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9.04 , 18:49

《致帮我寻找回爱女的小姐》

# 本文来自卫报的一个读者投稿栏目。

《致帮我寻找回爱女的小姐》
credit: 123RF

你发现了一个小女孩独自走在西萨塞克斯郡的奇切斯特时,就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你上前问她是不是和她的妈妈走失了,我想她说了是的。那时候的她三岁半。

在南街的十字口附近的一家鞋店里,我们下楼后去了儿童区,拿着一张号码排队等着。这个时间点是非常忙的,过了一会儿后,我和孩子们说,我们该去另一家商店了。他们都开始抱怨,因为他们在大屏幕上看着漫画,还不想离开。

我们去了东街附近的一家商店,给儿子买了几双在学校穿的鞋子,但是没给女孩买上。当我付钱的时候,这两个孩子都坐在试穿区。但不久之后,儿子和我一起站到了柜台这里。我问他姐姐在哪,他耸耸肩,说不知道。其实我本应该担心的,但想到我的两个孩子都没有在我、他们的父亲或者祖父母不在的情况下离开过商店,我就没再担心了。

我付完钱后,发现在店里找不到女儿了。我询问工作人员是否可以去仓库里看看,但她并不在那里。

我和儿子就一起去商店找人,又问了一遍问工作人员是否可以检查一下他们的储物间。但是没用,到处也找不到女儿。

我非常恐慌,呼吸也异常的快,我感到非常恶心,大脑也开始混乱。我们穿过人行横道,去了对面的商店,匆匆看了一眼,但是没有她的行踪。我们回到给儿子买鞋子的那家商店,问他们是否可以再次检查一下他们商店的储物间,但她不在那里。

我问我的儿子:“如果你是姐姐的话,你会去哪里呀?”他说他会回到第一家鞋店里,去看漫画。我真应该早点问他的!我们加快了步伐,走向南街。我试图不让自己哭出来,我在抽泣,感觉自己快要生病了,随时都会倒下。这一天是2000年8月,仅仅距离Ferring发生绑架和谋杀案的Sarah Payne一个月,而距离奇切斯特也只有20英里。

当我和儿子和我快走到十字路口时,你很平静地走近我,问我是不是走失了一个小女孩。我在想,难道是我的脸上惊恐的样子,暗示了你吗?还是我手里拉着的儿子和女儿有一样的红头发吗?谢天谢地!你真的猜对了!

我对你说谢谢,但是这些远远不足以表达我的谢意。希望我的声音和面部可以说明这发生的一切,但是我心里真的很担心,以致于我无言以表。

我们并没有返回第一家商店给我女儿买新鞋和看漫画——因为这得等上一天。在我开车回家之前,我需要一点时间冷静。我的女儿仅仅从店里走掉了10-15分钟,但对我来说,这似乎是一个永恒的时刻,而我也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那是17年前,现在我的女儿20岁了.偶尔,我还会重新讲述这个故事,它使我泪流,就像写这封信时候的感觉一样。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你的好意和智谋,你注意到她,和她一起等待着,还在人群中发现了我和她的弟弟。那时我还没有说完感谢,我希望现在可以说完。

本文译自 theguardian,由译者 Maria是要考410的学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