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9.10 , 10:00

因为半瓶辣椒酱,妈妈以为我是gay

我的父母非常保守,他们是斯拉夫裔,对同性恋有自己的一套看法。我是个直男,但现在我要想着如何跟他们解释这一点。

故事要从昨晚说起。当时正跟朋友吹水的我做出了一个愚蠢的决定——喝下半瓶辣椒酱。辣椒酱一下肚我被辣哭了,嘴里像被火烧过一样,我只知道当时感觉很糟糕。但我不知道的是第二天早上将要发生的事情。

第二天醒来时,我感觉胃里刺疼,特别想吐。我以为自己生病了,因为除了生病的时候,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后来我吃了泻药和解热镇痛药,这才好了一些。

30分钟后,我在厕所里迎来了这辈子最舒服又最痛苦的一次排泄运动。排泄运动到达尾声的时候,我习惯性地抓起自己的手机,发现错过了朋友们的好几通电话,我这才想起自己跟他们约好了要出去玩。我妈要到6点才下班,而我爸有个商务约会,所以我没想太多,擦了擦腚,拿了50美元就出去玩了。

因为半瓶辣椒酱,妈妈以为我是gay
CREDIT: 123RF

2个小时后,我的屁屁开始变成人间地狱,既是因为辣椒的缘故,也是因为屁股擦得太快。但跟朋友在一起总不能去挠□□吧,我觉得自己迫切需要一些婴儿湿巾和一个冷水澡。

但约会还是继续进行着,而我的屁屁却越来越痛。晚上约会结束时,我感觉像有妖怪在吞噬自己的□□。坐也疼,站也疼,不小心放屁时也很疼。

当天晚上我很晚才回到家,比平时要晚得多。我还没来得及跟父母说句话,就跑到浴室洗□□去了。

我脱下裤子,用最冷的水冲□□。滚烫的□□遇上冰凉的水可不是什么舒服的事情,但调节水温之后,那简直就是人间天堂。在沐浴露的爱抚下,我仿佛看到天使在亲吻我的后庭。

然鹅我忘了关门!妈妈走进来时,我正闭着眼睛发出满足的□□声。

事后想想,她应该很担心我。因为我从来没有回到家后就直接跑去洗澡,通常我都会跟他们打声招呼,所以我完全理解她。

但我现在只能想象她看到我将手指插进□□里时的表情,因为在我意识到事情不对的时候,她已经出去了。我仓皇地穿好衣服冲出浴室,接着便听到她在楼下沙发上哭泣,我爸坐在旁边安慰她。在他们的交谈中,我听到母上大人说了一句“这下我们要不了孙子了!”

现在我正坐在房间里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但显然等待会让他们更加焦虑,我此刻唯一的愿望就是他们能不要那么快把亲戚们通知个遍。

本文译自 gaystarnews,由译者 蛋奶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原作者:Joe Morgan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9
赞一个 (1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