人们所做的事情一样。

几个月前,我甚至觉得我们终于可以把那丑陋的过去抛开,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了。

但最近,当Anna看着Molly时,她的眼睛总会流露出一种渴望,一种对食物的渴望。而就是这种眼神把我吓坏了,因为我知道Anna的能耐。如果她确实这样做了,我知道那不会是她的错。而她也会就此崩溃,而那就是为什么我不会让她这样做。这就是为什么我需要你们的帮忙,需要你们的血液去帮助她,我愿意为此付出任何代价。

我不想Anna吃掉Molly。我不想Anna像吃掉别的小孩一样吃掉Molly。

如果你对此感兴趣,请根据底下附上的联系尽快联系我。我没有多少时间了。

・请勿回复无关事宜。

本文由 王橘猫 译自nosleep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2.5
赞一个 (7)

TOTAL COMMENTS: 8+1

  1. 商周知
    @3 weeks ago
    3569570

    好长,还是喜欢那种小段子

    [26] XX [3] 回复 [0]
  2. 神器板砖
    @3 weeks ago
    3569599

    吸血鬼吗?

  3. 十六夜
    @3 weeks ago
    3569603

    sorry,太假了
    如果是真的,直接说“我老婆是吸血鬼,每两周需要1品脱的健康处子的血,我愿意以每300美元的价格收购,如果你符合情况并愿意出售的话请与我联系”还简单
    然而直接写故事了

    [103] XX [3] 回复 [0]
  4. 3569617

    这标题党不好玩……而且半升的血液制品,医疗机构可以提供。

    [17] XX [3] 回复 [1]
  5. 3569634

    生人勿近

  6. 3569637

    剩下来的孩子为什么不是吸血鬼?应该更强才对 因为是混种

    [21] XX [0] 回复 [0]
  7. 3569642

    饭量还真小。吸血鬼也喜欢减肥吗?

  8. 3569645

    想起电影生吃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