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8.25 , 11:00

抑郁成因——所知,未知与怀疑

抑郁这个词及其诊断具有不同的意义和后果。抑郁可以是正常的情绪状态,也可以是临床失调,甚至可以是疾病。

如果你最喜欢的球队输了,你可能会在情感上抑郁几分钟。如果你是这个球队的球员,并且导致了这次失败,那你的抑郁和愧疚心态将持续更为长久。这两种都可被视为正常“情绪低沉”状态。

抑郁成因——所知,未知与怀疑
credit: 煎蛋小编&画师樂米張

这种状态是常见的,一项对大学生的调查发现95%的个体每6到8周就周期性地感到抑郁、自我嫌弃和前途无望。所以我们应该意识到“情绪低沉”是常见和普遍的经历。对大部分人而言,情绪低沉是暂时的,因为个人会习惯于成因,或者成因随着时间推移而逐渐褪色,或者以某种方式中和掉。

“情绪低沉”与“临床抑郁症”之间没有明确的界线,不同之处在于损害程度、症状和持续时间。临床抑郁症会引起不同的损害(比如旷工或者是带病工作但抑郁使工作表现不佳)。临床抑郁症的常见症状包括食欲不振、嗜睡以及性欲变化、无法兴奋、无法感受生活中的愉悦以及缺乏精力。如果不加以治疗,临床抑郁症会持续几个月甚至几年。

目前正式的分类手册倾向于将临床抑郁症视为单一情形,只是严重程度不同(严重抑郁与一些较轻的抑郁,包括正常的情绪低沉)。为了讨论抑郁的成因,我将主要针对两种不同的抑郁:忧郁症和情境性抑郁症。

生物性和类疾病的抑郁

一种主要的“生物性”抑郁失调是忧郁症。长久以来,由于其表现为“精神运动性障碍”,这更多地被视为一种运动障碍而非情绪失调。这意味着个体的运动和说话都较慢、缺乏精力、无法振奋或者激动起来。此外,患有忧郁症的人失去了寻找生命中乐趣和振奋的能力,精神不振,食欲和睡眠也会变化。

小部分患有忧郁型抑郁症的人会演变为精神病型抑郁症。在此情形下个体会感受到妄想和幻觉,一般为一些贬损的声音在申斥他们为无用之人、最好化为灰烬死去,或者为病态的愧疚。有两种失调的人,大部分都是忧郁型或者精神病型。

忧郁型抑郁症的成因中,遗传因素占很大的部分,有一项研究对此进行了量化,表明家庭成员中有忧郁型抑郁症病史的人,患有该疾病的可能性为正常人的三倍。如果双亲之一患有忧郁型抑郁症,他们的子女也有10%的可能性患上该病,如果双亲均患有该病,那么子女患病的可能性约为40%。

抑郁症一旦被称为“内源性抑郁症”,即如其名似乎发端于“内部”而非外部压力因素,一般就会比环境压力因素引起的抑郁更为严重,更为顽固持久。心理咨询和精神疗法对这种抑郁症无能为力,只能求助于药物(最常见的是抗抑郁药物,不过也有可能是其他药物)。精神病型抑郁症除了需要服用抗抑郁药,还需要安定药。

现在有很多种不同类别的抗抑郁药。选择性血清素再吸收抑制剂(SSRI)被认为增加了大脑中5-羟色胺(又名血清素)这一神经递质的浓度,从而校正了很多抑郁症中潜在的化学干扰。然而,忧郁型抑郁症中,还存在其他神经递质的扰乱,比如去甲肾上腺素和多巴胺。因此作用更为广泛的抗抑郁药物对忧郁型抑郁症更为有效,比如血清素和去甲肾上腺素再摄取抑制剂(SNRI)和三环抗抑郁剂(TCA),其中后者作用于所有三种神经递质。

近些年来,研究表明忧郁型抑郁症不仅涉及大脑化学物质(神经递质)的失调,还包括了大脑网络回路。连接基底核(位于前脑底部,与情感有关)与前额叶皮层(与个性表达和社交行为有关)的回路的破坏会导致情绪消沉,认知受损和精神运动障碍,这些大体上是忧郁型抑郁症的关键特征。

大脑成像研究已经鉴定出了连接脑岛(与情绪知觉有关的大脑区域)和额叶皮质中其他区域的回路和网络的损伤。这些发现受到了先进的大脑成像策略的推动,未来应能继续鉴定患有忧郁型抑郁症的大脑中多个功能和结构上的变化。

对于诊断生物型抑郁,没有任何测试可用,先前的方法由于不准确已经过时,因此目前的诊断主要靠医生鉴定关键特征,排除环境因素,权衡抑郁家族史。

心理和社会抑郁

非忧郁型抑郁一般是由社会压力引起的。“反应性抑郁”是个体经历的社会压力损害自尊而引发的临床、非忧郁型失调表现。比如可能是男朋友或者雇主在某个毫无意义的问题上斥责了一位年轻女士。

这种情形在很多方面都类似于“正常的”情绪低沉状态,但更严重。在这种情形下我们将寄望于个体逐渐适应或者中和压力因素,或者甚至在几周之后自然地改善所有临床指数。引发非忧郁型抑郁症的慢性环境或者社会因素一般则是个体无法逃避的。比如妻子长期受到家暴,但由于子女的因素无法离开丈夫,自身也没有钱。

其他的非忧郁型抑郁症主要受心理或者个性因素驱使,但实际发作一般则是由社会压力触发。有研究鉴定了各种个性风格,具有这些个性风格的人更可能患上抑郁:

  • 具有高程度的焦虑症的人更容易抑郁,因为他们具有担心、小题大做的习性,倾向于亲自承担事务。
  • 由于在年幼时被霸凌或者嘲笑而“害羞”的人容易抑郁。他们常将与他人的社交互动视为对安全的威胁。
  • 那些对他人评判“超级敏感”的人。这可能是称赞或者感到自身被拒绝或者遗弃的感受(也许是不适当的)。这些人的响应措施是睡得更多、大嚼某种可以平复他们的情绪失调的食物。
  • “自我注意”的个体,对他人怀有敌意,情绪不稳定,当事情搞砸的时候责备他人,将自己的需要放在首位。在抑郁的时候,这类人倾向于脾气暴躁,间接伤害周围的人。
  • 在早年被忽视或者虐待的人,因此具有较低的基本自尊。在成年的人际关系中,经常重复丢失和虐待等循环,因此容易变得抑郁。
  • 完美主义者,容易自我批评,失去自豪。他们对压力的适应策略可能有限。
  • 非忧郁情感状态和失调涉及多个大脑区域。一个关键的所在就是杏仁体(大脑中处理情感反应的杏仁状区域),当某人抑郁时,该区域的反应就上升。

    如果非忧郁失调中存在化学物质功能异常,血清素是最可能有关联的神经递质。我们怀疑血清素起到了某种作用,但目前还不清楚,需要进一步的研究。

    因此,对于抑郁,我们反对“一以盖之”的模型,而是提倡“量体裁衣”的模型。抑郁分为很多种(正常的和临床的),其中后者折射出不同的生理、心理和社会成因,因此需要针对主要成因进行针对性治疗。

    本文译自 conversation,由译者 CliffBao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Gordon Parker(新南威尔士大学)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3
    赞一个 (1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