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8.27 , 00:01

半夜背后凉飕飕:扭扭人[3]

继续扭扭扭。

半夜背后凉飕飕:扭扭人[3]
credit: 煎蛋画师BC

扭扭人 くねくね

【第三話】

是我小学四年级时候的事情了。

我亲戚家是开家游泳教室的,那时候搞了个夏季合宿一样的课程,我也参加了。
我们住在海边的一间家庭旅馆里,一起游泳,钓鱼,爬山,不亦乐乎。
一共就十来个小学生,再加上4个带队的老师。
我有个同年的表兄弟也参加了这次合宿,所以我很快就融入了集体,每天都过得很开心,一周时间眨眼就过了。

记得大约是在倒数第二天。
很不走运的,我们赶上了台风,海边也不能去,只好窝在房子里消磨时间。
大家就在房里聊聊天,看看电视,吃吃零食啥的,
我则是一个人站在旅馆二楼的窗口,傻呆呆的眺望着眼前的大海神游。
暴风中的海面是灰色的,海浪喧嚣肆虐,拍打着海岸,发出阵阵巨响。

“那是什么?”

我似乎说出了声。
等我意识过来的时候,小K已经站在我背后了,他和我一起望着窗外寻找答案。
小K已经六年级了,比我大两个学年,印象里他是个特别会抓虫子的人。

“喂,那个……”

小K似乎也十分在意海边的那个,疑惑着瞪大了双眼。
就在翻腾汹涌的海面近边,有一个白色的东西在走动。
走动? 或许说移动更为贴切。
无法分辨男女。
我是近视眼,看不大清。
应该是穿着衣服的吧,虽然看不清,但那个东西全身都是白色的。
难不成是纯白的潜水套装? 会有那种鬼东西吗?
那个东西的姿态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在抓泥鳅一样,双手举过头顶,
不断地高速移动着。

突然,我听到身后的水壶沸腾了。

“哔————————————!”

不,不对。 这是小K的叫声!
带队老师马上飞奔了过来。

小K不断地发出那水壶沸腾一样的声音,
同时他还赤着脚不停的踢蹭底下的榻榻米,
看起来似乎是想远离窗户。

记得后来那个领队老师与其他老师一起把小K带去了医院。
那天大家都非常害怕,都是紧紧地裹着棉被睡觉的。
小K最终也没有回来。

几年后,我在一次亲戚们的聚会遇到了那个表兄弟,于是便向他问起了那个夏天的事。
不知为何,他马上露出了一脸厌恶的表情。

据说小K得了抑郁还是别的什么的(好像是脑子出了点问题),后来过了没多久就从游泳教室退课了。
游泳教室本身也终止了一切类似夏季合宿的项目。

小K究竟看到了什么?
我真正想知道的其实只有这一个问题,但是无论我怎么问,始终都得不到答案。

那个夏季合宿结束后不久,我就戴上了眼镜。
我现在还经常会想,如果那时候我就带着眼镜,会怎么样呢……

小K的视力非常好,我和他一起去林子里探索过,
就算是能完美拟态成树木的那些虫子,他都可以一眼就给你找出来。
那个在海边舞动(我想不到舞动以外的词了)的东西,
小K他一定看清楚了吧。


【第四話】

高中那会儿,有一次我喊了朋友上家里玩儿。
正当我们聊得热火朝天,突然,玄关大门被哐的一声撞开,我妈摔似的的冲了进来。
这阵势怎么看都不对劲了,我赶忙跑过去,
我妈一看到我就喊“千万,千万别到田里去!”一遍又一遍。

似乎是她在购物回家的路上,骑自行车经过稻田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奇怪的黑色东西。
是稻草人吗?她忍不住停下车来,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那个是手脚细长的人形物体,
四肢都像疯了一般狂乱的舞动着“扭来扭去扭来扭去”。
她感到整个人都被那种不可名状的恐惧感浸透,拼命逃了回来。

我们当时为了安抚我妈,都对她说“知道了。”
但我们对她所讲的东西好奇的不行,偷偷决定一块儿去田里一探究竟。

那个东西果然在田里。是个黑色的物体,四周连风都没有,它却在不停的舞动手脚。
而且它还在缓慢的移动!

糟了!当我意识到这点时候已经太晚了,我的眼里流出泪水,膝盖开始不断的颤抖。
我的朋友也是,嘴角颤抖着,眼睛也湿润了。
我们哭着逃回了家。

一个只会不断扭来扭去的东西究竟有什么好怕的?
如果有人这样问我,我一定无法准确回答,
我只能说,那无比强烈的违和感好似要把我吞噬一般,
我始终无法相信那是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

真的非常可怕。

本文译自 まとめ,由译者 喵熊汪太狼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3
赞一个 (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