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8.28 , 11:00

玫瑰酒的崛起

除了葡萄酒爱好者,或者恰好看过安娜·希格斯的Transit,可能大部分蛋友都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的确,比起白葡萄酒、红葡萄酒或者82年拉菲,玫瑰酒(Rosé)并不那么出名。

首先纠正一个误区:玫瑰酒不是玫瑰做的,得名原因其实是它粉红的色泽,介于红葡萄酒和白葡萄酒之间,在法国人看来就像玫瑰一样。玫瑰酒也不全是粉红色的,从黄色到紫色一应俱全。

玫瑰酒的崛起
Credit: 煎蛋画师BC

玫瑰酒不仅不太受国人待见,曾经也被欧洲人视为“土”的象征。法国人对酒有特殊的执念,红葡萄酒必须配红肉(例如牛肉),白葡萄酒必须配白肉(例如鸡肉),而玫瑰酒处于两者之间,不尴不尬,一般用于南部普罗旺斯省的地中海菜系,例如蒜泥蛋黄酱和马赛鱼汤。而法国内部也是有地域歧视的,北部(以巴黎为首)觉得南方人(比如普罗旺斯)都是土到掉渣的农夫,因此玫瑰酒无辜中枪。

还有一个原因是制酒工艺不同,法国的玫瑰酒基本都是老老实实地按照红酒的制作方式改编而来的。而其他某些欧洲国家会把白葡萄酒和红葡萄酒混合在一起,把颜色调成粉红色。这种行为对嗜酒如命的法国人而言简直是暴殄天物,他们甚至立法禁止混合白葡萄酒和红葡萄酒来制作玫瑰酒(香槟地区除外)。

而玫瑰酒的上一个“鼎盛时期”是1970年左右,而当时的玫瑰酒很廉价,再次加深了欧洲人心中“玫瑰酒土得不行”的印象。

但正因为玫瑰酒不登大雅之堂,它才在21世纪开始重新受到欧洲宠幸。

2002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晚一些;

2003年的那个夏天,比以往时候来的更热一些。

人们有更多时间在户外烧烤,饮酒作乐。红葡萄酒和白葡萄酒拉不下脸面出现在这种非正式活动中,因此这个夏天成为了玫瑰酒的天赐良机。最终当秋天到来时,欧洲人发现自己已经放不下玫瑰酒了。于是玫瑰酒开始大卖,而人们也把它与一些同样显得不那么正式的印度菜以及东南亚菜搭配在一起。

渐渐地,玫瑰酒已经超越了作为葡萄酒的身份,成为了英国的“时尚饮品”,在酒吧甚至能买到加冰的玫瑰酒。相反,如果在酒吧里对酒保说:“来一杯1978年的波尔多,加冰,再加片柠檬”,很有可能被周围的法国人按在地上摩擦。

2009年,玫瑰酒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玫瑰酒进入了英国国家统计局用以计算CPI的“商品篮子”,这意味着英国官方承认玫瑰酒是“重要”且“有代表性”的商品。

但无论如何,英国人对玫瑰酒的热情不减。品酒家格勒克说:“人们觉得玫瑰酒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限制,就像在喝软饮料一样。”

“也许他们把玫瑰酒当成了鸡尾酒。”

本文译自 BBC,由译者 花生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4
赞一个 (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