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9.05 , 23:33
19

半夜背后凉飕飕:我的室友[6]之我的室友不不对劲

最后一话了!

另,也有照片,括号里加了新浪的备用链接。


前贴汇总:

室友[1] 请点 这里
室友[2](丢钥匙[1]) 请点 这里
室友[3](丢钥匙[2]) 请点 这里
室友[4](丢钥匙更新) 请点 这里
室友[5](留言节选) 请点 这里

半夜背后凉飕飕:我的室友[6]之我的室友不不对劲
credit: 煎蛋画师BC

我的室友有点不对劲【完结】


【晚上7点30分】
*
不好意思,隔了这么久才更新!我一直在忙。我找不到愿意施行驱魔仪式的牧师,但我把可能会用到的东西都买回来了【图片链接(备用)】,你们觉得还有什么需要的吗?我会让一切都在今天结束的。我也终于和Erica联系上了【图片链接(备用)】。
*
我不会让那个东西占有她的。只要她一回来,我会把所有东西都解决掉。


【晚上9点00分】

这是我今天最后的更新。Erica现在在宿舍。问题是,我完全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实际上,根本没有任何可能她可以出现在这里,但她在。他妈的她就在这儿。我今天一直在外面和不同宗教信仰的朋友商讨Erica的事,并在之后为了驱魔仪式的事拜访了家天主教教会。今晚大概7点半时我回的宿舍,从那之后,门就一直锁着。从回来以后我就一直坐在床上。我能直接从床上看到门的情况。我们的宿舍很小,就是算我分神,我也能听到门开的声音。门旁边就是我们的洗手间/浴室。我今晚去过两次洗手间。我不是想你们知道我的生理习惯,但这很重要。因为我刚刚去洗手间的时候看到这个。

*
图片链接(备用)】

她不抬头。她也不回答。

我知道你们有些人以为这他妈全部都是狗屎。没有Daniel。Erica就是精神分裂,就是妄想症,就是疯了。我应该给她找个心理医生。我也该承认,我是也有想过这个可能。但我解释不了这件事。她不可能,他妈的她根本不可能会在浴室的啊!我刚回来的时候她不在这,我之前上厕所的时候她不在这,门根本就没开过,她为什么会在这!!

*

这是我今晚最后的更新,我受够了。我要去施行那个驱魔仪式,然后一切都会结束,一切都会回到正常。我明天会再来更新的。


【隔天上午】

我才发现一直没有把事情发生的时间说清楚。补充一下,这些事情是从周一下午我旅游回到宿舍时发生的。周一晚上我一直躲在图书馆和我男友的宿舍里,直到昨天(星期二)早上才回的宿舍。Erica那时候不在宿舍里。我一直找不到她。直到昨天晚上大概9点左右,她在浴室里出现。除了她给我发的那张图片和那一点聊天记录,我完全不知道在此之前她在哪里,和在此之前她做过些什么。

*

在找不到Erica的这段时间里,我尽可能地根据她以前提过的事和她之前所发的那两个帖子做了有限的调查。我知道了她的过去,知道了她的经历。她逃跑过。但有什么一直在跟着她。我找不到任何有关她妈的资料。如果她还在生,我希望她已经获得了自由。如果她没有,那我真心希望她已经死了。我已经亲眼看过当这个东西占有你时所会发生的事;看到它是如何操纵你的心灵。我不能想象还会有比这更糟糕的事。

*

让我说说驱魔的事。当我发现我以为的那些植物不是鼠尾草时已经太晚了。但无论如何,我只能尽我所有的一切努力。Erica不肯离开浴室,所以我只能在浴室里举行仪式。我把白色蜡烛点燃,同时嘴里一直念着你们发给我的祷告词。它讥笑我。Erica的脸被头发遮掩着,但它的嘲笑声急促地从底下传来。她低着头,一直保持着那个姿势。自从这个该死的噩梦发生之后,相比起惊恐、相比起担忧,我第一次感到无比地愤怒。它怎么敢这样对Erica??它怎么敢把我的Erica抢走,还把她弄成这样??!但那可能只是基于我的想象,我能在它的讥笑声中庁到她的存在。不是尖叫,不是我所以为的尖叫,而是呜咽。就像是当她做恶梦时会发出的那种呜咽。

我很生气,所以我把剩水拿出来,直接地往浴缸里扔了过去。玻璃炸裂,圣水洒满Erica全身。它没有在笑了。它很快就停下不再笑了。

*

接下来的事情发生得太快,我没办法记清楚到底是发生过什么。它尖啸着穿过浴室,抓起我把我往墙上甩。我能感觉到自己双脚悬空。Erica远远比我瘦小,所以理论上这根本不合理。但在那时候我已经见识过真实的世界,而在真实世界里事情并不合理。她掐住我的喉咙。她,它,看着我,我心想“完蛋了,我会就此被它逼疯,再也没有任何人能救得了Erica。”我和它的眼睛对上时,我在那看到的是疯狂,狂喜,怨恨,和野蛮的兽性被混合在一起的情绪。但它。它还是一直。一直带着那个奇怪的微笑。Erica是怎么能跟这种东西待在一块4年还能保持正常心智的?干,或许她就没有。

它掐着我的喉咙,我的视线开始模糊。我猜我就要就此死掉。被我甜美可人的室友,被我那个会刻意避开以免踩到蚂蚁的室友,被我那个在宿舍发现蜘蛛时会先和蜘蛛道歉再把它们移到室外的室友的手所杀死。

我不知道是该归结于是因为单纯的运气,还是说是神的恩典。祂救了我。祂救了我们。在这种时刻,我猜是神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如果确实是祂选择了我,我愿意把我的余生都奉献给祂。当我握起拳头挥向Erica时(真的真的很对不起,我亲爱的Erica),它松开我,回手也是一拳。Erica的鼻子开始流血,可能是由于她的贫血症或者是别的什么我不清楚。它突然变得虚弱,只是站在那里恶狠狠地死盯着我。伴随着祈祷词,余下的圣水,薰衣草精油,蜡烛,圣经,和(估计没什么用的)鼠尾草,我完成了整个驱魔仪式。我觉得我真的成功了。当Erica抬起头回看我时,她的眼睛又重新变回棕色,眼泪大滴地从她的眼睛滑落。她没有在笑。神啊谢谢你。她没有再挂着那个奇怪的微笑了。她也愿意让我碰她了,她愿意让我抓起她的手,把她带到她的床上。我没有问她任何的问题,她也没有。但她低声地和我说了声“谢谢你”。而那就够了。

*

她现在正在睡觉。我不认为它有伤害到她。除了我留给她的那个瘀青以外,她身上没有任何别的疤痕和瘀伤。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会醒,但我希望她不会再做那个噩梦。我不知道当时我面对的是什么:可能是Daniel,可能是她妈妈,或者是我所不知道的别的什么。我不清楚它的目的。不知道它为什么要随机挑上这个从来没有伤害过任何人的女孩。不知道为什么它要让她的生活变成一团乱麻。我不知道为什么Daniel要对他邪教里所有教众都做一样的事。是因为权力吗?还是说他就是个虐待狂?没有人知道。我只是很高兴所有事情终于都结束了。

-----Catherine :)

本文由 王橘猫 译自reddit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4
赞一个 (2)

TOTAL COMMENTS: 19+1

  1. 喵熊汪太狼
    @8 months ago
    3554650

    @zz: 点进去看呀

  2. 3554651

    可喜可贺

  3. 3554652

    最后那个笑脸令我毛骨悚然。。。会不会Daniel已经从Erica身上转移到Catherine了。。。又或者Catherine和Erica都已经被Daniel杀了,这一切都是Daniel编造的?!

  4. 商周知
    @8 months ago
    3554655

    这个系列没看懂,不喜欢(和翻译没关系)。。。还有几票结束?

  5. shirokuma
    @8 months ago
    3554658

    转移了啊擦擦擦。。。凉飕飕

  6. 3554659

    emmmm我还以为昨天就完了。。。结尾有点牵强,不过还是给图片点个赞^_^b

  7. 3554667

    @goubin: 我错了。。没看懂,原来表情这个有毒
    —–Catherine :)

  8. 专门来说下
    @8 months ago
    3554675

    …这个男朋友啥的很出戏。。不然真的蛮像部百合片的。

  9. 喵了个咪
    @8 months ago
    3554678

    喜欢这种题材的我安利一个游戏,《失踪的萨拉》,也是X教+高代入感呢!

  10. 3554705

    看评论才 凉飕飕

  11. 3554715

    最后的这个笑脸儿…..

  12. 拼命的麻球
    @8 months ago
    3554931

    (〃’▽’〃)开始补!今天上午摸鱼终于有新题材了!

  13. 3555130

    警察:这就是你把你室友打成猪头的理由?

  14. navybiue
    @8 months ago
    3555597

    笑脸?什么笑脸?这一话又没有笑脸

  15. navybiue
    @8 months ago
    3555599

    哦。。。明白了 :)

  16. 拼命的麻球
    @8 months ago
    3556139

    其实你知道么?发帖的看帖的翻译帖的以及回帖的都是我 :)

  17. 123去爬山
    @8 months ago
    3557554

    前篇有说到Daniel在2011年死了,译者能找到相关资料吗? :)

  18. 3645306

    Exorcizamus te, omnis immundus spiritus omnis satanica potestas, omnis incursio infernalis adversarii, omnis legio, omnis congregatio et secta diabolica. Ergo draco maledicte et omnis legio diabolica adjuramus te. Cessa decipere humanas creaturas, eisque aeternae Perditionis venenum propinare.

    Vade, Satana, inventor et magister omnis fallaciae, hostis humanae salutis. Humiliare sub potenti manu dei, contremisce et effuge, invocato a nobis sancto et terribili nomine, quem inferi tremunt.

    Ab insidiis diaboli, libera nos, Domine. Ut Ecclesiam tuam secura tibi facias libertate servire te rogamus, audi nos. Ut inimicos sanctae Ecclesiae humiliare digneris, te rogamus, audi nos.

    Terribilis Deus de sanctuario suo. Deus Israhel ipse truderit virtutem et fortitudinem plebi Suae. Benedictus deus. Gloria patri.

    Muthafucka’.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