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9.03 , 00:27

培养“毅力”或许有害于学生,亦有害于民主政治

译者:Annie
本文原作者Nicholas Tampio,福坦莫大学副教授,原文载于Aeon

培养“毅力”或许有害于学生,亦有害于民主政治
credit: 123RF

对于那些“毅力”论者来说,美国儿童普遍懒惰,因而注定无法在全球化经济制度下具备充足的竞争力。与此同时,学校也因忽视培养学生的人情世故能力而助长这一问题,而解决之道则在于使学校向美国的孩子们灌输那些能够使他们在升学和就业时更加成功的性格品质。在这一逻辑的支配下,政治家,决策者,企业家以及家长都认为孩子们需要更有毅力。

作为宾夕法尼亚大学积极心理学中心的教授,Angela Duckworth女士在将毅力问题上升到学术高度并且带入公共视野方面的贡献无人能及。 在她的新书《毅力:热情与坚韧的原动力》中,她解释了毅力这一概念,以及人们应当如何去发掘自身与他们性格中的毅力。

根据Duckworth的说法,毅力即是克服一切阻碍以实现长远计划的能力:“有毅力即是专注于目的性,有毅力即是将自身日复一日地投入到艰难困苦当中,有毅力意味着跌倒七次而能够爬起来八次”。Duckworth 提到了许多因为有毅力而获得成功的音乐家,运动员,教练,学者以及商人。她的书也被作为那些主张学校对学生灌输毅力观并且测评学生毅力水平的政治家们的福音。

初看起来,毅力似乎是回应当下美国社会问题的良药。然而,像这样推崇毅力的做法却无济于事,因为仅靠毅力往往使人做出愚蠢卑鄙之事。Duckworth 的书中即充满了这样一些出于毅力而努力做成了许多他们本不应该做这些事情的人。

以积极心理学的创始人,同时也是Duckworth研究生导师的Martin Seligman为例。在其1967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中,Seligman及其共同作者叙述了一系列作用在狗身上的实验。第一天,这些狗被束缚并且被施以电机,其中一组能够通过用鼻子按压仪表盘来停止电机,而另一组不能。接下来的一天,所有的狗被放置在同一个穿梭试验箱里接受电击,且电击可以通过跳跃一个障碍物来停止。绝大多数在第一天能够停止电击一组的狗选择跳过障碍物,而先前只能承受电击的一组则很少选择尝试跳跃。Duckworth用这个实验来影射她自己上大学神经生物学课上时所遇到的困难。她认为她能够在课程中及格是因为她愿意去做那少数的几只即使先前遭受过不可避免的痛苦也毫不放弃希望,并且坚持奋斗的狗。

然而,Duckworth却丝毫没有提及许多在Seligman实验中用到的动物都被电死或在这之后很快就病死了,她也没有提及CIA利用Seligman的研究成果,通过利用习得性无助的心理来审讯犯人,哪怕Seligman本人反对刑讯。与此同时,Duckworth虽然也认识到可能存在一些坚韧不拔的恶棍,但她对此毫不在意,因为存在比这更多的坚韧不拔的英雄。那些认为那些轻易伤害他人者都是倔强不已的恶棍的观点是将道德问题过分简单化了,因而这些观点在Duckworth看来并无可取之处。

在Duckworth的书中,另一个毅力上的模范是Pete Carroll,带领美国西雅图海鹰橄榄球队赢得超级碗的教练。Carroll自创了一套毅力文化,用他助理教练的话讲:“不反对,不抱怨,不找借口”。她也称赞了海鹰队后卫防守Earl Thomas在比赛中“超乎寻常的战斗欲”。

Duckworth显然并没有看到过任何关于职业橄榄球训练给人造成的长期创伤的研究,或者相关的电影和电视节目。其它人,比如奥巴马总统都说过,如果他有儿子,他不愿意让他去打橄榄球。而那些Duckworth曾经采访过的明星球员可能同时也处于精神创伤的状态。

另一个模范人物,按照Duckworth的说法,是Jamie Dimon,摩根大通公司的总裁。Dimon的大学预科学校便是以“毅力”为校训,Duckworth 将摩根大通的成功归因于领导者的毅力:“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当中,Jamie的管理使得他的银行得以幸存,当别的银行彻底破产的时候,摩根大通却以某种方法得到了50亿的盈利”。这里并没有说明“以某种方法”究竟指的是什么。事实上,政府的救市资助在2008年给予了摩根大通250亿美元。Duckworth与这位总裁都没有在书中将那些有利或有害于个人成功的政治因素纳入考量。

Duckworth还提供了许多有瑕疵的实例。辛那邦总裁从未提及自己的公司成功是如何建立在加剧美国肥胖症人口的基础上的。拼字比赛的冠军却并不喜欢读书。西点军校的学员往往需要在刚入学时忍受高年级同学的越轨霸凌,这在学生们的叙述中是一种“入学仪式”。

为什么这些人纵然成功也从未反思自己所做的事情?我们不应推崇作为一种Duckworth在书中倡导的“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坚毅。这或许意味着一种道德上失败。处于“坚韧不拔”的对立面的,往往是思虑、疑惑、诘问,并且拒绝希绪弗斯式的劳动。

如今,许多美国人希望下一代更有毅力。许多加州的校区已经开始采用改编版的Duckworth的毅力理论以使学校和教师开发和评估学生们的“自我管理”能力了。Duckworth本人反对以学生的毅力水平对学校评分因为衡量手段不够可靠。但是她忽视了仅仅是颂扬毅力这一立场本身背后的文化逻辑就足以导致一种服从威权的思维习惯,造成威权主义的政治问题,使得大众能够听从权力者的指示而各安其位。

民主政治需要积极为自身着想,并且能够挑战权威的民众。比如说,那些参与波士顿倾茶运动的人,塞尼卡福尔斯会议的人,进军华盛顿的人,以及当今反抗应试教育的人。在所有这些例子中,普通人都在质问自己被统治的原因。Duckworth推崇西点军校式的,排斥不服从命令者的教育方针。这对于一个民主国家来说是一种灾难性的教育方式。美国的教育应当保留那些热爱幻想的,有创造力的,有叛逆心的人,而不是以毅力的名义将其束缚在牢笼里。

4.1
赞一个 (1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