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8.07 , 14:00

为何有些人即使错了也坚信自己是对的

教条主义者对他们的信仰非常有信心,就算专家和证据都不站在他们那边也一样。凯斯西储大学的新研究也许能够解释这种宗教与政治等方面的极端观点,这种极端似乎普遍存在于社会之中。

研究人员们做了两项研究,调查了驱使宗教分子与非宗教分子教条主义的人格特点,发现导致这两组研究对象表现出教条主义的原因,有相似也有重大不同。

为何有些人即使错了也坚信自己是对的
credit:123RF

在这两组研究对象中,推理论证能力更高的人,教条主义程度就越低。但道德关注对这两组人教条主义思想的影响却不同。

该研究的共同作者Jared Friedman表示:“这表明宗教个体可能坚持特定信仰,对于那些容易反驳分析推理的人而言尤为如此。因为这些信仰与他们的道德情感相契合。”

哲学系副教授兼该研究共同作者Anthony Jack则认为:“情感共鸣能让宗教人士更坚持,他们在某样事物上看到的道德正确性越多,就越能让他们坚定自己的想法。相比之下,道德关注会让非宗教人士感觉没那么坚持。”

这一理解也许能帮助我们找到一种与极端分子沟通的有效方式。该研究被发表在《宗教与健康期刊》上。

虽然更有同理心听起来更令人满意,但毫无节制的同理心非常危险。在恐怖分子看来,他们做的事情很道德。

在如今的美国政治中也能窥见相似之处。比如川普政府在应对假新闻时,引起了人们的共鸣,吸引了其阵营里的民众,却忽略了事实。并且川普的阵营中有许多男性与女性自称是宗教人士。

在另外一个极端下,虽然好战的无神论者通过批判性思维来规划生活,但他们却缺乏观察到宗教积极性的洞察力。他们只能看到它与他们那科学的分析性思维相悖。

该研究涉及九百多人。它还发现了宗教与非宗教人士之间的相似性。在这两组人中,最教条主义的人采用分析性思维的可能性更小,也更不可能从别人的角度来看问题。

在第一项研究中,209名参与者为基督徒,153人无宗教信仰,9人犹太教,5人佛教,4人印度教,1人□□,还有24人信仰其它宗教。每位参与者均需完成与其教条主义、同理心关注、分析推理方面以及亲近社会意图有关的评估。

结果表明,在有宗教信仰的参与者中,总体教条主义程度、同理心关注以及亲近社会意图更高,而无宗教信仰的参与者更擅长分析推理。非宗教人士的同理心越少,其教条主义程度就越高。

第二项研究涵盖了210名基督徒,202名非宗教人士,63名印度教人士,12名佛教人士,11名犹太教人士,10人□□以及19人信仰其它宗教。其结果与第一项研究有很大重合,只是新增了角色取替与宗教原教旨主义。

个人越死板,不论其信仰宗教与否,他们从别人的角度来考虑问题的可能性就越低。宗教原教旨主义在很大程度上与宗教内的同理心关注有关。

两套脑回路

研究人员们表示该研究的结果进一步支持了他们的早期研究,即人类确实有两套脑回路。其中一套与同理心有关,另外一套则与分析思维有关,它们彼此之间的关系非常紧张。在健康人中,他们的脑回路会在这两套之间切换,他们在考虑不同问题时会选择合适的脑回路。

但在宗教教条主义者的大脑中,同理心脑回路占上风;而在无宗教信仰且信奉教条主义之人的大脑中,分析脑回路占上风。

虽然该研究仅调查了宗教分子与非宗教分子的世界观对其教条主义程度的影响,但它适用的范围很广。教条主义适用于所有核心信仰,包括饮食习惯(比如是严格素食主义者、素食者或者杂事者)以及关于进化与气候变化的信仰在内。研究人员们希望该研究能够帮助人们,在遇到观点分歧之时更好地沟通。

本文译自 Sciencedaily,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8
赞一个 (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