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8.29 , 23:33

凉飕飕特别篇11:蛋友们的那些事儿,雪花

扭扭人系列基本都翻完了,本来只想稍微翻两个,但是越看越喜欢就干脆差不多全写了一遍。
最后打算写一篇,怎么说呢,就解说一样的,因为有很多种说法嘛,但是最终究竟怎么样就没人知道了。
不过那个就不放进凉飕飕篇里了。我会另外发的。


■雪花 砂嵐

深夜,电视播完后就会变成那个沙沙沙的画面,我们一般管那个画面叫做雪花。

这是真实的事情,在某地方电视台,有一个员工在值晚班的时候,趁着雪花的时间段偷看成人录像解闷,
一个不小心弄成了公共播放。

果然,没过多久就接到了数十个投诉电话。


■突然出现的女性 現れた女性

我工作的时候一直都在电车上。
今天也照例坐在电车里,
突然,眼前出现了一个女性。

哎,又来了。
真扫兴。

まとめ
(解说在最下面,非标准答案,欢迎脑洞)

凉飕飕特别篇11:蛋友们的那些事儿,雪花
credit: 煎蛋画师BC

先来个我偷偷从隔壁扒拉来的(*´艸`)

以下来自 段子区

商周知 

@段子
网上看过的故事:

大学某日舍友惊恐说教学楼惊现血手印,但是位置极低,像是有个成人手掌的小孩扶着墙在锁了门的教学楼里游荡。

我默默囧,因为那手印是我连夜赶制校庆海报,不慎沾了颜料,弯腰抬大画板下楼留下的。

今天才知道,已经进化成老师迷奸女生,女生怀孕自杀,胎儿拿着母亲断手在教学楼内爬行,寻找父亲的故事。

HELLKEEPER

看到段友说的“血手印”,我也分享一下我高中时看到的一个血手印事件。

首先得介绍下我们厕所的结构:小便池不表,蹲坑是纵向分布一列,用水泥墩子隔开,实际上一列蹲坑是同一个水槽,每隔大概五分钟,高处的水箱放水一次,把五谷冲下。

那天下课去小解,看到一群人围观水箱,凑近一看,水箱所在的墙面上从下至上赫然出现四五个血手印,最上面那个颜色尤其深,像是有什么东西充满仇恨地抓了一把墙面。
大白天的,谁也没当成灵异事件,认为更可能是哪位高人的行为艺术。

我仔细看了看,终于嗅到了真相与屎尿的味道:
有一个倒霉鬼,上课流鼻血了,跑出教室应急处理一下脸上身上的鼻血,冲到厕所外面想用洗手池洗脸,结果没水,于是冲进厕所想用拖把池的水管,仍然没水,一筹莫展时,把罪恶的目光投向了冲厕所的水箱……
水箱在高处,于是他扒着水泥墩子,扶着墙想去撩水箱里的水,在水泥墩上一个没站稳,赶忙用血手扶了一下墙,于是在高处留下了充满激情的,深深的血手印。

后来向邻班哥们儿求证了一下,果然有人上课流鼻血出去了。


以下来自 凉飕飕:楼梯,孩子的哭声

tom

我遇到过一次很特别的”鬼压床”.

是有一次坐火车卧铺,我趴在床上马上要睡着了,这个时候火车进山洞了,外边一片漆黑。
我的头朝右,右手放在我的脸前边。

突然我就觉得有一股非常均匀非常厚实的力量压在了我全身上,一般鬼压床不都意识清楚身体不能动么。
但是我可以动!
因为压的力量太大,我的身子动不了,我就想说动动右手,赶紧醒过来。
结果就是我眼睛睁开了,然后我的右手由于压力过大抬不起来,我眼睁睁的看着我的右手只能在床上水平摩擦,就是抬不起来。

感觉太真实了,就像有人按着你的手一样,但是那个压力又特别均匀的散布在我全身上。
连我右边的耳朵也能感觉到,就好像游泳的时候水灌了进来,有一些压力在我的耳膜上。
我当时已经清醒了,能看见,还能听到旁边旅客说话。

持续了十几秒就消失了。
火车也出了山洞。还是蛮诡异的。也没有啥后续,会不会是外星人在我身体里种下了什么种子?哈哈哈

热评
simple091
这好像是中风的迹象了,快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正文相关评论

三叉戟

住校的时候听到过小孩一阵阵哭,还纳闷我们中学怎么会有幼儿园小孩住校,手电筒乱照半天发现窗外趴着一坨胖白猫

Aqua

@三叉戟: 是的,特别是小猫。叫的时候就像婴儿哭

yun1021

发情时期,一群猫在那叫的撕心裂肺,要是晚上风大的话再配上呜呜的风声,简直是恐怖片现场

limco

弟弟好惨,每夜还要重新从头爬一遍,西西弗斯式悲剧

逻辑婊

溺水的人喉咙是发不出声音的,可能性是哥哥硬把弟弟溺死了。。。


以下来自凉飕飕:Pokopen,排水口

Miragi

关于眼球,我小时候也有类似的经历,

小学操场洗手池附近的地上有一截水管立着,我从上方闭着一只眼往里瞄,结果里面也有只眼睛盯着我!
吓得我赶紧告诉小伙伴,结果他们也都看到了!!

后来我们才想到是因为水管里有积水,我们看到的是自己的眼睛。。。


以下来自 凉飕飕:高高狗-2,灵感很强的女性

夏花

(系列上瘾,也写一个)

刚刚大学毕业的那会儿不想回老家,但还没找到工作,脑子一热拿自己所有的钱租了房子,一次□□了半年房租,就算是为了房钱也要再撑半年啊,半个月后找到有机会留用的公司实习,也算顺利。

租下的房子很小(因为便宜嘛),除了超迷你的厨房和卫生间,就只有一间十平米的房间,房子便宜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房东说房子有任何问题都别找她,维修什么的自己搞定,也是呀,房东是个老奶奶,不能老给她添麻烦。

所以我只有在跟中介一起签合同拿钥匙哪天见过她。

我对房子很满意,简直性价比之王。
入住一个月后,屋子里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比如我明明记得晚上把房间门关上再睡觉,醒来的时候门却开了,大门倒是反锁得好好的,家里也没丢任何东西,可能是门锁有毛病吧。

另外还有,要是晚上我放了零食在屋子里,第二天早上这零食就只剩包装袋了,不会是有老鼠吧,吓得我再也不敢随便放食物了,都好好地放在橱柜里。

但如果白天把零食放在外面是没事儿,老鼠果然是夜行动物。

最奇怪的是,房间里的窗帘,老是不明原因的晃动。床就在床边,半夜这窗帘飘啊飘的在我脸上骚开骚去,直到我醒来就看那窗帘一个劲地晃,我明明关好窗户也没有开电扇呀,但是太困了我也不想管这么多,翻身继续睡了。这样的情况也发生过好几次。

过不久我带女朋友到家里过夜,半夜女友把我推醒,指了指床边的桌子,昏暗中我看见原本女友放在包里的化妆品摊了一桌,女友又指指窗帘,窗帘的角落鼓起了一块,像是一个小孩躲在窗帘后面似的,我急忙开灯,开灯之后那个鼓起不见了。

女友要回家,现在马上,她收拾好东西我打了车送她走了。

回家以后开着灯睡了一会儿,第二天就重新找了房子,问朋友借了钱立刻付了押金和租金。打电话给原来的房东奶奶说了情况,她自然不会退我剩下三个月房租,我还是立刻搬走了。

离开房间的时候,我放了很多零食在地上,铺了一地。过了一个礼拜,房东奶奶居然默默把没住的三个月房租退到我卡上了。看来这小鬼还挺有良心的。

那天晚上,我被新出租屋的窗帘骚醒了。


以下来自 蛋友篇4

夏花

(系列上瘾,所以自己写写)

关于空调的故事

夏天晚上睡觉前,我会开一会儿空调。
卧室的空调正对着床,冷气很难不吹到我脸上。

睡前开好空调,摊在床上玩儿一会儿手机,房间完全冷下来后我也有了睡意,给空调定时两小时后自动关闭,我盖好被子关灯睡觉,有少许冷气吹在脸上,不过没关系。
这样操作的话,一晚上也不会觉得热,空调也不用开整晚。

可能是我年纪大了,不再像小年轻似的火气旺盛了,晚上这冷气吹着居然还觉得挺冷的,两小时太长了,好像冷气整晚都在吹似的。
于是我把两个小时的定时改成了一个小时。

没想到直吹一个小时完全就足够了呢。
冷气呼呼地往脸上吹,凉凉的,就这么睡着。

睡梦中也感觉到有冷气吹在脸上,断断续续的,提醒我还没睡满一小时呢。
一小时可真长呀,都做了好几个梦了,还是有冷气在吹。

直到有一晚,我做了噩梦,挣扎醒来,睁开眼睛,看见一张青黑的陌生的脸悬在我脸的上方,血红的眼睛盯着我,他呼出的冷气拍在我脸上,凉凉的,断断续续。

热评
毛茸茸
然后他幽幽的说:好空调格力造

乌鸦

同事口述,以下按第一人称书写:

高三的时候,做很多卷子,都是夜里一点多才睡觉,这个大家都经历过不为怪。
那时还是上半学期十月份,姥爷生病妈妈独自回老家了。我的卧室和父母的卧室是并排的,父母卧室里有阳台,我家在五楼。

有一天我做完卷子是一点半,有点亢奋睡不着,睁着眼躺在床上,就见到门口有个人影是妈妈的样子还叫了我两声名字,当时也忘了妈妈不在家,就回应了一声:“什么事?”只见妈妈回头进她们的卧室了。
我以为有什么事情就跟了过去。

进屋后只有爸爸一个人惊讶的看着我,我也彻底清醒过来意识到妈妈不应该在家的,就和爸爸互相说各自的所见。

爸爸的所见:听见卧室门外“我”叫了一声“爸”,就进来了,进来后直接走到阳台开门出去了,我爸正纳闷大半夜的去阳台干什么,真正的我就进来了……

然后我们爷俩开灯好一通寻找(因为开门出去的,以为是有贼了),结果什么都没有。阳台窗户也反扣得好好的。

樹木本木本

想起以前小時候一件事,
小时候半夜去廁所,我現在还清楚記得我有拉開被子,坐起身,穿拖鞋,打開門(就因為這些小細節記得那么清楚我才確定我不想做梦,因為做梦去廁所是直接到廁所不會有這些細節,有經驗还記得的人都知)

打開門後我見到一群我不認識的人在我家打麻雀,当时我呆了,在想這些人是我親戚嗎?可我父母也不在裡面,站了一会之後有人罵我看什么看,我就哭了,还依稀听到有人說別对小朋友這么匈,之後我就一边哭一边回房間了。

lc

@樹木本木本: 我一个侄子也跟我说过类似于这样的事. 后来听我爸妈说, 原来是我那个叔叔在家开赌场收水.

神器板砖

说我做过的梦吧,
我住二楼,上楼梯,楼梯上的灰尘污渍细节非常清楚,上楼一步一步,上到二楼右转发现另一个自己蹲着,惊醒原来是梦。

还有小时候晚上看林正英电影,看完睡觉,半夜有东西在我被子上跑,吓得半死,掀被起身一看原来是我家大黄猫,踹飞。

Verenline

我也说一个超恐怖的,是听舍友说的。

在家里的某天夜里,修仙完正准备要睡觉。迷迷糊糊半睡半醒,突然感觉到脸部一阵阴凉,那触感就像是一只冰冷的手放在了脸上一样,贼恐怖。

当我舍友终于反应过来后,睁开眼,脸一侧,打开了手机手电筒,一照,一只比巴掌还大的蜘蛛。

我舍友说,当时我感觉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心脏差点停止跳动。
半夜凉嗖嗖~

ldsd

我高三的时候和两个舍友合租在学校旁边的老旧民宅里,那时候压力很大,身体也不是很好,入睡很困难。

那天早早的躺下,看完一篇孟子,开始强迫自己进入睡眠状态,慢慢开始放空,结果突然感觉头发那边一阵xixisusu的动静,一下子就清醒过来,跳了起来,一条十几厘米的蜈蚣被我甩了出来。

然后跑去和舍友睡了。
那时候的友谊好纯洁,哪有什么肛来肝去啊!

用户××

还记得有一个晚上,在床上睡着,(床铺很低,是在城中村,经常有小猫窜楼,)
然后突然感觉脸上被水撒到,尖叫立马坐起来开灯(注意是撑着蚊帐按开的灯,蚊帐没打开),
然后发现并没有什么猫之类跑动的痕迹,蚊帐没被打开,摸了蚊帐也没有湿了的地方,可脸上一摊水渍证明不是错觉,立马跑到厕所洗脸,
幸好的是这未知液体没有什么腐蚀性,我也闻了一下,没异味,至今不知道怎么回事

大鱼蛋子

话讲,小时候在外公家遇到很多无法解释的现象。

比如有一次黄昏时候家里人出去散步,我自己一个人在家里玩,
去床下拿玩具的时候,刚趴下抬头,就看到一团白色的头发朝我飞过来,
脸上还痒痒的,我就吓得往后一退。

再往床底下看的时候就什么都没有了,但是脸上还是痒痒的。。。
这事吓我吓了好久

J3T

初中在校住宿,每周六晚~周日晚放假,大多同学会回家。a和b是我两位同学,住在相邻两条村子平时一起坐公交车回校,路线是镇车站-市车站-学校。

这天傍晚他们一起坐到市车站时a发现站台下我们班的一位女同学c向他招手,a就下车打算陪c逛逛街,走着走着周边的环境越来越暗最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
身边的c也不见了,他当时吓坏了疯跑起来,跑了十多秒看到前面有亮光,跑近后发现居然是我们学校的大门,进门后腿软得倒在花坛边哭了起来。

而b在市车站时就发现a不在车上了,以为a下车买生活用品就没在意。一路直通到校门口下车,然后发现a在校门口的花坛处哭……一问校门口的两个保安大叔,都说没看见有学生跑进来……

市车站离学校大概20分钟车程,b怎么也想不通a怎么比他先回到学校。

当晚我比他们两个晚回宿舍,就看到他们两个在哭,一问之下大家都毛骨悚然。第二天问女同学c她说昨晚一直在家(外宿)根本没见过a。

a这人平时有点装,b则很逗,我从来没见过他们这副狼狈的样子,应该不会是撒谎。反正a被家人接回去一周后才回来上课。

评论
lc
同学c: 我就是帮他开个传送门, 结果他不但没谢我, 还转身就跑了, 好歹给个10G啊

千里

我以前住的老房子里有两条楼梯,经常发生我在楼下看到母亲,结果上了楼却发现母亲已经在楼上。
本以为是母亲从另外一条楼梯上来的,就没在意。

但次数多了,我觉得有些不对劲,就问母亲。
母亲说没有啊,她一直在楼上/下,并没有离开过。

至今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会不会是母亲想逗我玩,想看我害怕的样子呢?

南桥江月

初三和寝室同学玩笔仙,画好了格子和其他几个同学玩,都没成功,唯独和一个很老实(也和我关系很好)的室友成了。
我都没想到那铅笔真的会自己动,我跟他说:“不开玩笑,是你在动吗?”他说没有。

当时寝室人都在,也不存在害怕,只觉得很刺激。

我们提问,那个笔却不按规则走,不往哪边偏,只管自己在纸上画,画完一条线还自动抬笔。
我记得我怕是自己太紧张所以手抖,还特地放松了一下手,只感觉笔上有股力量自己在走。
要不是他说不是他在动,我绝对会说是他搞鬼。

纸上画出了一个怪异的图形,我开玩笑说像蟑螂,不过说真的那个画的还行,尽管线条有些抖,但是看起来并不乱。
抬笔之后移动感觉很光滑,总之也不像是他做的到的,我就没在意了。

最后不知道他怎么想的,直接把笔扔了说“不来了”,尴尬地笑了笑。
我有点生气问他为什么,他说他觉得是我在动。
我当时想,你就不能动脑子想想再扔吗,或者问我一下再扔啊。

反正就被打断了,后来跟另一个同学玩,很明显是他在动,我们都说没趣。之后再也没成功过。

第二天凌晨我做了个梦,梦到班上三个长的比较好看的女生在我对铺和我轮流交流配合


■雪花 砂嵐
【解説】

也就是说,至少有数十人在深夜盯着那个只有雪花的画面看。


■突然出现的女性 現れた女性
【解説】

作者是司机。
眼前出现的女性,是来自杀的。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0.0
赞一个 (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