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9.02 , 23:33

半夜背后凉飕飕:我的室友[3]之丢钥匙-2

我的室友不可能那么可爱!第三话:《上周我丢了钥匙,今天我要死了》-2

哎哟我的小姐姐 (((゚Д゚))) 

前贴汇总:
室友[1] 请点这里
室友[2](丢钥匙[1]) 请点这里

半夜背后凉飕飕:我的室友[3]之丢钥匙-2
credit: 煎蛋画师BC

I lost my keys last week, and I'm going to die tonight.
上周我丢了钥匙,今天我要死了-[2]


谢谢你们的留言。我无法表示我有多感谢你们,你们不知道这对我而言到底有多重要…

现在是晚上7点26分。我还在。好消息是:我的头痛基本完全消失了。我不大能确定,但我觉得有可能我会头痛是它在阻止我发这个帖子?但既然我已经把这个帖子发出去了,它觉得没有理由再阻止我,所以我的头就不痛了?真的,我不大确定,我只是很庆幸我又可以重新思考了。

我刚刚在看留言的时候发现我忘记东西的频率开始变得越来越快了。有人建议我应该把所有还记得的东西都写下来。这主意不错;我等等就开个文档把所有东西都记下来,但首先:

我的名字是Erica.我今年20岁。我在读大学,将来的梦想是成为一个物理治疗师。我和我的室友住在一起,她的名字是…妈的。我只能记得她名字的首字母是C和她这周都不在市内,所以我自己一个人在这里。我从来没有任何男朋友。当我15岁的时候我得到了学校话剧的主角角色。我妈可能死了,但说实话,我不在意。我是个无神论者。我不相信鬼神所以…别过来!我已经逃掉了!!我不会让你成功的!我不会让你成功的!DANIEL!!!


我…干,我也很害怕。我就他妈是个胆小鬼。图书馆好像快要关门了,我不知道我现在还能怎么办。


现在是9点半。我还在。我还是我。头痛回来了。它们会先减弱,然后突然爆发直到我眼里一片模糊。有什么东西一直在我视野范围外走动,但我不确定,可能只是我的想象。

我也想找牧师,但我没有车,我只能乘公交。为了能上这所大学,我已经花光过去高中时候打工所存的钱和所有的奖学金了。如果我能够撑得过今晚,或许,或许明天我会去找一家愿意帮助我的教堂。

我接受了那个要把记得的所有事情都写下来的建议。但这只让我更绝望。除了上一次更新时我写下的东西,我已经不记得还有什么别的能写的了。我真的存在过吗?还是说那个邪教才是我的一切?

Daniel弟兄在看着我了。我能看到他站在我们宿舍的角落里。那是幻觉。那一定是幻觉。

我还在。


【隔天上午】

干。我的室友不在宿舍。我大概两个小时前回到的这里,她也不接我的电话。我应该出去找她吗?


11点21分。我还在。我还在。我还在。我还在。我还在。我还在。我还在我还在。我还在。我还在。我还在。我还在。我还在。我还在,我还在。我还在。我还在。我还在;我还在。我还在。我还在。我还在。我还在。我还在我还在。我还在。我还在。我还在。我还在。我还在。我还在。我还在。我还在。我还在。我还在。我还在,我还在。我还在。还在。我或者。我还在。我还在。我还在;我还在。我还在。还在。我还在。我还在。我还在我还在。我还在。我还在。我。哈


本文由 王橘猫 译自nosleep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2.5
赞一个 (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