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8.22 , 23:33

半夜背后凉飕飕:狐,丈夫的死

半夜背后凉飕飕:狐,丈夫的死
credit: 煎蛋画师BC

922 名前:(゚⊿゚) ◆QmleNWNnq6 投稿日:03/01/12 00:07
讲个我小学五年级时候的事。

我祖母过世了,所以我跟着母亲回到了她在岛根的娘家。
祖母是老死的。所以大家虽然都很伤心,但同时也怀有一种“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都谢谢您的关照了” 的心情,
葬礼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到了晚上,照例要办酒席。
夜很深了,一个大约50多岁的男性提出要回家。
这时候我母亲的长兄(也就是我叔父)说的话,让我觉得非常难以理解。

叔父:“借你条狗吧?”
那个男人说:“没事,不用了。”

于是他就回家了。

大概过了二三十分钟吧,那个男人马上又回来了。
“不行啊,狐狸太多了,回不去。今晚就让我住下吧。”
叔父:“我就说嘛。”

我:“……?”

923 名前:(゚⊿゚) ◆QmleNWNnq6 投稿日:03/01/12 00:07

过了没多久,又有一个男人站了出来。
“我回去了。”
叔父:“别走了。你家特别远还要翻山呢吧。今晚就别走了。”
那个大叔:“不用,马上就到明天了。狗也不用了。”
叔父:“那你多小心。”

我之后听说,那个大叔好像是卖鱼的。

第二天清晨, 我被外面的喧闹声吵醒了。一看钟还不到6点。
“OO死了!!马上过去!”我听到外面在喊话。
我根本搞不懂怎么回事,就跟着叔父和父亲一起过去了。

在从家步行10分钟的距离的一处田地里,那位卖鱼的大叔面朝下倒在地上,死了。
田地里能看到很多脚印,围成了一个圆形,像是围着他不断绕圈踩出来的。
卖鱼的大叔手里拽着红白馒头,馒头上还留有动物的抓痕。

“哎、他就是不肯乖乖的把馒头给狐狸,不然也不会……”
“被上身了吗。都说让他带条狗了。”
周围的大人们这样说着。
我一直都在((;゚Д゚)瑟瑟发抖

926 名前:↑ 投稿日:03/01/12 00:13
“葬礼”上用“红白馒头”吗?

928 名前:(゚⊿゚) ◆QmleNWNnq6 投稿日:03/01/12 00:22
>>926 

抱歉写错了。应该是葬式馒头。


丈夫的死 夫の死

633 名前:あなたのうしろに名無しさんが・・・ 投稿日:03/02/23 02:46
数年前,我丈夫自杀了。
在他死前大约两年多前,他被查出了心脏疾病,饱受痛苦。
专心治疗,连工作都放弃了。
但是,在治疗期间,可能是由于药物的副作用,又被查出患上了癌症。

我丈夫承受不了痛苦,终于连精神也崩坏了,
他一心求死,一次又一次的自杀,
那段时间和我们打交道的只有警察、救护车,还有医院。
警察这样对我说:“这位太太,这样下去,您丈夫迟早会死的。
我劝您还是做个心理准备吧。”

期间,我丈夫还想到了带着我们全家自杀,
放火,半夜磨菜刀,还对我和孩子施加暴力。
我终日都被恐惧所包围,夜夜无眠。
房屋贷款还有很大一部分没有还清,单靠我微薄的收入根本无法支持,
存款也已经消耗殆尽,已经到极限了。
两家人彻底谈了一次话,丈夫住进了一家国立医院,
就在他妹妹公寓的附近,由我婆婆负责照看他。

我由于工作关系,而且我也已经没有精力照看孩子了,
所以只得搬回了娘家,把房子也租了出去。

634 名前:あなたのうしろに名無しさんが・・・ 投稿日:03/02/23 02:47
分居一段时间后,我婆婆突然联系我:“OO(我丈夫的名字)不见了。”
难道他…… 我心里这么想,
但是考虑到婆婆的心情,我只好安慰道:
“没事的,您放心吧。应该就是突然去他朋友那里了。
过不了多久就又一脸若无其事的回来了。”

第二天晚上,我的孩子放在床底下的一个铝罐子突然翻到,
滚动了几圈,发出空洞的声响,明明没有人碰哪里。
那一瞬间,我全身都起满了鸡皮。
罐子是空的,已经放在那里好几天了。
我想到,丈夫大约是死了吧。
孩子也看到了人影,吓到发不出声来。

第二天,传来了丈夫的死讯,他的尸体被人发现了。
那之后孩子,孩子常说
“妈妈,爸爸在床脚边上!”
没错,那一带确实经常发出莫名的声响。

虽然写出来后并不可怕,但都是真事。

本文译自 skowa,由译者 喵熊汪太狼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quanhi
2.5
赞一个 (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