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9.17 , 11:00
1

趣画古今-08:北欧神谱-03

趣画古今-08:北欧神谱-03

第三部分

趣画古今-08:北欧神谱-03

弗丽嘉
阿萨神族
弗丽嘉算是一种母性,也是一个着名的赛德占卜师,这是一种传统的北欧形式的使用编织线的占卜。弗丽嘉和弗蕾亚很像——事实上,人们以前会把两个人当作同一个女神,而基督教传入后才分为两人,故事也全改了。如果他们是对的,那么弗丽嘉和弗蕾亚应该是同时降生的女神吧。

奥丁
阿萨神族
奥丁算是颠覆了我的认知。比如,他绝对是众神的领袖,让我感觉他是个大块头或者强壮或者严肃或者令人尊敬或者,你懂的,领袖气质嘛。或许不是战争之神,但至少差不多。但他不是——至少不是你期待的那样。奥丁有时与战争相关,但更多时候是和智慧、风趣、学习和魔法相关。大多数关于他的故事都是写他独自溜达,做一些比如用眼睛换智慧、自己上吊给自己献祭,听着很像古老的修仙之类的。说起这个,如果你想找个以奥丁为主角的古早修仙故事,你或许要试试读一下尼尔·盖曼的《美国众神》。我去年看了,超喜欢的。[HW:今年也出了电视剧版本,也不错的].

娇德
大地
娇德是大地的人格化形象。似乎她与“大地”更普遍的概念互换使用。我不确定那对她和奥丁之间的关系意味着什么,但这导致了托儿的降生,所以这哪轮得到我来评判呢?

南娜
阿萨神族
欢乐之神本体。她最终死于对去世的丈夫巴德尔的悲痛。或者,在另一个版本的故事里,她没死,也没嫁给巴德尔,因为她喜欢霍德尔。

巴德尔
阿萨神族
可怜、可怜的巴德尔哟。我听说他被视作北欧耶稣,但只是因为他死了。如果你不知怎么参加了一场主题是北欧神话的派对,但不是那种你可以谈及洛基和一匹马的那种,那我就说说这个好了。
巴德尔是光辉与爱情的神,每个人都喜欢他。一切都那么美好,直到一天晚上,她母亲弗丽嘉,做了个梦,预言了他的死亡。所以她和遇见的每一样事物要求说不要伤害巴德尔,他们也同意了。除了槲寄生,因为它又小又无害,而弗丽嘉压根没想问它。所以你大概已经知道是咋回事了吧。
有一天众神在玩他们最喜欢的新游戏,向巴德尔扔东西然后看那些东西无法伤害他,除了霍德尔,是个盲人,而洛基,是个混蛋。洛基提出要帮助霍德往巴德尔身上射箭,还给了他(槲寄生)箭。这就是巴德尔是死因了,霍德尔被仇杀,洛基最后也把自己给作到永远被绑起来了。

霍德尔

阿萨神族
这位就是我刚才提到过的被下套杀死自己哥哥巴德尔的盲神。或者,换个说法,与巴德尔竞争南娜的爱情的胜者。或者用我室友的说法,“我们真的在看《权游》,Korwin。阿多也没有小胡子啊。”

布拉基
阿萨神族
布拉基是诗歌之神,我认为他是北欧众神里比较骨干的一位。他如此富有诗意,以至于他舌头上都有符文。

伊登
阿萨神族
伊登负责维护让众神吃了长生不老的水果。但那不是我要说的。这个才是我最喜欢的关于伊登的故事:
奥丁、洛基和海尼尔遇到了一位叫做夏基的巨人,并同意一起吃顿饭。洛基这个混球和夏基打了起来(原因是谁能切最好的一块肉)。夏基变成一只鹰,用爪子抓住洛基,飞得巨高,威胁他直到洛基同意把他带到伊登和那些水果那里。之后,当大家都回家了,洛基骗伊登去树林里散步,在树林里夏基打算伺机绑架她。
当其他神意识到他都干了什么之后,他们抓住洛基并用一切可怕的东西威胁他除非他把伊登带回来。所以洛基变成一只鹰,飞到了夏基家,把伊登变成了一个坚果,之后在夏基变的鹰的紧追之下把她带了回来。其他神们看见他们回来了并准备劈柴,点火,等洛基飞过去之后把夏基烤得嘎嘣脆。
所以,总的来说,洛基绑架了女神为了保住自己小命,把女神带回来也是为了保住自己小命,最后居然不是洛基而是别人挂了。[HW:这操作才是最骚的]

下期见!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8)

已有1条评论+1

  1. 食品级怪蜀黍
    @1 month ago
    3565127

    嗯?奥丁不是华纳神族?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