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8.31 , 23:33

半夜背后凉飕飕:我的室友不可能那么可爱 [1]

橘猫承包一个礼拜~

这算是个系列小长篇,由于没有固定的标题不好区分,我们就擅自取了个响亮大气优雅高尚有品味的大标题。(主要出于我的恶趣味)
简称《俺友》

以下是橘猫的留言↓

大家好,我是王橘猫。

首先要和大家道歉,并没有根据原定计划和答应蛋友的次序连载长篇,想解释一下原因。

这次为大家带来的是一个比较名不经传的长篇系列,内容是喵熊所说的“里面要有小姐姐”的故事(大概吧…)。

从高高狗连载之后,就一直在想会不会有这么一个可能,能通过某种方式让追看连载的读者比起回看原文的读者获得更好的阅读体验。

诚然,这对选材的要求比较严格,也意味着大幅度地改动,但无论如何,我很想试试,所以有了这篇长篇。

所有的稿子都已事先译好,再强调一次,所有的稿子都已事先译好,比起一次性地把所有内容发出,我们会并通过某种连载方式让这篇长篇变得更有魅力和美感,让追看连载的读者获得更为身临其境的体验。

敬请期待、谢谢大家。

半夜背后凉飕飕:我的室友不可能那么可爱 [1]
credit: 煎蛋画师BC

Something is wrong with my roommate
我的室友有点不对劲

我的室友有点不对劲。她一定是遇上什么事了。我不想回宿舍,但我又担心把她自己一个人留在那里。我好怕回去之后发现她会、或者已经精神崩溃了啊。

我猜我是应该先把背景资料说清楚,好让你们了解情况啦。

我的室友。她是一个安静,有点儿害羞的物理治疗系大三学生。她挺宅的,就是以前会说的那种小书呆啦。她每个学期都能考个前几名,我想这是因为她很需要奖学金吧。每次快到考试周的时候她就会变得超焦虑的,不过我超喜欢她这样。说真的,有时候我都会觉得自己喜欢她这样子有点变态。因为这个害羞可爱的小家伙到了这种时候,特别是当她为了某件事紧张焦虑的时候,说话能他妈脏的跟个蹬三轮的大爷一样。还记得我们搬来这个宿舍的第一个学期,我还在为她的纤细情绪紧张,特别害怕会、呃怎么说呢、会把她碰碎什么之类的吧。我甚至连朋友都不敢往宿舍带,担心他们会说话声音太大把她吓哭。结果到了期末前一周,我刚踏进宿舍就听到这个:

“你他娘的整个就一狗娘养的,他妈好死不死平时瞎几把乱蹦跶,真要用了就他娘的给老娘尥蹶子嗯?操蛋玩意儿!(她是在对着我们的打印机说话)操他娘的!什么样的傻逼才能生出这种傻逼玩意儿,还尼玛教授呢!你他妈给能我三天写出报告来我他妈直播吃屎!我他妈赌上祖宗十八代,要让我在校外碰上那傻逼教授我就把丫的傻逼舌头拔下来往他奶奶的傻逼□□里捅!再让丫看着我把这屎一样的傻逼研究报告做成假哔哔捅他丫的傻逼丧门老婆!”

呃,所以她就是会这样啦。这超好玩的,而且也超可爱。

而且我想她还挺孤单的。她从来不会谈论她的家庭。我不认为她有除了我以外的任何真正的朋友。她也从来没有约会过。我想她可能就是比较享受独处吧。她喜欢爬山、喜欢阅读、还喜欢看电视上的那些垃圾真人秀,我想这对她而言就足够了吧。我有试过想把她拖离她自己的小小世界,让她去参加派对什么的,但我能看出来她很痛苦。不管怎么说,和她两个人安静相处的时候还是挺有意思的啦。

对了她还挺严肃的。我从来没有试过让她笑出来过。你看过《实习医生成长记》里的JD和那个老是在说“这好好笑”但完全没在笑的女的约会的那集吧!她超像那个女的!她会说着“这好好笑”但同时一副完全面无表情的样子。我也是花了很长时间才知道她是真的超严肃,不是个爱说讽刺话的小婊子的。

还有就是…我不知道这点该不该说啦。因为说出来好像、好像有点侵犯到她的私隐?但是我觉得这个还挺重要的。我觉得当她还小的时候遇到过什么。她从来、是从来哦、不会谈到这方面的事,但有时候她看起来就是、呃怎么说呢、撞鬼了似的?她有的时候会做噩梦,很可怕的那种。她甚至都不会像常人那样尖叫,这才是最糟糕的,她只会在睡梦中边呜咽边哭泣。说实话,当我忍不住把她叫醒时,这真的不仅仅是为了她,还有一半是为了我自己,我不忍心看着她这样。还有…她背上有很多伤疤。有一次我在她洗完澡要换衣服的时候看到的。我问过她这是怎么回事,但她当时差点要跪下来求我不要再提这件事了。而我也不忍心再问了。当她准备好要聊这件事的时候,她知道我就在这里就够了。

唔,这就是我知道的她啦、就是那个我上周因为要去看望我阿姨而把她自己一个丢在宿舍的小可怜(可怜的小东西,这段时间常常会找不到自己的东西)。她看起来超焦虑的,脸色发白。但她还是她,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她。我今天下午到的宿舍但我…我他妈的都不知道该怎么思考了。我是在个基督教家庭里长大的,但我之前从来不相信世界上有神啊天使啊还有魔鬼什么的。至少在这之前,我从来不信的。

我刚推开宿舍的门,就发现她站在那里,宿舍里乌漆麻黑的。我当时心想估计是我把她吵醒了还是怎么的,所以以为她还有点迷迷糊糊的。我就过去想抱抱她(她不大喜欢有人碰她,但我超爱抱人的,加上我觉得她已经开始习惯了),但她就超快地往后躲,还撞到了墙上。就、我都能听到她头撞墙上的砰的一声了,但她蛮不在意的,连眉头都没皱一下。还用阴沉的声音说“别碰我”,听上去就跟她在为了什么事情生气似的,但她全程一直在微笑。

我当时心想她今天可能过得不大顺,就没怎么在意。于是我就边和她聊起我旅行的事,边开始整理行李。有个人在说话的话没那么尴尬嘛。但她就还是站在那里,靠着墙,什么都不做。神他妈诡异。

所以当时我在说在飞机上的事,我猜我可能顺口说了句“我他妈发誓”什么之类的话吧,她就突然地从墙那边冲到我面前,大喊着“不能发誓!”真的我认识她两年半了,从来没有听过她用这种语气这种声调说话的。我结结巴巴地跟她道歉,但她已经往回走回到自己房间了。她蜷曲在自己床上,不是坐着,而是跟只动物似的蜷曲着。神情呆滞,但还带着那个奇怪的微笑。然后她就变得跟个人体模型似的,一动也不动。我试过和她说话,我叫过她的名字,差不多有6次,我知道她有听到我和她说话,但她就是保持着这个姿势,目光呆滞地看着前面。我受不了了,我不能和她待在一个房间里还假装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我就抓了钱包和她说我有个小组讨论就跑了。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但我猜…我猜我好像看到她的嘴又咧开了一点。

那是在下午四点发生的事。现在半夜1点半。我还躲在图书馆,我不敢回去。要是她还在那里,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我该怎么办?我他妈的要怎么办?有人遇到过这种事吗?我要怎么做才能帮到她?我快要绝望了。

本文由 王橘猫 译自nosleep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3): 清炖老鼠仔 · 河童 · lolo
4.7
赞一个 (1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