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8.15 , 23:00

动作游戏有害大脑

蒙特利尔大学的一项新研究表明,神经科学家对建议病人玩电子游戏来提升脑力这一点应该慎之又慎。为何?因为在很多情况下,玩游戏的害处大于益处。

在这项发表在8月8日的分子精神病学上的研究中,第一作者蒙特利尔大学心理学副教授Greg West揭示了常玩动作游戏的人的海马体中的灰质更少。

海马体耗费的越多,人就越可能患上脑部疾病,从抑郁到精神分裂,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以及阿兹海默病。

动作游戏有害大脑
credit: 煎蛋小编&画师樂米張

West与麦吉尔大学精神病学副教授Véronique Bohbot合作进行了该研究,称:“电子游戏被证实对大脑中的某些认知系统有利,主要是视觉注意和短期记忆。但也有行为证据表明可能存在相应的代价,影响海马体。”

“因此我们决定进行全神经成像研究,扫描常玩动作游戏的人的脑部,并与非游戏玩家相对比,发现常玩动作游戏的玩家的海马体中灰质更少。我们随后进行了两项纵向研究确认其中的因果联系,并发现确实是游戏导致了脑部的变化。”

空间与情景记忆

海马体能帮助人们确定自身朝向(所谓的空间记忆),并记住过往经历(情景记忆)。比如伦敦的出租车司机被证实拥有更发达的海马体。海马体中灰质更多意味着大脑更健康。

但大脑中还有另一个重要的部分,名为纹状体,可以平衡海马体。其中有一个名为尾状核的区域,是一种“自动驾驶”和“奖励系统”,比如可以让我们从工作地点回家,并告诉我们什么时候吃饭、喝水、爱爱以及其他能使我们生存和幸福的事情。尾状核也帮助我们形成习惯和记住如何做一些事情,比如骑自行车。

玩游戏被证实对尾状核的刺激多于对海马体的,85%的游戏玩家靠这一部分在游戏中导航。新研究表明,问题在于,他们越是使用尾状核,就越会较少使用海马体,由此海马体就会丢失细胞和萎缩。

研究称:“如果动作游戏会导致海马体中的灰质减少,那么当鼓励小孩、年轻人以及中老年人玩动作游戏来改善视觉短期记忆和视觉注意等认知技能时,就应慎之又慎。”确实,“研究结果表明这类认知技能的提高是有代价的。”

使命召唤和超级马里奥

特别的,患有帕金森病、痴呆、阿兹海默病、精神分裂、抑郁或者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疾病的病人的海马体中灰质较少,“不建议进行动作游戏治疗。”

为了进行研究,研究者们在蒙特利尔大学招募了近100人(51名男性,46名女性),让他们玩各种诸如使命召唤、杀戮地带以及无主之地2等流行射击游戏和超级马里奥系列等三维游戏,计90小时。

为了确认哪些参与者是空间学习者(即使用海马体的),哪些是响应学习者(使用奖励系统的),West和他的团队首先令每个参与者进行“8选4”视觉迷宫测试。首先,参与者位于一个八岔路口,必须走过仅有可行走的4条路径拿取目标物体;然后,剩余4条路径也将可以通过,参与者必须分辨出之前走过的4条路径,走过新开放的4条路径并拿到物品。

为了记住已经走过哪些路径并且不花时间寻找已经拿过的物品,空间学习者会利用背景上的路标确定自己朝向:岩石,远山,树木等。响应学习者则不会这样做,会忽视这些路标,集中精力记住从出发点开始的一系列左转和右转顺序。

需要更好的动作游戏

一旦确定了参与者的学习策略,他们就开始玩动作游戏和3D游戏。相同的游玩时间会对大脑产生很不一样的影响。玩90小时的动作游戏会导致响应学习者的海马体萎缩,而玩90小时的3D游戏则会增加所有参与者海马体记忆系统中的灰质。

研究称:“由于在玩游戏过程中,空间策略被证实与海马体灰质增加有关,因此可以鼓励响应学习者使用空间策略抵消海马体系统中的负面影响。”这就为动作游戏厂商提供了一条出路:改变设计。

现在,“玩家可以很容易的选择利用响应路线跟随策略导航,而无需依赖于路标之间的关系。没有内置GPS或者没有寻路系统的动作游戏,可能更有助于鼓励游戏游玩过程中的空间学习。”

论文原文:doi: 10.1038/mp.2017.155

本文译自 medicalxpress,由译者 CliffBao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easy come
2.7
赞一个 (1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