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8.10 , 14:00

保险业的哭嚎:基因体检让客户在买保险时拿到了主动权

保险业的哭嚎:基因体检让客户在买保险时拿到了主动权
credit: 幕后煮屎者

只要提供一点唾液和几千块人民币,就可以预测你罹获癌症或阿尔茨海默病(俗称老年痴呆)的几率,你会去做这种“基因体检”吗?随着基因检测慢慢变得便宜和简便,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了这种新颖的体检方法。但这也令保险行业头痛不已。

如果是有检测需求的患病者,只要拿着医生的处方再花个几百美元就可以轻松在网上买得到基本款的基因测试服务。如开设在加利福尼亚的23andMe公司。该公司自2007年开业以来总计收集了约4000升唾液样本,为200万客户提供关于祖先的血缘、自身的健康风险以及可能传给后代的遗传疾病等信息服务。

该公司在今年4月份得到了有关部门的一个批准,可以直接向消费者提供包括阿尔茨海默和帕金森在内的几十种疾病和遗传病的“危险基因”筛选服务。这项批准将可以让普通消费者不需要医生的处方就可以直接去做基因体检。

得信息者得天下

令保险公司担的是,如果自己无法知道这些“基因体检”结果,将会流失部分精打细算的客户。另一方面,消费者也在忧虑,如果保险公司等真的有权获得这些信息的话,那么拥有“差基因”的人无疑会被踢出目标客户名单,可能一辈子都买不到保险。

无论站在哪个立场,基因科学的进步似乎对现有保险体系来说都是搅屎棍一根。

与诊断性的基因检测不同,预测性的基因检测就如同常规体检一样,客户全都是健康民众。最着名的例子是安吉丽娜·朱莉自切双乳事件,她在进行基因检测后发现自己拥有一个乳腺癌高风险基因突变,为避免以后会患上乳腺癌,她做手术一劳永逸地切除了双侧乳腺。(译者注:手术不影响外观和手感)
因此预测性的基因检测的流行可能会影响普通民众在医疗和理财上的决定。就像觉得自己开始变老的人会给自己物色一份人寿保险一样,发现自己可能罹患癌症,也可能会导致这些客户主动去购买癌症或重大疾病的保险。而保险公司的悲剧在于这些客户在信息知情上更具优势,因为预测性的体检与诊断性体检不同,一般不需要将它告知保险公司。

所以保险行业警告说,预测性基因检测可能会导致逆向选择。
纽约时报报道了一个案例,一位女士在得知自己携带有ApoE4基因突变、是属于阿尔兹海默症易感人群的时候,立马在保险公司下单了长期护理保险,保险公司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按照现行的医疗方法对该女士进行了三次大脑体检都没发现啥问题,最后双方都开开心心地签了保险合同。

据哈佛大学的萝卜头·铬铃(Robert Green)的统计发现,人们如果知道自己带有ApoE4基因突变,会比不知道的人高五倍的冲动去买相关类型的保险。

信息不对称是保险行业的噩梦

如果预测性的基因体检变得更加流行,并且继续不需要将检测结果提供给保险公司的话,会导致客户们知道的东西超过保险公司,最终会使一些保险产品永无翻身之日。届时,相关的保险公司要么都会破产跑路,要么保费将会不断飞涨。因此一些保险公司觉得为了双方着想,在关于健康的事情上,客户知道的保险公司也应该知道。

但基因检测技术也可能利好于保险公司。行业巨头公司瑞士再保险公司的Christoph Nabholz非常钟情于这些可以预测癌症或心血管疾病的技术,对于人寿和健康类的保险公司来说,有技术能获得这些预测信息意义非凡。南非健康保险公司Discovery计划主动向客户提供基因测试的服务。Discovery的Jonathan Broomberg解释说,这个服务的重点是向客户提供一个直观的数据,促使他们改善生活方式或者尽早进行必要的治疗,从而把公司的承保成本降下来。

这对于已经投保的人来说可能有用。但是那些还在物色保险的人会担心奸商们可能会根据基因体检的信息来挑肥拣瘦,这可能导致有的人无法公平地买到合适的保险。这引起了社会伦理问题,即在什么情况下社会可以允许适度的“基因歧视”。此外,基因是如何作用于疾病的绝大部分研究项目还处在实验室阶段,其中机理尚不明确,有些想要买保险的人可能被这些雾里看花的研究结论误伤。

有待更成熟的法规规范行业

因为基因体检的的这种不确定性,所以大部分与此相关的法规都规定,禁止相关机构强制要求客户提供其预测性的基因测试结果。但是这些法规都是零零散散不成体系的。在英国,保险行业已同意在三年内全面暂停使用客户的预测类型的基因信息。唯一的例外是亨廷顿舞蹈病,如果购买价值超过50万英镑(约440万RMB)的寿险,必须向保险公司提供指定的基因检测结果。在美国,“反基因歧视法”禁止健康类的保险公司(以及雇主)使用这些基因体检结果,但对其他类型的保险没有表明态度。在一些国家,如果客户购买人寿保险超过一定的价格,客户可能会被合法地要求提供某些预测性的基因体检结果。

Wiki
亨廷顿舞蹈病:是一种遗传性神经退行性疾病,起因于第4对染色体CAG序列异常大量重复,病发时会无法控制四肢,就像手舞足蹈一样,并伴随着智力减退,最后因吞咽、呼吸困难等原因而死亡。通常于40岁左右发病,发病前的患者看起来与健康人区别不大,发病后患者寿命约剩15年。

保险行业的智囊团国际保险经济学研究会的Ronnie Klein说,与亨廷顿舞蹈病不同,大部分疾病是由诸多因素共同导致的,包括生活方式、环境因素以及遗传因素等。例如,虽然拥有ApoE4基因的人会有更高的风险患上阿尔茨海默病,但是同时许多该病的患者都没有带有这个基因。

一些监管机构,如德国的有关部门,直接将“向客户提供基因体检服务”定义为违法行为,但是德国公司依然可以将这些基因体检转移至外国进行,再用这些外国获得的数据进行评估。就好象现在买保险会要客户提供以前根本就不需要提供的详细家族病史一样,以后保险公司一定会有手段获得这些基因信息的。在那时,问题的关键将是,保险公司获得了这些信息后,法规将允许他们用来做什么。
当年普及AIDS血液检测时,保险公司也害怕这个技术会导致逆向选择。后来许多地区的司法部门规定,AIDS血检结果禁止用于刁难客户购买健康保险,因为这是一种基本款的保险——但该血检结果可以用于人寿类保险保费的评估。随着遗传检测的普及,社会和保险公司可能面临更多类似与AIDS血检普及时的艰苦考验。

本文译自 economist,由译者 原版时辰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