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8.16 , 18:30
13

太爱喝酒,都是祖先的错

太爱喝酒,都是祖先的错
CREDIT: 123RF

喝酒、酿酒乃人之常情,其它灵长类动物似乎不会这么做。但人类祖先是否也会使用精神刺激性物质呢?

“醉猴假说”认为自然界的酒精主要是被吃水果和花蜜的动物消耗掉的。发酵是酵母菌作用于糖分子的一种新陈代谢活动,酒精能够杀死其它细菌,并以较低的浓度在水果和花朵中聚集起来。酒精的味道会随着风飘散开来,动物便能顺着气味找到果实,得到营养和糖分供给。热带森林里,成熟水果的分布是没有规则可言的,所以动物必须对这种气味非常敏感。

酒精也有开胃作用。现代人喜欢在吃饭的时候喝酒,这会增加人们的食物摄入量。在社交场合,酒精会使我们更加兴奋,但也会增加能量的摄入。由于森林中资源较少,动物必须在竞争者赶来之前快速将成熟的水果吃掉。那它们是否会醉呢?

关于喝醉的动物倒是有不少趣闻,如瑞典的麋鹿和美国的雪松太平鸟。但很少有人拿它们来做研究。而且这些动物找到食物后很快就会将肚子填饱,所以血液中的酒精浓度并不会高到令它们醉倒的地步。虽然有些动物每天能吃掉相当于体重10%的成熟水果,但水果中的酒精含量通常只有0.5-3%,所以它们不会醉。这其实是好事,特别是对犀鸟和果蝠这种会飞的动物,它们的天敌总是虎视眈眈。另外,自然界中很多动物体内都有足够多的能消化酒精的酶。

但人类不一样。1000万年前,人猿祖先学会了两只脚走路,而它们寻找酒精的能力也变强了;它们有机会摄入更多酒精,于是消化酒精的能力更是提升了20倍。人猿们在森林与草地上行走,在树下捡到许多掉落的果子,这些水果的发酵时间更长,所含的酒精量更多。虽然不知道这种变化为当时的人类祖先带来了什么好处,但现代人将这种特征保留了下来,酒就这样成了人类文化中的一个重要部分。

偶尔喝酒对现代人是有益的,但多饮酒却容易导致问题。我们是否能够从进化角度,为人类的酒精上瘾问题提供解决办法呢?就算不能,至少我们现在知道,人类爱酒,都是基因惹的锅。但盆友们还是该注意,饮酒要适度。

本文译自 aeon,由译者 蛋奶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原作者:Robert Dudley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10)

TOTAL COMMENTS: 13+1

  1. 3536767

    level 1的两脚兽学会走路

  2. 69faggot
    @8 months ago
    3536798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看到猴子的奶子…

  3. 3536804

    @69faggot: 你不说我还没看见。。还我狗眼●﹏●

  4. 拜一刀
    @8 months ago
    3536809

    喝酒的不是应该被其他生物怼死吗?

  5. ChengSheng
    @8 months ago
    3536859

    酒是一种合法的神经兴奋剂,成瘾性因人而异,总体比毒品小一丁点

  6. 八咫猪
    @8 months ago
    3536892

    我的那只祖先可能例外……我多希望体质能允许我喝几杯

  7. bananaskin
    @8 months ago
    3536996

    Is alcohol nerve exciter or inhibitor?

  8. 3537194

    图P的太假!

  9. 3537264

    抽烟的爱好一定是学会用火以后养成的

  10. 3537361

    拿酒当安眠药

  11. 3537459

    所以真的有猴儿酒么?

  12. alpha_boy
    @8 months ago
    3538014

    经常吸烟、吸食大麻会改变表观遗传学基因甲基化标记点,导致后代容易对尼古丁、大麻里的生物碱一类的东西成瘾率增加。所以酒精成瘾应该也有表观遗传的影响。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