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9.11 , 11:00
33

我与破恩:在美国成人杂志写稿的那些事

我与破恩:在美国成人杂志写稿的那些事
CREDIT: @zzjeff

【原文发表于2000年3月。】1995年,我30岁,看到了好莱坞编剧生涯的尽头,婚姻的尽头也找到了我。凌乱求职路过后,我来到Larry Flynt Publications集团,成为了成人杂志《Hustler好色客》的一名编辑。到现在,已经超过了三年。

来到这里或许也有命运的安排。回想第一次接触破恩是11岁那年。青春期之神朝路边排水道里扔下一本《好色客》(以下简称《客》),被我拾起。我撕下这还包在牛皮纸袋里浸透了的成人杂志的装帧,溜进不在家的邻居家的车库,把书页摊开晾干。自己废寝忘食孜孜不倦过后,还把它转手卖给了别的同学。人力估计也被这个励志故事打动了,(虽然不知道为何我简历有那么多错别字还敢申请排印编辑,)让我当了个“娱乐编辑”。

要我说,他真看对人了。离职时的我,已经名列“美国成人行业最有影响力的50人”。

当然,这“50人”列表是我自个儿编的,刊登在自家杂志上的。说我的不诚实伤害了你?想想有什么娱乐行业注重的不是欺骗和假象?我们跟好莱坞没什么不同。他们嚣张,也就是在于有能力给广大观众带来一种吸引和被吸引的幻像,得以高价贩卖那无形无价的希望。他们影视界里的“蜜糖”(magic),我们称为“狗粮”(bullshit)罢了。

但我们扯蛋是在真的扯蛋。原始,暴露。表面再华丽,多瞄一眼都还是寒碜不堪。

让我永远无法忘却的,则这些幻象背后的诸法实相。

* * *

回骂批评的时候,公司老总Larry Flynt会说裸照是门“艺术”。我觉得这有道理,因为黄片儿的确是南加州独特的民间文化。明红地毯和塑料假花,日光浴晒出的模特,不知哪儿来的音乐和不知谁想出来的发型……在这片星光乱撒又尾气熏天的土地,或许那种油抹出来的暴露才是民众追求的现实升华吧。

记得1996年,无人知晓的23岁演员Jasmin St. Claire突然蹦出来说要跟300个男的出演《世界最大群交2》——打破前作中Annabel Chong创下的251男记录。90年代中叶的时候,几乎每家公司都玩了群交这个题材。这类作品不仅能让演员一夜红遍密西西比河东西,(红到能上霍华德秀和史宾格秀的程度),更给粉丝创造了参与签售之外,真正与片中的幻想亲密接触的机会。

于是一个星期天早上,在好莱坞一间貌似废弃的摄影棚里,Jasmin进行了开拍前的记者招待会。闪光灯的响声中,身着被填充的D罩杯将紧身红色晚礼服高高挺起她,风华绝代地走过地毯。没人知道茶般肤色的Jasmin是哪里人。她说她来自哥伦比亚大学,有意大利西西里血统,外部也传言说她爸是黑手党成员。(多年后她经理跟我说,他第一次遇到印度混血的她是在纽约郊外的一家脱衣舞店。)在这个充满电影首映礼气氛的现场,Jasmin流利地用英语、法语、德语、西班牙语回答了各国记者们的提问。放下香槟的我也站起问她,为何要一次性打300人。她回答:“为了实现梦想。”

夏威夷提金灯和棕榈树道具摇曳生姿的影棚里,活动开始了。我数了下现场大概有100人的样子。要跟外星游客说这群是等着领救济的无业游民,外星游客估计也信。这些男的不分老少胖瘦,长发光头,队伍排成五列逐步前进,穿着鞋子但一丝不挂。在浓密的体毛森林中,我勉强瞄到了躺在地上的Jasmin一眼。每个男的只有5~10分钟的上台时间。一轮结束的男的会来到旁边的长椅上休息休息,再去准备下一轮的演出。

原来人类能蠢成这样。一群成年男子,在他人精心安排之下进行无脑的癫狂——此等理智的丧失我曾经只在战地记者的描述里看到过。但这里没有硝烟和死亡,只有漫天飞洒的润滑剂。(也是从那天开始,我再也不敢把食物带去片场吃。)

成为世界纪录保持者的那天,Jasmin也让大家记住了她的臭脸。其中一位参演过一年前的前作约40岁的男的跟我说,“Jasmin人不好。还是前作的Annabel好。”

我好奇此人是如何用在人群中与一小块皮肤接触的五分钟机会看出这个女的“人好不好”。他回答像是没糖吃的小孩:“Annabel会看着我的眼睛对我说‘Hi’。Jasmin就扔了一句‘别射我头发上’。Jasmin人一点也不好。”

* * *

《Barely Legal法定年龄》(以下简称《法》)是在我用笔名Serena Dallwether参与编辑的LFPLFP旗下刊物。该刊物口号为“盛放的青春佳丽”,以所有内容都是真人真事,所有照片里的女生年龄都在18-20岁之间作为卖点。实际上呢,刊中人物都是裸模,名字简介都是我编的。《法》 虽然只在XXX商店和卖酒的地方有售, 在美国国内发行量也达到了25万。国际英文版也卖得很好。有次我去意大利玩的时候,就曾经在梵蒂冈旁商店里,见到一期摆在教皇保罗二世的相框旁。

为了不让每周码出的万千字词麻痹自己,我开始在总编允许的尺度下极尽夸张。公司也给这样通过情色创作来驱除心魔的流亡人士提供了安全的平台。只要我遵纪守法,强调模特是自愿并年满十八,将这些故事推向禁忌边缘都不成问题。于是我笔下的角色,开始触犯伦理,暴力,变态,甚至隐喻死亡。

模特“Dee - 退变(19)”简介的开头:“让她成为行尸走肉,完全失去意识与对身体控制的精神科医生开的药,Dee现在已经不再服用。”

另一则“Natanya - 讨厌的好姑娘”的开头:“不令人讨厌的时候,她的确是个好姑娘。好姑娘揉捏着圣诞节收到的泰迪熊,爹哋被处死前的最后礼物。姑娘怀念着着爹哋的扑搂。讨厌的好警察,给你糖吃,然后带走了爹哋。”

“Heather - 吮吸的圣家献女”是个神性方面的尝试:“教会的修女告诉我们,一切艺术都是上帝赐予的灵感。而我的技艺,能让男人更接近天堂。我含着你的阳具的面庞,在神嘴里口爆的光芒。”

在很多人看来,黄书仅是给“读者”提供点打飞机的素材,地位很低。不为人知的是,我们每天都能收到许多读者来信。虽然大部分来信都是寄件地址来自监狱或看守所,内容为“求那种妹子在医院体检台上张腿的照片”之类的请求,许多人希望我们能把来信转交给杂志里的模特并得到模特的回信。这类信件,三年来我也存下了2000多封。对这些人来说,杂志里的女性,或许是唯一向他们敞开“自己”的人,是他们生命中唯一能接触到的情与爱。

自称为“六十时期法兰西诗人”的男子寄来给模特“Vivienne - 性教学生”的英法双语的手写信。在我给这位模特写的简介里,她说自己是电影哲学专业的学生,崇拜克尔凯郭尔,热爱肛交。文笔优美的来信中,男子自称曾在斯坦福教书,作品登载于《巴黎评论》,被Vivienne打动并苦求她的回信。男子最后以对克尔凯郭尔和海德格尔的理论评述收尾,留下一句“我拒绝认同海德格尔的法西斯式政治思想。”

“我21岁了还从来没交过女友。”一位住在费郊的年轻人给我编辑的Girl Talk专栏来信,“活的很痛苦。像我这种有图雷特综合症,从小在学校被当成弱智的人,是不是都没救?”

* * *

在白亚混血的Brooke Ashley口中,1997年是她“职业生涯最棒的一年”。在她圣谷(注:洛杉矶旁的圣费尔南多谷,美国成人影业之都)的家里,摆了自她“18岁出道”以来便收集的自己的作品和海报。她通常以学生妹的造型出现:麻花辫,格子短裙,过膝白袜。令她最骄傲的作品有《饱喉》、《臀#5》、《稚嫩后门#5》、《东方不满》等。

1998年,Brooke被诊出HIV阳性。她相信她是被男演员Marc Wallice传染的。几周前Brooke拍摄了《世界最大群肛交》,Marc与其它49名男性参演了此片。

与别的同行类似,Brooke的背景介绍可能也借鉴自某期《法》。她说自己是被韩国母亲在美军基地生下,在堪萨斯城长大,7岁那年被“隔壁单元的老头”用冰淇淋为诱饵玷污了。坏事接连发生。母亲出走,父亲转成再生基督徒。Brooke开始于沉迷破恩的叔叔相依为命,“16岁时我还得了堪萨斯城选美亚军”。到了18岁,叔叔因洗钱进了监狱。Brooke跑到佛州的沃尔玛打工,然后开始去夜店出台,最后来到洛杉矶,成为了成人演员。

我在LFP拿到了样片,她说她还没看过,所以我开车带来给她。

穿着灰短袖和蓝牛仔裤的Brooke开门迎接了我。“哎别说你手上的是圣经啊。”笑着指着我拎的记事簿说道。“我爸知道我得病以后寄了本给我,我直接扔到箱子里了。”

屋子里没啥家具,差点被电话线绊倒的Brooke说,“Marc早上七点就开始打电话骚扰我。”然后按下按钮,电话里传来Marc莫不经心的留言:“碧池你接电话啊。操你妈逼的接电话啊。”

几天前我在Marc母亲家见到了他。确诊的消息传出后Marc差点流落街头。“我曾经很有名的,”他告诉我,“现在啥都没了。”自21岁不继续在超市工作后,Marc除了拍片也没做过什么别的。他计算着,19年来应该有接触过2000个女演员。“我从没谈过恋爱。吸引和讨好有什么意义?“接着他播放了Brooke的语音留言。“我日你这个没朋友的废物。”

Brooke也会在早七点打来电话。那时的她开始吃第一份药,Marc刚吸完清晨的白粉。过去美好的日子里,他俩在不工作的会一起嗑药然后爱爱。现在语音信箱中的两人,像是所有老友都已经死去一般,同等失落与绝望。

“都怪他。”Brooke看着封面上的自己,对我说。

她说自己不会放VCR要我来操作。不过举手之劳,我按下开关然后放入磁带,坐到沙发上。她拿起大麻烟管靠过来,却盯着屏幕忘了点火。

电视机里,Brooke穿着金色生丝紧身衣和三角裤,在化妆室里化妆。

“啊天呐”Brooke尖叫,“我衣服好皱!”

电视机里,女化妆师很做作地问:“要开始了,紧张吗?”

“嗯不会有事的啦。” Brooke笑着做了个鬼脸。

而躺在我身旁的Brooke哭了起来,“天呐好伤心。”

然后镜头移到了熟悉的场景。聚光灯下,浓密的体毛森林中,勉强能瞄到了地上的Brooke一眼。

“这下大家都知道我经历了什么。”Brooke仍在擦泪。“没脸见人了。”

片刻过后,她的语气从哀伤切换成愤怒。“看!”她说,“那根是Marc的,香蕉形状的!”

屏幕中没带套的那根划入了Brooke的后门。Marc的脸短暂闪入,确认了Brooke的判断。然后镜头拉近,给流出的白液一个特写。

此时我转身一看,Brooke已拿起电话甜腻地嬉笑:“亲爱的,把那瓶法国香槟拿过来好咩?橙色标签的,求你咯?”

Brooke解释说这是个会给她好处的做司机的朋友。不拍片的的时候,Brooke也会收费不收费地勾搭些男的。她说最严肃的天气预报员都受不了她的诱惑,我也信,因为有次在同人片片场认出了某气象先生。他说他只是来做新闻调查。但我没见过哪个电视台会让气象先生来报道新闻。

影片还在电视上播放,Brooke跑进卧室,几分钟后全身赤裸跑了出来,拎着一件金色紧身服。

“我在里面穿的就是这件。”她边说,边用手把衣服理顺。“年纪小的时候我还对自己身材不满意,制片人也想说服我去隆胸。”她用手按了按自己胸部。“看,多软。我还是天然的。不会不喜欢自己的身体啦。”

袒胸露乳的她站直在我与电视之间。“我不信上帝。但我祈祷,向女神祈祷。我相信一切会好的。我不会让这病打倒我。我会升起来。会有自己的网站。对了你造吗?我还要去拍片。干,我还会怕被干吗?”

一份坚定如风飘来又随风而逝。她扔掉衣服摊到沙发上,拿回烟管,点了火:“诶我没说我不怕啊。25岁,艾滋都有了,怎么好好地活?”

* * *

吸海洛因的同事曾说,自己梦里的女的常是亚细亚人。他叙述过一个场景:艾尔蒙地的停车场,身边的女子是他龙凤胎的华人姐姐。她长得很美,但他必须用怪诞的方式杀了她。他们的左手手腕被绑在一起,开始各自用烤肉的竹签互插。

开始写稿之前,我的爱情经历也差不多同事梦到的这种类型。妻子和女票只是我的麻醉药,让我不至于被自己的精神痛苦折磨致死。任何关系到后面都会进化成手绑手的真人快打。

我进到LFP时候谈的女友有着很正经的职业。她不反对我这个工作,但担心我有过度的控制欲,不懂处理感情并且有心理虐待倾向。而我则是担心她脾气暴躁,(有次她还拿小刀在我门上刻“叼你老母”)。终于,我们谈好去做婚姻心理咨询。

一早在世纪城做完心理访谈,我开车回比弗利山庄的办公楼上班,给《客》写XXX影评。尽管杂志里每一平方英尺的印刷都是在展现女性,你在我的文字中几乎找不到单独的“横·撇点·撇”字。段落里有的只是艳丽少妇、风骚人妻、可爱妹纸、兼职小妖、白领OL、大奶波霸、美女明星、性感女仆、金发美女、热情学妹、漂亮女郎、超嫩少女、巨乳丝袜、足球宝贝、黑丝情人、肉感熟女、激情女友、极品女伴、好色同事、饥渴邻居、性爱玩具、寂寞宅女、闺蜜炮友、风流美人、丰满女学员等等。但因法律原因,“妓女”等词不被允许使用,我们得想办法绕开。

我写影评时的化名是“Mack Assarian”。他语气粗鲁尖锐,能轻易破解绿茶婊的心计与中伤。但我不是他。

女友甩我的第二天,我给一部名为《大屁股》的片写影评。按例打开办公室电视,四倍快进,声音调到最低。我在桌上写下:“梦想与前途被摧毁背叛,屡踣屡僵的人,只能靠着视频磁带里的场景来磨灭脑海中婊子的奸笑……若现实之世真能遇到有《大屁股》里主角一半放荡汪洋的纵狂女色,手无哮喘的男子仍会为了这份欢欣而将最后一口气吐出,在贱货前任来得及咧嘴之前,狰狞逝去。”

这几段话里,Mack Assarian道出了我心中的愤怒与自怜。他说出了我在175美金一小时的心理访谈里不敢开口的思绪。与这个《客》里的虚拟作家融合的我终于能活得不加掩饰。心理医生听了可能会摇头,但无可奈何的我只有这样才过的安心。或许,只是或许,杀人犯也是在受害者死后才找回的自己。

* * *

在停靠在玛丽安德尔湾的一艘游艇上,我第一次见到了不在工作的Jasmin St. Claire。波光闪过被太阳晒懒的空气,Jasmin站在上甲板上吹着风。猛片《世界最大群交2》已经发行,Jasmin也如愿成为了国际知名的成人影星。她身着古怪的希腊式礼服,配着脚腕绑带凉鞋,活生生如同《星际迷航》里柯克船长的一名外星后宫。我转身躲开,却在不注意的时候被背后冰凉的手掐住了脖子。

“啊斯吼!”她说。

我掰开她的手,转过身来。“早知道就把酒撒你身上。”她瞪着眼睛。

几周前,在接受《客》采访时,Jasmin多嘴了几句她自己的“商业才华”。她告诉我她把自己拍片的收入拿来投资西海岸的糖果贩卖机。发现我把那段致富秘籍放到了杂志上之后,她生气了。

“这下全世界的人都他妈的知道我的计划了。”她说。

小小的摩擦打破了坚冰,我跟Jasmin也成为了朋友。她有时会坐客我的办公室四处八卦,炫耀自己上了霍华德·斯特恩的节目和新收藏了不少芭比娃娃。当敌对成人女星Kendra Jade因放出与杰瑞·史宾格的性爱视频而拦到全球目光的时候,Jasmin花了几周时间试图让我写篇黑Kendra的软文(一直没给我足够的证据)。私下的Jasmin又能从这种七嘴八舌转变成温柔体贴。跟她好上的那个男的有毒瘾。她每周都会花几天时间带他去做戒毒治疗。讲述到他俩一起念主祷文时候手牵手的场景,她的眼眶闪着粼光。

自信,迷人,前途晴朗,时不时的自私暴躁也是源自内心的热情和雀跃。有时我会觉得,Jasmin是那种完美女友。

* * *

提到导演葛雷格瑞·达克的时候,《客》的编辑常常会把他捧作“天才:。这可能是由于他成功做到好莱坞与三级两栖,也可能是由于他来编辑部拉过好几个人去写他的剧本。他1998年的作品《性疯》(我化名Louis Umbro成为编剧)就被三级片影评人协会(我有参与)评为“年度最佳影片”。葛雷格瑞曾对我说,“拍情色片不是为了娱乐大众,而是为了玩你的脑洞。只要有抽插的镜头,你的主角是只用五步抑扬格汪汪叫的狗都没问题。”

如果撒旦微服私访来到地球,他应该会打扮成葛雷格瑞的样子。年近半百,一米八三,嘴里叼着香烟,骷髅钱包别于皮带。葛雷格瑞每周会有五天在圣谷的健身房练摔跤和拳击,熊壮的双臂上纹了蛇和魔鬼。蓝绿色的眼睛露出了恐怖电影里里催眠师的邪光。

最让葛雷格瑞感到开心的莫过于成人片场。拍《性疯II》的那天,他很激动的带来花了半年才淘到的一台费雪录像机。这是款80年代的儿童玩具,在循环磁带上记录黑白影像,“拍出来的像素块超刁”。非主流的视频特效是他作品的特色。1985年,他的三级巫术片《新浪潮妓女》瞬间炒红了当时还未成年的奇希·劳尔兹。《性疯II》发行后的第三年,他凭借这样独特的审美当上了流行音乐天后布兰妮的御用MV导演。

编剧也是我的《性疯II》在圣谷旁旷野里一座西班牙式别墅里开拍了。这70年代的建筑放在现在也是精致豪华。宽敞的落地窗望向不远处长满野草和灌木的牧场,白珐琅材质的壁炉占据了一整面墙,深红壁纸和粗毛地毯的会客厅里梳理着一座升至二楼的旋转楼梯。剧组只租了这幢别墅一天,主人家冰箱上的即时贴还留在原处:“去外婆家要带的:浴巾,毛巾,贝蒂抱枕。”

27岁的女主角Shayla LaVeaux抽着香烟,在泳池边晒着太阳。与许多成人演员一样,Shayla有着标准的模特身材。但她比较矮,可能也就一米六。她有着亮蓝的眼睛和自然卷的金发。薄纱睡裙没有给她紧致的双腿,剃过的阴丘,六块腹肌和无下垂的双乳任何胜过烟雨的遮挡。

我问她是不是会健身。

“你开什么玩笑?”她的笑声是业内出了名的刺耳。“我的身材是在道上跳舞跳出来的。七年,每天都在钢管上练呢。”

虽然Shayla是会被放在封面上的主角,片中也会有新人Shelbee Myne和其丈夫Pat的参演。Shelbee在出道前与Pat结的婚。Pat发现自己有射后不软的特异功能后也加入了这一行。这个工作男女不等。Shelbee在《性疯II》拿到的片酬会是1500美金,她丈夫的是100美金。

拍摄开始,葛雷格瑞坐回导演椅,透过显示屏来指导剧情和动作的发展。Shelbee和她的“室友”Shayla步入会客厅。Pat扮演的“流氓”躲在窗外的树丛里,给她俩打来色情电话。两位女子在“流氓”的挑动下欲火焚身,便开门请进“流氓”(而不是像现实中一样打9-1-1报警)。

葛雷格瑞对自己作品的质量十分执着。15分钟的片段可以反复拍上六七个小时。

“Shayla,逆时针转一点,两腿平分,脚踝处对称。Shelbee,抬头看,手不要翘。”

两个小时后,Pat也被领了进来。他入场的镜头也NG了好几次。“进了门就像左,绕到桌子右边。” 葛雷格瑞觉得Pat啥也学不会。

“我脸看起来还好吧?”Pat问。

“当然。” 葛雷格瑞回答。他取景只会录到Pat的下巴。

“Pat,摩擦自己,然后……”葛雷格瑞思索片刻,“……口水流到身上。”

中场休息的时候,Pat独自坐在窗边,硬物仍高高挺立。Shayla路过,望了金箍棒一眼说,“Pat,挺厉害的嘛。”

他点了点头,欣喜地望回裆下,仿佛悟空在腿间眨眼张望。

* * *

人们常说好莱坞暴力电影和硬核色情片的差别在于,一个是视觉特效,一个是真枪实弹。在XXX拍摄现场呼吸过重拍多遍之后的粘稠空气,你就无法继续说笑。但如果性爱是颗神圣与亲密的苹果,成人片演员咀嚼的只是上面的蜡。

色情明星的生涯也如同燃放的蜡烛般短暂。当Jasmin St. Claire的群交名气随时间褪去,她得出来玩点新花样。Jasmin找到了一位名叫Randall Richman的“魔术大师”,准备制作影片《后庭的喷放》——从Jasmin的后庭喷出一束一米多长的火焰。

这个企划的的劲爆程度理所当然地吸引了大量新闻媒体。开拍的那天,记者和摄影师们挤在舞台下方的水泥地上。花了两个小时化完妆的Jasmin走了出来,解下浴巾,丝毫不理会台下的口哨和欢呼,开始准备表演。

舞台上的她双膝着地,撅臀,上身前倾,人工改良过的双峰漠然地抖了抖。28岁的魔术师Richman藏在墙后整理着道具。他自己制作了个有铜质开口的塑料肛塞,并通过透明软管与一罐液态丁烷相连。开拍之后他会把丁烷的阀门打开。

Richman和Jasmin显得都不轻松。他们从来没排练过这个特技。Richman说塞子上的塑料可能因过热而融化甚至爆炸,但他之前在自家车库的试验中没遇到什么问题。

Richman调节着阀门,整个屋子忽然安静了下来,只剩下气体从管道喷出的声音。

我坐在舞台边最靠近Jasmin的位置。四肢着地的她望着我,哭了起来。“我好怕,”她说,“谁来握着我的手好么?”她手臂滑过地摊,挥了挥手指。

此刻,是我离我的暗恋对象离得最近的瞬间。Jasmin至强面具下的柔软无助,显露无疑。

而我躲开她的目光,假装整理笔记。不能想念,不能表现。我知道一旦四目相对,整个屋子的人都会知道我们之间有什么关系。终于,一个女工作人员走过来握住了Jasmin的手。

此后Jasmin再也没有打来电话,没路过过我办公室。在她需要的时候拒绝了给她支持和保护的机会终结了我们之间的一切也许。

表演圆满成功,超出了所有人的预计。Jasmin的后庭喷出的火焰有近两米长。人们在这束火光中玩烧烤的照片占据了世界各地成人杂志的版面。然而两周之后,“魔术大师”Richman的家被一场大火烧成灰烬。

* * *

每周,快递会把几十盒成人影片送到我位于总部3楼的办公室。有时也有公司会寄来样品希望我们写评测——按摩棒、肛塞、名器、捆绑道具什么的。一天,某公司的代表亲自来到我办公室,带来她称作“革命性”的产品:胶质的女性躯干,没头没手没脚,内置可替换的“专利保护”通道。产品还自带了携带包,清理刷和润滑剂。代表声称,这个通道“和真的一摸一样”。

该躯干质感光滑,有着与创可贴相同的颜色。通道内壁也确实有人肉的感觉。但是我摸了只能联想到尸体而不是活物。

代表走后,我也从没测试过它。虽然心想能把这样一个东西设计开模生产出来也不容易,但无法说服自己真去操一具没头没手没脚的躯干。还好,总编也从没叫我去写这篇评测。

于是躯干在我书柜顶上积了一年的灰。在这期间,我开始问自己,如果,万一,它是世界上最后一个女人?如果我与它被困荒岛共度余生?我会不会把它当作我思恋的想念的女人的化身?我会不会开始跟它发生关系?我会不会向她倾诉所有并希望能得到她的理解和同情?

随着我阅读的《法》的读者来信越来越多,也听到了一些人的荒岛经历。我开始相信,在某种情况下我会爱上这具躯干,甚至喜欢它胜过真人。就像美沙酮可以作为海洛因的替代品而没有那样的毒害,健康产品可以满足我们对拥抱和交流的追求的同时,让我们远离危险的后果和伤心的眼泪。

* * *

根据场合不同,葛雷格瑞对自己的身世有着不同的解释。他会介绍说自己父亲是个在海地失踪的人类学家,或者是一个进了监狱就不知下落的囚犯。他说她母亲是个拉斯维加斯的娱乐工作者,接连着给葛雷格瑞更换继父。中学时候母亲带他移居洛杉矶,他进了费尔法克斯高中,还在日落大道的聚会偶遇崇敬已久的连环杀人魔查理·曼森。葛雷格瑞说自己在斯坦福修了艺术,来到纽约成为一位概念艺术家,再转行当纪录片导演。1983年,他导演制作了一部反对自慰的纪录片《Fallen Angels堕落天使》(注:与1995年香港同名电影无关)之后,下定决心进军成人影业。

在自己认识的所有奇人异事里,葛雷格瑞最难忘却的是70年代早期在斯坦福公共球场打网球时遇见的“导师”。这位“导师”是位奥克兰皮条客,他穿着尺寸夸张的毛绒大衣,开着辆这行的标准座驾——溜金敞篷凯迪拉克。葛雷格瑞解释说,是“导师”向他传授了至理名言,标称“贱货论”(Whore con):

A) 男人在受到女人的吸引之前,心短力弱。
B) 贱货会用性满足作为吸引男人的诱饵。
C) 一旦贱货吸引到男人并开始得到男人的付出,她会在最大程度上拒绝满足男性。
D) 贱货知道自己越不让男人满足,自己的价值越大。
E) 所有女人都是贱货。

中止心理治疗之后,我渐渐开始从葛雷格瑞那里汲取世界观。按他所说,成功男人的目标就是要战胜“贱货论”。他说他自己就已经超越了困惑。常常连续几周,他每天都会跟我们侃他昨晚又新约到的美女——演员,舞女,刚来好莱坞做前台的大学毕业生……

跟他呆得久了,我愈发觉得他其实没啥料。果不其然,他每次进入同居的阶段,就会开始抱怨说那个女的开始对他烦躁、疏远、说他作孽活该。

小他20多岁的舞娘Treatie在他身边呆了几个月。直到葛雷格瑞抱怨说:“她连爱都不想做了,给她本漫画书就能笑半天。我们之间一点共同点都没有。”之后他在好莱坞大道钩了一个站街女。“只要她还做这行,就根本不用担心需要感情的投入。”可一天他在出差工作时完全回不过神。“我不明白,她为什么一直在耍这些臭婆娘的伎俩,为什么我一出门她就哭。”

我表示这可能不是什么伎俩,而是因为她真心舍不得。

这段关系结束后不久,葛雷格瑞宠上了个身高马大的绳艺模特。他放下贱货论,结了婚。为澄清我的不解,他说他从来就想要过一夫一妻的生活。

蜜月结束的六个月后,葛雷格瑞打给我承认大家一开始说对了,这份婚姻真是个悲剧:“我一直很压抑。工作才能缓解。所以我埋头工作,像傻逼一样地工作。”

一切的原因,他归作是男人不能获得真正的快乐:

“女人给男人带来暂时的快乐。男人以为快乐是治愈一切的创可贴,可是创可贴只会止血,啥也不治。你永远会想要女人,永远在追求女人。追着追着,成为了追着自己的乌洛波洛斯,永远也追不到想要。”

* * *

“部落民”是日本一个低贱族群,他们与日本人一样同属大和族,却因为职业的原因而遭到排挤和隔离。起因是八世纪,日本开始引入佛教,禁止杀生。从事宰杀工作的人被视为不洁,成为走路要避开的卑贱“穢多”。即便今天,虽食肉早已被视为常态,这些昔日屠夫的后代仍未获得彻底解放。

我们成人行业的如今也面临着同样的情况。满足着社会的必要需求,却被众人弃若敝屣。

当我认识圈子外的女性的时候,首先得避免对方一听到我在的公司就“啊色狼”。即便是那些能正视我职业的女性,也通常会认为我这种人最不缺的就是床伴。这些人啊都是信了黄片塑造的鬼话。每次都要花好大力气才能让她们相信,我工作上遇到的那些女的,跟她们一样,跟所有女性一样,内心复杂又不讲逻辑。

有次熟人把我介绍给了一位26岁的女生。初次见面,她的提问不出我所料:你上过女优吗?你的工作是否让你不会和女性交流?你喜欢看黄片吗?……我统统否定,说谎程度不一。

她后来叫我到银湖的一家的意大利餐馆吃饭,门口边上就是一家BDSM用品店。这次她进入了话痨模式。说她前任没当成摇滚明星,说自己改玩画画摄影设计而辞职。在她的话里,我没听出她跟那些口头挂着“我粉麦当娜”的模特有啥不同。

晚饭过后,妹子拉我去她家。开门便见到她舍友穿着短裙丝袜,在厨房涂着指甲。妹子舍友问我,“我打扮怎么样?”

我略微打量,如果她出现在《法》上,应该会被放在的板块是……忽然妹子扯了扯我,“我舍友很靓对不对?” 说完把我拉进她房间。

门关上后,她说她也想玩点另类的,说我的工作吸引了她,说“我想吃你的大鸡巴”。很明显,这些是成人演员在展现“湿热”类场景时常用的表情和台词。

她拉我在她身边坐下,贴着我的耳廓吐出一句:“Talk dirty to me。”

我静静呆在那里。

她的嘴变形地撅着:“我喜欢那些被爹哋玩弄的故事。”然后把手伸到下体,开始逗逼。

一切忽然清晰,原来我的存在只是为了给她带来激情的视听。我刚在办公室写完一天继父让寂寞少女到处舔吸的故事, 脑子里全是描写各种欲念的名词动词形容词。此时,却一个字也吐不出。

床上的她继续丰衣足食,设定了个生日趴体的场景:她朋友把爸爸男挑逗到开始双手乱伸。她对爸爸男——抑或是对我——呻吟道,“爹哋,来用你的肉棒插我吧。”

她,与那具躺在我办公室的仿真躯体,哪个更加真实?

妹子停止扭动,我走向房门。

她眼里流出一股寒气:“我就知道,你不会处理异性关系。”

* * *

离开LFP的几个月前,倒霉小偷砸碎了我的车窗,拎走了盒署名寄到我办公室的XXX影片,却在路上走的时候巧遇了警察。去作证的时候我在法院走廊遇到了处理该案的警探。他还有几个月就要退休,棕色制服被肚腩撑起,简直像个低成本电视剧的搞笑角色。操着纽约口音的他跟我聊了他三十载的婚姻和家庭,说自己多年前开枪打死过一个嫌疑犯引起了社会轰动。提到黄片的时候,他说自己喜欢那些注重拍女方的脸的导演。“这些都是假的。但总有那么一瞬间,当那些女的在影片中向你展示了自己, 你能在她眼里看到,这人,这真实的。”

那,有什么是真实的呢?

最后一次身处片场,已是在拉斯维加斯一家酒店的豪华套房里的人群中。这是演员Montana Gunn“操遍世界”全球巡演的第一站。此后一年里,她要与美洲和欧洲共2000名粉丝轮流重复当晚的表演。

那时的我,已经找不到这真实与虚幻之间的界限。

Montana刚用完日光浴床醺昏着迟到,应该是真实的。她泪奔冲出人群,应该是虚幻的。她喊着整个房间没一个人在把她当人看,或许是真实的。她在卫生间里哭完回来在粉丝的包围和欢呼中回到聚光灯和摄像机前与不知道名字的人在咖啡桌台面上继续工作,应该是虚幻的。但更虚幻的是,当晚站在她泡澡的浴室里,看到她划动着水花,嬉笑地指着自己胸前的雀斑:

“妈妈总说呀,这些都是太阳精灵亲过的地方。”

* * *

最后,我还是得到了一份更好的工作,离开了这一行。心中对成人出版物的感情没有改变。如今当我再在哪里看到一期新的《法》/《客》的时候,我仍会伸手将翻开这真实的书页,轻轻静静,清空思绪。我知道,这是世间最不欺我的真实幻象。

本文译自 LA Weekly,由译者 zzjeff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小编注:本文删改自2000年3月29日《洛杉矶周刊》Scenes From My Life In Porn一文。原作者Evan Wright从事记者职业后,作品曾登载于《时代》、《滚石》、《名利场》 等杂志上。2004年,他因对伊战黑幕的揭露获得了美国国家杂志奖。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9): Mango · 一只蛋 · vva · momo · ishikawa · mineclarn · Shadow · 纯情小扣子 · 手握紫色龟头的邻家少女
5.0
赞一个 (50)

TOTAL COMMENTS: 33+1

  1. 叮当狼嫁我
    @2 weeks ago
    3559054

    不知道该怎么评论→_→

    [63] XX [1] 回复 [0]
  2. 煎包
    @2 weeks ago
    3559055

    好长的文,先点赞

    [68] XX [1] 回复 [0]
  3. 3559059

    怎么说呢,祝你们教师节快乐吧

    [58] XX [3] 回复 [0]
  4. zzjeff
    @2 weeks ago
    3559060

    可能是在煎蛋写的最后一篇了。感谢大家的阅读。

    @煎包: 确实很长。。原文有10000词。。。已经删了很多。

    @叮当狼嫁我: 如果真觉得好的话,分享给更多人看到吧。

    [215] XX [2] 回复 [2]
  5. low版程序猿
    @2 weeks ago
    3559075

    先看了好几节,还可以,然后翻啊翻,突然发现,这不是短文~~

    [18] XX [1] 回复 [0]
  6. sk3311
    @2 weeks ago
    3559078

    写的真好

    [15] XX [0] 回复 [0]
  7. george
    @2 weeks ago
    3559083

    这可能是我最近看过的最有意思的文章 谢谢

    [53] XX [0] 回复 [0]
  8. 向日葵
    @2 weeks ago
    3559085

    眼界突然变得好开阔!

    [17] XX [0] 回复 [0]
  9. george
    @2 weeks ago
    3559089

    @zzjeff 有机会再继续翻译这么好的文章吧!真的很喜欢

    [17] XX [0] 回复 [0]
  10. 木哈哈
    @2 weeks ago
    3559092

    《法》《客》—-破恩

    [18] XX [0] 回复 [0]
  11. koishi
    @2 weeks ago
    3559094

    写的真好

  12. 命格无双
    @2 weeks ago
    3559098

    @zzjeff: 祝好!以后多回煎蛋逛逛:)

  13. 3559100

    那么问题来了: 长年编浪女故事和长年编领导讲话哪一个难度更大?

    [30] XX [1] 回复 [0]
  14. 捂乃长衫
    @2 weeks ago
    3559103

    嗯,好文,可以让我摸鱼半天

  15. 3559182

    @Julho: 后者吧,因为你很难干到领导。

    [19] XX [0] 回复 [0]
  16. 自闭君
    @2 weeks ago
    3559185

    相信我,你不要去百度Jasmin St. Claire的照片

    [13] XX [0] 回复 [1]
  17. 3559195

    横撇点撇是什么字?

  18. Red_Panda
    @2 weeks ago
    3559198

    让我想到了《肠子》里的故事:夫妻迫于生计拍艾薇,他们在两天的时间里一遍又一遍探索对方的身体,拍摄完后,索然无味的丈夫对妻子的身体再也提不起任何一点兴趣。弃她而去。

    [18] XX [1] 回复 [0]
  19. Red_Panda
    @2 weeks ago
    3559201

    肠子里的一个短篇……没看到自己的评论是送去审核了吗

  20. 3559209

    看的莫名忧伤。

  21. 3559231

    翻译辛苦了~~

  22. hahaha
    @2 weeks ago
    3559238

    卧槽Ashley Brooke有艾滋???

  23. asiana
    @2 weeks ago
    3559290

    这篇文章在我看来和AV一模一样——让人迫不及待地想看,但鬼才会从头到尾看完。

    [5] XX [24] 回复 [0]
  24. 游客
    @2 weeks ago
    3559315

    Kirk的外星后宫,会不会是指3-13 里的Elaan?

  25. 高级管道工
    @2 weeks ago
    3559324

    然后把手伸到下体,开始逗逼。
    这个逗逼让我看的一言难尽。。。

    [27] XX [0] 回复 [0]
  26. 米兔
    @2 weeks ago
    3559326

    写的真好。

  27. 3559492

    不知道大家看到最后的“小编注”没有

  28. 马甲
    @2 weeks ago
    3559607

    查了一下,作者原来那么牛。HBO的《伊拉克战争亲历记》(有名《杀戮一代》)的原作者。

    [14] XX [0] 回复 [0]
  29. 3559666

    翻译的很棒棒,专业,

  30. 3559682

    @马甲: 哇杀戮一代,编剧是艾德伯恩斯和大卫西蒙!

  31. yetian
    @2 weeks ago
    3559941

    这篇真是各种意味都相当牛逼啊

  32. 纯情小扣子
    @2 weeks ago
    3560352

    良心长文见微知著,放荡之中有真情

  33. half_bug
    @2 weeks ago
    3560486

    她说最严肃的天气预报员都受不了她的诱惑,我也信,因为有次在同人片片场认出了某气象先生。他说他只是来做新闻调查。但我没见过哪个电视台会让气象先生来报道新闻。

    嗯,但是我见过某摸鱼网站小编来写破恩文,所以,so what🤤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