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8.14 , 23:46

凉飕飕特别篇10:蛋友们的那些事儿,出租车

最近日本盂兰盆嘿~ 中国鬼节也快了哈~

凉飕飕特别篇10:蛋友们的那些事儿,出租车
credit: 煎蛋画师BC

■出租车 タクシー

昨天半夜被临时叫去公司加班了(客户投诉),
公家地铁都停了,只好叫了出租车,来我家门口接我,下面是我和司机师傅的对话

司:“你听说了没,昨天附近酒店有个持刀行凶的男人逃走了。上面要我们也多注意来着,说如果不小心载到他就装作不知道的样子,等他下车了再报警。”

我:“我去好吓人啊! 这年头大阪也不安稳了啊。”

司:“可不咋地! 不过至少比载到幽灵好点。那些家伙坐霸王车不说,还想拉人垫背,制造事故,造孽哟。”

我:“这还真是造孽啊……诶不对啊!您还真遇到过啊?”

司:“常有的。今儿正好在你之前就搭了一个,下车时候还和你擦肩而过来着,你没注意到?”


■我有个弟弟 弟の記憶

我曾经有个弟弟。

我对弟弟的记忆不多,
我至今还会回忆起那个下午,阳光明媚,我还把糖分给弟弟吃,非常温馨。

虽然弟弟的生命只有短短的一个月,
但是他一直活在我们心中。

まとめ
(自带的解说在最下面,非标准答案,欢迎脑洞)


以下来自 蛋友篇3

noname

说个真事吧,我二奶奶去世那会我怀孕在家,爸妈没有告诉我,他们去了葬礼。然后葬礼当天我觉得不对劲还给爸妈打电话,他们也没告诉我。

然后我过了两天做梦梦见我二奶奶穿了一件红色的衣服,然后我在后面追她,她走得很快一下就找不到了。开始没当回事,后来有一天我妈和我说了我二奶奶去世了的消息,我就给她讲了我的梦,我妈说,我二奶奶葬礼那天穿的就是一件红色的衣服,因为我姑说要让她走得漂亮一点。

想念我的二奶奶

木鱼

我也说个我自己的,我爷爷生病的时候我们一家轮流去医院照顾,那一晚我回家休息。

在12点左右跟朋友聊完天分开回家的时候手机掉地上摔了个稀巴烂,这个时候家里电话就打过来了,拼命划划了半天才接通,就收到了我爷爷去世的消息。。。

腋过拔毛

想想小时候搭公车坐窗边总是想要不要伸手出去跟擦肩而过的车对撞,觉得当时我的手不会断而是会砸烂对面的车…

幸好当年怂,不然现在就少了个女朋友了~

肉一个

1。 我一个朋友是老师,有一次他安排的几个考试不及格的学生补考,结果有一个学生的家长来找他家孩子,我这朋友带着这位家长去那学生宿舍,死活叫不开门,就叫另一个同宿的学生开门,开门一看那孩子坐在两张床中间自缢死了。我这朋友连续一个多礼拜睡觉时候觉得床脚有他的学生盯着他。

2。 我大学刚住校,一个新宿舍区,新装修的,我们住二层,三楼暂时还没人住,结果当晚我们在互相寒暄的时候,突然看见窗外的树上停了一只大鹦鹉,特别好看,我们就追出去了,结果鹦鹉飞到了三楼,我们跑上三楼鹦鹉就没了,于是我们就在三楼转了转,发现有一个宿舍门为了保护玻璃,在玻璃上糊着一张挂历,那挂历上的画就是我们看见的大鹦鹉。

费孛沓

就在今天凌晨四点多,天已经亮了,熬夜看番剧刚准备睡觉的我突然发现床在有序地上下摇动,就像旁边有人在床上摇一样。我惊恐地确认了下床上没有人后,想压住床,发现没有用,然后就跑下床了…

没有人

看到有蛋友说床摇,想起来高中住校的时候,一天午睡。

上下铺的床,我在下铺,听到床下传来架子晃的声音,感觉是鞋架的。
以为是上铺挠痒晃的,没在意,反正没怎么困。

后来上铺探头出来叫我别摇了,我和他说明了一下。
我们都停住,声音还在,顿时很诡异。我还特意看了床下。
鞋架没在晃,也没有什么动物,但是声音一直在,就像架子晃一样。

反正就那个中午这样,以后再没有了。不知何解

PUA大魔王

说个纳闷好久的事情,记得有一年小学开学前一晚上,我睡觉前把校服摆床上,上面白色衬衫,下面西裤,像人形一样摆着,然后我在旁边睡,

到了半夜,被一阵拍门声 惨叫声叫醒了,外面大门是不锈钢铁的,一阵阵拍门声,惨叫地说 ‘开~门~啊~~!’还有指甲刮门声音 然后我床对着厨房的,昏暗黄色的灯泡在闪啊闪 …..

太害怕然后蒙着头睡着了,第二天起来问谁也说没听到有声音!!

言不咸

emmm大学住宿舍,四人间,每人□□下桌有立式衣柜那种。

到打一下学期才听一个学长说我们对面宿舍曾经死过人(学长不知道我住在哪个宿舍),死的很奇怪,失踪了几天之后大家都找不到她。后来有猫经常趴她衣柜,大家打开看见很多血。
最后尸体在长江边上找到了(我们大学跟长江挨的还算近,但是走路也要二十来分钟)。

当时感觉是学长故意吓学妹完全没当回事儿哈哈哈
然而后来也有其他学院的学长学姐说起这件事,版本不太一样。还有一种说法是女孩子是在衣柜里死的。

这才渐渐感觉挖好恐怖。我的床是背对门的,但是可以看见门上小窗户透过来的光,偶尔会看见中间有个圆形的物体挡在中间QAQ我天真的吓死人了 到现在都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我的幻觉,反正害怕就缩在被子里玩手机……
后来宿友都出去浪的时候也不敢自己在宿舍呆着了,硬要男票陪我去网吧通宵打游戏。
心很累

另外男票的宿舍也是,偶尔会发现明明前一天晚上确认好锁了门,第二天会发现门是开着的,没人丢了东西,贵重物品都好好的。
要么就是半夜听见洗手间的方向有女生的声音在吊嗓子,结果大着胆子开门就没声了之类的。

学校真是个奇怪的地方=-=

晴空羽

记得小时候,还要大人牵着走那么小,亲眼目睹了有人骑车过马路被大卡车撞飞。
因为比较小,只是看见这一幕完全不理解什么意思,当时姥爷就牵着我往回走。

当晚,老妈为了省电关着灯看电视,我看不懂,就坐旁边盯着阴暗的客厅里,随着电视光线不断闪烁的吊扇的影子。
盯久了越看越觉得那个影子像是一个人,满脸是血的对我笑。

跟我妈一说,关电视开门一气呵成,哆哆嗦嗦的抱着我就冲到楼下回娘家了。
我倒是记不清自己怕不怕,就记得去姥姥家,枕头下边放了剪刀,那次睡的好安心好舒服。

夏花

我对房子很满意,简直性价比之王。

入住一个月后,屋子里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比如我明明记得晚上把房间门关上再睡觉,醒来的时候门却开了,大门倒是反锁得好好的,家里也没丢任何东西,可能是门锁有毛病吧。

另外还有,要是晚上我放了零食在屋子里,第二天早上这零食就只剩包装袋了,不会是有老鼠吧,吓得我再也不敢随便放食物了,都好好地放在橱柜里。
但如果白天把零食放在外面是没事儿,老鼠果然是夜行动物。

最奇怪的是,房间里的窗帘,老是不明原因的晃动。床就在床边,半夜这窗帘飘啊飘的在我脸上骚开骚去,直到我醒来就看那窗帘一个劲地晃,我明明关好窗户也没有开电扇呀,但是太困了我也不想管这么多,翻身继续睡了。
这样的情况也发生过好几次。

完美萋萋

讲一个自己鬼压身的经历吧,每个细节都还记忆犹新。因为没有中间商,所以这对我来说是完全真实可信的故事~

初中时候某一天晚上,应该11点以后了,关灯躺着准备睡觉但睡不太着,就一直闭着眼处于待机状态。突然耳朵捕捉到房间外面工地施工的声音,就开始留意,然后听到起吊机吊起重物的声音,脑海就突发奇想这么想着接着就听到清脆的钉子落地的声音,我有点懵很明显这声音不可能来自现实但是又我又没在做梦!接着是起重机出故障的声音、砖头掉落的声音……

我害怕极了,想起身开灯,但是更奇怪的事来了——我压根动不了!我很认真地问自己:我睡着了吗?这是梦里吗?我肯定了自己没在做梦。再一次,用力抬起手臂掀开被子起身开灯啊,可是动不了。我的脑子是活的,而神经像是全部被切断,完全使唤不了身体。那种灵魂困在肉体的感觉知道吗?!我是绝望的,欲哭无泪的!

就这样不知道躺了多久,第二天来了。我顶着黑眼圈找同学一起上学去(我们家很近),走到她家门口,看到她家旁边的人家门口摆了个花圈!我拉着同学马上跑了。那天回家后,我问了我妈,我妈说我们家附近哪儿来什么工地啊,我直冒冷汗。

接下来的几天,我几乎每天产生幻觉(可能是太恐惧),一关灯我就看到床下有烧焦的干尸,一闭眼我就听到附近有小孩尖锐的哭声、女人的哭声……这一周我几近崩溃,我受不了告诉爸妈后,我要求和我爸换床,我和我妈一起睡,那一晚我没啥事。再后来我妈用鸡血加红纸贴在我房间门上,别说还真灵,从此之后就再没啥事儿了。

modnayqq

三层梦。
寝室。变成卧室喝酒三国杀,同学和同学他爸,不知道谁的父母来要钱,宿管又责备打三国杀,同学A多了一副蓝色卡背的三国杀类别游戏,收拾好,玩电脑,桌上越来越多果粒橙,突然天亮了,去职院看社团文化节,到了化妆区同学B要去看看小姐姐,我说有前女友,“有前女友好啊”把我推到在地消失。我爬起寻找,遇到俩个认识我的瘦脸白皮女生,场地逐渐变成商场,人变多,我到处狂奔寻找出口但是无果 脑袋逐渐混乱头晕,最后倒在一个售货员前

2.在家附近的车站醒来,遇到背影像是同学B的人。周围是初中几个不熟同学,我去向那个同学B打招呼,转头发现不是但是要牵着我走,我一把甩开 上了别人告诉我的57路车。车上我逐渐变大,头顶撞到杆子后回想起上面那个梦,知道这是梦 但是醒不过来,赶紧下了车,到了刚才那个场景,周围人越来越多,各种烤肉卷饼好吃的东西,但都在盯着我看,我试图回到现实,但是没用。

3.突然自己在商场的位置重置了(就是第一个梦倒下的场景)。脑中有人说;他必须学会独自的寻找绝境中的困难的解决办法。我试图醒来但是无用,跑出重置后的地方想既然这是个梦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找到最近的一个女售货员猥亵他。那个声音又传来了;这个越南的女子就销毁人口吧,现实中会找到领养他的人。然后就醒了(真人真事)

(还有一位故事很多的同学)

bububu

1)清明偶遇的合照:
高中的时候,听说学弟有两个人在清明节后一个被车撞死了,另外一个同一天溺水死,然后他们班级都知道这两个人在清明节在一片墓地遇到,然后一起拍了一张笑嘻嘻的合影,笑的特别的开心,背后就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山间墓地,过了一周就一起死了。不过以现在的眼光看,他们很可能是搞Gay,被爸妈或者同学老师发现,想不开一起自杀了,很可惜,放在现在这都不算个事。

3)宾馆的女鬼:
我老婆的亲身经历,去某个城市出差,到了一个宾馆,因为非常疲劳,睡得很死,晚上起来迷迷糊糊觉得腿疼,发现一个老太太坐在自己脚上,但是不敢动还是不能动,过了一段时间这个老太太消失了,吓得她当天就飞回来了。

结果过了两天,她打电话给一个很久没联系的朋友说这个事,那个朋友居然在同一个宾馆同一个楼层,遇到同样事情:晚上白衣老太太压脚,醒不过来。

然后他们两个朋友圈就群发:谁还有同样经历?(他们不是一个公司,但是都是一个大行业的范畴,都是要出差的,那个城市当时很多这个行业大客户,那个城市也就两个五星级,所以同行去住这个宾馆概率特别高),

OMG,7,8个都说这个宾馆有老太太的恐怖传说,亲身遇到白衣老太太的还有3个,全部是女人。

我是这么分析的:这个宾馆根本没有什么白衣老太太,而是宾馆内的人监守自盗,或者劫财劫色,用迷香薰晕了单身小姑娘,然后迷奸拍视频,洗劫财务,如果药量不够的中途醒过来的,就用事先散布的恐怖故事的主角:白衣老太太(假发假面具),一屁股压上来,让小姑娘们不敢动。而这些遇到压身的小姑娘,应该是没有遭到侵害,遭到侵害的,很可能没有报警,别人当时就可以用立拍得留一张fxxking照威胁。

可惜我这瓜婆娘是个极其迷信的人,我让她去报警,她不去,第一时间去庙里到处拜拜拜,花了几千请各种护身符。傻逼迷信分子就这么被邪教教主侵害的。她和她朋友反正坚称她没有任何损失,鬼知道,不报警我也只能选择相信。

关于宾馆女鬼,我还有种猜测:这就和《美国恐怖故事第六季》里的杀人宾馆一样,H.H.贺姆斯在1893年制造了一栋杀人宾馆,以供自己的杀人乐趣使用,每个房间都有密道供他直达,每隔一段时间,他会随机选择旅客用各种方式杀死,制作各种标本,尸体直接从滑道滑到地下室,进行焚烧,被抓时他警察局号称他杀了几个人,但是当时有记者统计他的宾馆住过的失踪人员上百,大部分都是单身的女性,以金发为主,有些人很可能被他酷刑折磨了一周以上。那个城市很富裕但是很小,这个宾馆也不是国际管理公司的宾馆,其主人是不是也有这种或者类似的特殊嗜好?而且形成了一种全酒店参与的机制(比如可以规避摄像头或者关闭摄像头,伪造监控录像),否则一个普通员工难以长期作案。有可能他喜欢杀人,有可能他如我所说,喜欢迷奸以后拿洗涤剂清洁,甚至有帮凶换寝具,让受害人以为是做梦,还有可能他就是喜欢晚上潜入房间,静静的欣赏单身的大城市高学历的美女(我老婆这个圈子行业特性,名校硕士比比皆是,长得漂亮很多),反正我根据犯罪心理学的研究,这家伙一定在家里存放了大量的迷奸或者欣赏的视频,而且此人一定会拿一些“纪念品”,比如毛发、存放气味的棉球、这些女性的个人用品,还很可能对受害者进行了分门别类的和各种“分析”“评比”“打分”。这个人很轻易的控制了当地的“闹鬼舆论”,而且范围和深度都控制的比较好,不至于让酒店收太大损失,但是又能持续的去进行侵害。

如果是这样,这个人如果某天也喜欢绑架折磨美女,这间“杀人酒店”那就是屠宰场了。

4)广州的出租车司机:
2005年,去广州出差,那一年广州闹出一个大丑闻,就是董建华的老婆在广州被飞车党抢了包,当天全城警力出动,24小时不到把包找回来了,但是也可见的当时广州治安多么差。我同事在广州被飞车党抢包、迷晕、甚至绑架未遂、砍断手掌的一大堆。

来正题:一天我和一个同事打车回公司广州的宿舍,两个眼神冷冰冰一看就是湖南那边的人,等着我下车,前面同事在结账,我观察了这两个人,一个人拿着锄头,一个人拿着士兵铲子,手里拎着一个很大的蛇皮袋子,很明显里面有硬物,看形状我猜测是刀具和锯子,大热天的两个人还穿套鞋,司机扫一眼脸都白了,但是我同事开始没看到,下车我也不好说什么,也不敢回头,就听声音,这两个人一下上了车,

司机说:他要下班,他们去地方太偏僻,他不能去。
然后这两个人就很凶用湖南话说:不去也得去,不让给你点颜色看看。
司机又用湖南话说:我认识湖南帮的谁谁谁。

然后我们走的比较远了一回头,车开走了,我和同事面面相觑,同时说:要不要报警啊?
最后我们没有报警,因为怕耽误自己休息,还要去做笔录。

现在想想:我们太不是东西了。因为过了几天真的有报导出租车司机失踪的,至于是不是这个人真不知道。

这个小区门口还总有那种长的干干净净,1个或者2个学生妹样的小姑娘说:行行好,大哥哥,我们钱被偷了,要买火车票回家。我们这个领导居然想把这种小姑娘带到房间里XX,他的意思就是:反正我也给钱。我们求神拜佛让他不要带瘟神来,不要弄得血溅当场。

(话说2)去哪儿了)

正文相关评论

Zora

地铁那个…我有一个猜想,之前去上海坐地铁到终点站,在中途停了,说是由于什么什么原因,本次列车在本站为终点站,前往更远站点的旅客请搭乘下列列车,周围人反应很快,显然是见过的,我一时间没听清,也是跟着大家下的车…今天看了这个故事,感觉和当时很像…

热评
叮当狼嫁我
不是那种的哦,因为人都出站了,要是换车的话大家都会在站台上等的。

哦?

呃,煎蛋注册容易是好事,可是名字能不能弄个重复检测啊,我是不知道这种小概率的名字都能重复是个什么情况。这个“哦?”根本不是我啊,上厕所看这篇真的吓了我一机灵。

评论
哦?
哦?这个名字我用了3年了。那个故事是我发的,当时大家还想要不要捡回去画头骨。
(你俩不考虑面个基啥的?)


■出租车 タクシー
【解説】

开头说道公家地铁都停了,叫了出租车来我家门口接“我”

如果司机说的都是真话,
那么幽灵就在我家门口下车了。

如果是公寓楼之类的集体住宅还好点,
万一是独门独院的就惨了。

■我有个弟弟 弟の記憶
【解説】

这么小的孩子还不能吃糖,会被噎住的。
弟弟就是被“我”杀死的。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2): 静儿爷 · 表象声色
4.5
赞一个 (1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