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9.17 , 09:30

美国梦:个人能力之外的资本为零?

日前,众议院发言人Paul Ryan发表推文说:“在我国,你的出身并不会决定你的人生。这就是美利坚之所以如此强大的原因。”这种认为每个美国新生儿都有同等机遇享受美好生活的想法并不正确。但完全低估投胎运气重要性的不仅是这位发言人,类似的观点在全美都很普遍。这也是美国关于税收的争论为何如此激烈的原因之一。

富裕的家长承担得起让子女进入优质院校的费用,并能对住房和其他开支提供经济援助。由此种种,生于何处、生而为谁,对个人的人生具有决定性的深远影响。而这一切在美国尤为明显。渥太华大学的Miles Corak报告称,在美国,有近50%的几率可以通过父辈的上一代工资水平预测出子女的工资走势。比较而言,在相对平等的例如芬兰、挪威和丹麦等国家,该几率不足20%。在美国,收入水平前10%父辈的子女半数以上生来就不会跌破前80%;末尾10%父辈的子女只有不到一半能靠收入增长挤入前30%。

美国梦:个人能力之外的资本为零?
credit: 123RF

从更广的角度来看,出身运气扮演了尤为重要的角色。经济学家Branko Milanovic声称,全球三分之二的收入分配可以简单地依据人口分布地区进行阐释。据世界银行数据,2012年坦桑尼亚最富裕的10%的人口月均消费173美元。而美国收入末尾10%的人口平均月收入为226美元。两国之间消费水平的统计结果差距悬殊,并非坦桑尼亚人都是穷混日子的懒鬼,而是他们生在了本就贫困的国家。一旦生在美国你就至少已赚得了出身国籍的头彩,相当划得来。

然而大多数美国人并不认同这点。皮尤中心的调查表明,57%的美国民众否认“人生成功与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个人能力以外的外力。”这一比率远超全球平均数值,相比之下,仅有31%的德国民众对此不认可。

Ryan的同行尤其热衷于分享他对美国精英主义的观点。康州大学政治学者Benjamin Newman与其同事通过对调查结果的研究,发现美国富裕阶层更倾向于优胜劣汰的精英主义,而贫困阶级则笃信生死有命富贵在天。2013年,国会议员净资产中位值为1029505美元。根据独立监督机构政治响应中心(Centre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的数据,全国家庭净资产中位值仅有56355美元。

直截了当的政策修正措施可以降低出身导致的机遇不公。其中一项就是税收。北卡大学的政治学者Evelyne Huber与其同事研究了1960至2012年间发达国家前1%的收入份额。他们发现提高最高税率会导致这1%的收入份额下降。增长的税收能够降低不平等,而较低的不平等本身与较低的不平等传承(inheritance of the inequality)残余相关。

但这不是国会或白宫的首要任务。9月11日,总统Donald Trump在推特上声明:“今天去南达科他商议税收改革和减免政策,我们再也不是世上课税最重的国家。”

实际上,美国政府的税收收入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6.4%,在由发达国家组成的经合组织(OECD)里仅排行倒数第五。与之相比,经合组织成员国的该比率平均数值为34.3%。包括瑞典与丹麦在内,这一比率在众多不平等传承较低的国家甚至超过了40%。但是直到华盛顿特区的立法者们承认他们多数人的收入依赖于他们何时何地生而为谁之前,针对富人的高税收实属“不公”的想法仍将普遍存在。这将有助于这个国家巨大的机遇不平等延续下去。

本文译自 economist,由译者 Leon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2): arvingan · 浅川龚太浪
4.5
赞一个 (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