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8.06 , 23:00

Quora:诡异的记忆

Keith Albert

我曾在接受手术时被麻醉,但我当时仍然意识清醒。那年我十九岁,不慎遭遇车祸。我被送去做手术后,能够在医生缝合我的脸时感受到周围的环境。我一动也不能动。我的眼睛上盖了一块蓝色的毛巾。我试着移动但什么都没发生。我能够感觉到医生正在缝合伤口,也能听到他们的对话。

医生正在告诉每个人,他的儿子已被美国空军学院录取。他谈起了被录取的困难度,以及让某位美国参议员推荐他儿子的艰难性。自始至终,他都在精心地缝合我的脸。

最后我终于能够稍微动一动手时,有人说:“他醒了。”

再醒来时,我已身处手术后的特别病房。

第二天,我告诉医生我曾在手术中醒来。原本他不相信,但我一字不差地说出了他的对话后,他信了。他不停地道歉,并表示这事儿原本不应该发生。

Emily Dozois Bauer

那年我大约三岁,正看着我的母亲在厕所的镜子面前化妆。

我:妈妈,当我想要我的腿动起来的时候,我的腿怎么知道要动呢?

母亲:你的大脑会向你的腿发送信号。

于是,我开始想象我脑海里的人如何走到大腿,然后告诉大腿这里的人要按下按钮。我还是没有弄明白。毕竟只要我想动,我的腿就能立即动起来,那为什么这些人能这么快呢?答案是:开车!我画了一幅图,里面两个开怀大笑的人开着白色卡车从我的大脑开到了大腿。

我花了很长时间才画完,并表示:“他们肯定是开车过去的,因为走路太慢了。”

我的母亲点了点头无视了我。显然她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E. Skovgaard

我在上幼儿园的时候,每逢洗手就会待在洗手池最靠近里面的地方。因为万一有恐龙出现,那么最先被吃掉的就会是我旁边的孩子。

Quora:诡异的记忆
credit:123RF

不要让你那四岁的孩子看侏罗纪公园。

Ekaterine Iberi

我记得我父亲的葬礼。至少,我认为我记得。但我家里没有人能够证实这一点,所以才显得诡异起来。每个人对那件事的记忆都很模糊。

这可以理解。我的父亲二十年前就已去世。因为当时我才一岁半,所以我不确定这是真实的记忆亦或者是我编造出来的东西。我宁愿是前者。

我们当时住在公寓里,就在三楼。住在我家右边的邻居与我们是好朋友,那时候他们常常照看我,但在我很小的时候他们就搬走了。

我这一辈子都记得这件事,并且它在我的脑海里栩栩如生:

我的邻居将我抱在她的怀里。我们站在窗户边,能够俯瞰公寓入口。楼下挤满了人,他们都穿着黑衣服。在我的国家,葬礼上穿黑衣服是一种习俗。我还记得每个人都在哭。我父亲的灵柩被家族里的其他男性扛在肩膀上(另外一种习俗)。他们将他扛起来抬走了,直到街尾,直到葬礼上。

我记得那口棺材没有盖上,我的父亲穿着西装。我记得他看起来与我很不同,但他如此有生气以至于我差点从邻居的怀里栽下去。我当时正靠向他,呼唤着希望能得到他的注意。我还记得他的沉默令我疑惑。

我听到邻居在哭泣,就仿佛这是昨天的事。她正在说:“亲爱的,记住他。”

这是我对父亲的唯一记忆。

本文译自 Quora,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1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