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8.31 , 20:00

Quora:无用技能

Tillman Huett-Lassman

我每分钟能说450个词。

拍卖人每分钟能说两百至三百词,普通人一分钟能说一百至一百五十词。可以说我的语速非常快了。

辩论赛也以这种语速进行,没接受过训练的人听到的话像是胡言乱语。

下图为我快速说话时的样子(高中时期的我看起来就像一根棍子)

Quora:无用技能
credit:123RF

可悲的是,这些技能不用就废了,而我也没有必要让这种技能处于巅峰状态。不过如果需要的话,我现在读书的语速依旧能比正常人快。

如果你对这种技能感兴趣,可以点这里阅读。
Jake Williams

贪吃蛇。

记得在智能手机出现之前的这款游戏吗?

我和我的朋友们以前就在这些东西上与彼此竞争。

现在?现在每个人都有智能手机了,且大家都忙着上网和玩社交媒体。不过不包括我!

Ai Qi

我擅长玩橡皮擦战争游戏。

我上小学时,每个人都有一块印着某国国旗的橡皮擦。

我们称之为国家橡皮擦。

那时候,每一个这样的橡皮擦售价十美分,它们很适合作为收藏。某些国家的国旗总是更罕见,而那些拥有这种罕见国家橡皮擦的人常常会拿出来炫耀。我们举办了比赛以便赢得这些橡皮擦。规则很简单,每位玩家每次只能动一次,而你需要用你的拇指让它们移动起来。将己方橡皮擦弹到敌人的橡皮擦上面就算赢了,并可以将敌人的橡皮擦当做战利品带回家。

小时候的我认为这是一种可靠的投资,只要有一个橡皮擦就能赢得更多橡皮擦了。我在家偷偷练习了很久。男孩子们常常低估了我,而我经常可以获胜。我为自己感到自豪。

你猜十年后,现在谁还在家里藏着一抽屉橡皮擦?

Omar Patel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诺基亚手机里面的红球游戏……我花了很多时间盯着这些小小的黑白球。

我第一次玩这个游戏时才五岁,那时我玩它一直玩到眼睛变红。

相比后来才出现的笨鸟先飞游戏,我在红球游戏里面感受到的失望更多。

我只能想象如果红球至今还在,人们会做些什么……

Hope Laust

丹麦语测试。我过去总是能在每场测试中取得百分之百的分数。我朋友的母亲是一位丹麦语老师,她以前常小气地说她应该抄袭我的答案。

现在这事重要吗?一点儿也不。我已经有六年没做过丹麦语测试了,甚至我都没有写过丹麦语。如果现在让我考试,我估计也很讨厌它们。

不过我的床下有一些过去做过的测试,它们被装在了盒子里。

Gigi J Wolf

我可以在黑暗中拨打转轮电话。

不论是转数字还是按下按钮,我都可以在黑暗中完成,并且一个数字都不错。我也知道这没什么大不了。

我也擅长下面这些事,但没有人在意,毕竟我告诉过别人后,也不会对他们的生活带来任何影响。

我可以不看镜子化妆。在黑暗中也行。

我可以涂口红画眼线和腮红,不看镜子也能一点不错。

我可以不用手骑自行车。

不过这次不能在黑暗中完成了。

当然我有手,只是我不一定要抓住车把。我可以把手撤回来,不必掌握车龙头就可以转向。

我可以一次性吞下许多维他命。在黑暗中也行。

这是一个天赋。

Erin Sonier 让我想起来,我还会转呼啦圈,我可以翻完美的侧空翻。不过我不打算再这样做了。

我不会在公园里或者黑暗中这样做。

本文译自 Quora,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1.6
赞一个 (1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