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8.13 , 23:42

半夜背后凉飕飕:循环

没有鬼,但莫名的有点可怕。

半夜背后凉飕飕:循环
credit: 煎蛋画师BC

循环 ループ

58 :本当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o^)/:20150523(土) 183038.27 IDxoXqerud0.net
第一次投稿,写的不好多见谅。
这是我在京都念大学时候的事。

当时我组了乐队,每个周末的夜晚都会和乐队成员们一起在工作室练习。
那天也是,练习完已经是夜里一点了。有着专属于京都的闷热潮湿,是一个令人提不起劲儿的夏季的夜晚。
工作室离家较远,平时都是坐公交来回的,但是那时候已经没有公交车了,没办法,只得打了辆出租车。

我放下了背上的吉他,啊——、又多花了一笔冤枉钱呐,下次live的资金已经很紧张了说。我满脑子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乘上了出租车。
司机看面向是个五十来岁的大叔。记得车里空调开得很低,我当时正浑身冒汗,还挺庆幸的。

“麻烦到OO路。”我报完地址后,司机就开始和我搭话了。

“你住在OO路啊,那你是O大的学生吧?”
“啊,是的。”
“在那附近有个保龄球馆吧?我很喜欢打保龄球啊,上次在公司的保龄球大会上还得了名次嘞。”
“哦,是吗,挺厉害啊。”

说实在的,我那时候因为练习已经非常疲惫了,很不想说话,但是看到后视镜中司机师傅那带着爽朗微笑的双眼,就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上了,心想真是个爱聊天的师傅啊。

聊了一会儿后,我开始感觉到违和感了。

67 58です@\(^o^)/ 20150524(日) 150503.36 IDcvRB8xTn0.net


他经常会冒出一些毫不相关的话,渐渐的我和他的对话逐渐变得前言不搭后语,毫无逻辑可言了。
哎,有些人说话就是这样的吧,我刚开始没有多想。
但是,过了一会儿后,

“……说起来,你住在OO路啊,那你是O大的学生?”
“嗯,是啊。”
“在那附近有个保龄球馆吧?我很喜欢打保龄球的,别看我这样,很厉害的咧。”
“……”

“你是O大的学生吧?”
“啊,是啊。”
“就在保龄球场附近吧?真好啊。其实我的兴趣是打保龄球。”
“那啥……”

“OO路附近地段很好哦,啊!你是O大的学生吧?”
“在那附近有个保龄球馆吧?我很喜欢打保龄球啊,上次在公司的保龄球大会上还得了名次嘞。”
“对了你是O大的学生吧?”

就像这样,对话开始不断循环重复这同样的内容。
他看上去也还没到健忘的年纪,而且这也与那种类型的健忘完全不一样,我渐渐感到了不可名状的恐惧。
司机不在乎我敷衍的回答,一直一直的,都在重复着相同的话题。

深夜密闭的车内,黑暗沉重,黏腻的汗水湿透了我的后背,空调的冷气似乎开过头了,我甚至感到了丝丝寒冷。
后视镜中,我又看到了司机含着微笑的双眼,但此时却觉得那微笑就像是带着面具一般,僵硬地贴在他的脸上。

68 58です@\(^o^)/ 20150524(日) 150704.44 IDcvRB8xTn0.net
突然,会话停止了。我终于能从这个莫名其妙的对话中解放了吗? 就在我这样想的瞬间
咚!!巨大的撞击声冲进车内。
我整个人都僵直了!我拖着僵硬的身体向司机看去,发现他仿佛要踩死什么一样玩儿命的跺着左脚。
还不只一次,而是一次又一次,咚!咚!咚!咚!!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并伴随着发出这样的低吼。

过了一会儿,司机的脚变成了贫弱的抖动,但是由于之前他拼尽全力般的踩踏,车体还在不断的摇晃。

为什么?是因为前面的车辆开的太慢让他发怒了?还是说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触到他的逆鳞了?! 话说这个人是不是太不正常了?!
我已经完全陷入混乱了,这时

“小伙子,你住在OO路的话,难道是O大的学生吗?”

……他又开始循环同样的问题了。
他贫弱地抖动着双腿,他眼里挂着僵硬的微笑。
这时候的我感受到的已经不仅是违和感或诡异了,而是切切实实的恐惧。

我的生命正被操控在这个异常的男人手中。
当我意识到这点的时候,恐惧便彻底的包裹住了我。我至今还能清晰地回忆起那时的感受。
而且很明显,他驾驶的非常疯狂,每次转弯都会让车身剧烈的左右摇摆,并且朝前方的车辆疯鸣喇叭,强行超车。

虽然之前就知道京都的出租开的很猛,但总不至于要置乘客于死地。
那时我是真的以为自己要死在车上了。

69 58です@\(^o^)/ 20150524(日) 150824.52 IDcvRB8xTn0.net
让我下车! 我想大声地喊出来,但是当人恐惧到极致的时候,是发不出声音来的。
况且我也不敢胡乱刺激司机,所以我只能像石像一样凝固在座位上。

……然后,可怕的是,车行进的方向明显不是OO路。
我已经到达极限了。我终于

“……啊、我、我要下车!这里,就这里下!”

我终于发出了声音。

…然后,意外的,“诶?是吗?这里还离得挺远啊?”司机一边用极度正常的语调对于我说着话,一边将车停靠到了路边。
不好意思啊,一直缠着你聊天~,他一边和我搭腔一边告诉了我车费,和刚才的举动相比,现在的一切都正常到反而让我感觉不正常的程度。

我甚至开始怀疑,刚才的恐惧难道只是因为我想太多了?难道是我太过于神经质了?
我已经搞不清楚哪些才是现实了,仿佛自己做了一场噩梦一般。

终于解放了,我渐渐放下心来。

……不管怎么样,走吧!出去了! 我这么想着急忙将钱递给了司机,听他亲切地笑着回了一句“多谢惠顾!”
我背起吉他跨出车门,刚踏上地面,司机突然又挂上那面具般的笑脸,对我说道

“…小伙子,难道你是O大的学生?”

本文译自 syarecowa,由译者 喵熊汪太狼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5
4.9
赞一个 (1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