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9.07 , 23:00

为何大兵大多是烟民

根据国防部的一份报告,美军服役人员的吸烟率要高于平均水平。2011年的数据显示,军队现役人员的吸烟率高达24%,而普通民众中只有19%是烟民。而在吸烟的士兵中,有38%都是入伍之后才加入烟民队伍的。

更糟糕的是,几大烟草集团也正在这些军中男女身上打主意。这一发现来自于“真相协议”组织近期一项有关大烟草集团与军队的研究。这家致力于禁烟的非盈利机构查询了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一个数据库,这个数据库里有一些烟草企业因为司法用途而向公众公开的文件。在这些文件中,他们发现烟草公司把美军服役人员比作“待摘的李子”,并且认为他们因为“教育程度较低”和“职业前景有限”以及其他一些特质而成为烟草公司的“优质潜在客户”。

为何大兵大多是烟民
credit:锐景创意

“对于烟草公司来说,军队是烟草产品高速增长的市场”,“真相协议”的首席运营官Dave Dobbins说。“然后我们发现,烟草公司过去那些在军中发放免费的试用品、邀请军人拍广告,以及在各个基地搞活动的做法,现在开始在军中生根发芽开花结果了。”

Dobbins说,烟草公司在军中的种子早就种下了。就好比现在职业棒球手中有嚼烟草嗜好的比例远高于普通民众。“在棒球运动的早期,烟草的确对这项运动助益匪浅。第一张棒球球星卡就是附赠在香烟包装里的。”Dobbins说。“能把自己的产品包装好的话,客户会自己找上门的,连打广告的钱都省了。这算是旧时代的‘网红营销’吧。”

曾于1968-1971年服役于美国海军的Mike Jenkins回忆了他在军中滥用烟草的经历。“我当时服役于海军的一艘核潜艇。一出海就是两个月多月,而一条(10包,200支)香烟的要价才一块五分钱。周围差不多所有人都抽烟,因为这算是最便宜又能杀时间的活动了。”他在一次电子邮件采访中说。一直到上世纪70年代,军方还将香烟作为配给品发给士兵们。因为据说香烟具有镇静作用,也能帮这些大兵打发无聊的时间。

Greg Cope White就是那38%入伍之后才学会吸烟的人之一。他于1980年入伍海军陆战队,并服役了6年时间。“还在常规单位的时候我就学会抽烟了。主要是因为无聊,还有就是身边的几个朋友都在抽,而我想和他们一起混。”这位《粉红陆战队》一书的作者在电子邮件中如是说。在退伍之后,他戒烟了。“我担心长期吸烟的后果。我知道吸烟有害健康。还有,一身烟味儿对我相亲也没啥好影响。大多我认识的平民都不吸烟。”

为美军提供医疗服务的国防卫生局发起了“你也能戒烟(Quit Tobacco-UCanQuit2) ”行动,该行动的管理者Paul Fitzpatrick认为,同伴的影响是军中吸烟率高居不下的重要原因。“第一次远离家乡的青年男女都在寻找能够融入新社交圈子的方法。除去同乡、同族以及社会经济上的联系之外,一起抽烟也是新兵们互相认识的好方式。”他在邮件中写到,并引用了一项2008年关于空军中吸烟情况的研究。那是目前关于军事训练中烟草使用情况的唯一实证研究。(新兵训练营中是禁烟的,之后就允许士兵吸烟了。)

“2009年以来,军中的吸烟率有所下降,但并不明显。因此有强烈的迹象表明,这项研究中的数据可能在今天仍然有意义。”Fitzpatrick说。

每年,国防部在治疗吸烟引起的疾病、相关医疗保障以及由此引发的缺工方面要花费16亿美元。国防卫生局正努力减少这种损失。TRICARE是该局的医疗保险合作伙伴,戒烟已经涵盖在该公司的服务中了。现在,烟草公司已经不能再赞助军事基地中的各项活动了。Fitzpatrick表示,海军已经在各军事基地的小卖部中限制贩卖烟草了。

2016年,前国防部长Ash Carter 发布了在军中鼓励禁烟的指导方针。其中包括烟草公司不能以低于附近零售点的价格在军事基地中销售香烟,以及服务部门应该在军事基地中制定限制或禁止吸烟的规定。

“我不是在批评国防部或者其他政府部门,”“真相协议”组织的Dobbins说。“我其实更想去研究吸烟文化,但事实是显而易见的。少吸烟有助于提高士兵们的作训状态,减少医疗开销以及——和其他民众一样的——减少患病的几率。“

本文译自 Howstuffworks,由译者 Freez Sun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