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8.06 , 23:33

半夜背后凉飕飕:猫怨

有一丢丢长。

半夜背后凉飕飕:猫怨
credit: 煎蛋画师BC

猫怨 猫の恨み

483 本当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 sage 2011/07/24(日) 21:45:10.54 ID:AI1AgOA+O
最近,久违地又有了一次灵异体验,让我回忆起了中学时候的那件事,决定写下来。

可能在别人看来并不怎么恐怖吧,但是对我个人而言真的是一次极度恐惧的体验。
对动物系灵异故事比较抵触的人还是别看的好。

几年前,我升学进入了我家附近的私立女子中学。在我一年级的时候,被班级孤立了,可能和我在新学校完全没有熟人也有一部分关系,但主要还是因为我刚入学,就马上流传开了一个奇怪的谣言。

谣言的具体内容我并不清楚,没人愿意告诉我,大概是“有人看到我生吃了一只活猫”,总之非常荒谬。

虽说大家都只是一帮刚上中学的女生,但是也不至于真的会相信这种鬼话,只能说是恰好给了她们一个理由,可以把我当成她们给解闷用道具了。

传闻开始于四月末,之前和我关系不错的人也不愿理我了,让我感到非常寂寞,这种生活大约持续了一个月。

进入六月后,隔壁的隔壁班里有个人把我单独叫出去了,带我去了一个空教室问话,
她问我:“你真的杀了猫?”
我说没有,然后她拜托我做了一件非常莫名其妙的事。

之前,她(就叫她香川吧)养的猫走丢了,就在最近找到了猫的尸体,她希望我承认说是我杀了猫。

我完全不懂为什么她会对我说这种话,便拒绝了,但是香川非常执拗不断请求我,甚至还下跪了,实在让我太难回绝了。
我问她理由,她也不说。

我那段时间由于被孤立压力非常大,导致我身体状况很差,瘦到皮包骨头,加上我个子又矮,可以说是毫无反抗之力。香川层层紧逼非常有气势,我很害怕,只得照她说的做了。

如今再加上这么一个冤枉罪,一定会被欺负的更惨了,我想着忍不住哭了出来,但是香川却非常开心,她握着我的手,要求我道:
“那好,你就这样说‘是我杀死了阿咪。不是香川,杀死阿咪的是我。’知道了吗?”

虽然这个要求怎么听都很诡异,但是我不说的话怕是不会让我回去的,只好照着说了一遍。

香川终于放开了我的手,还送我送出了门,期间对我说了无数次的谢谢。

484 本当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 sage 2011/07/24(日) 21:48:51.95 ID:AI1AgOA+O
第二天,我还是坚持去了学校,意外的发现并没有人散播我的新谣言,我只不过还是像往常那样被孤立罢了。就这样又过了一周。

下课的时候,“有人在叫你”,班上一个姑娘告诉我。我心中“咦?”了一声。
她特地来告诉我这个,难道她愿意做我朋友吗?我心中暗喜。

可一回头却发现不知何时开始,几乎全班都安静了下来,只是一味的看着我和教室门口的人。
我看向门口,是香川来了,“你过来” 她这样对我说,她的样子很是异常。

香川她两边手臂都裹着绷带,两颊都贴着大大的胶布。而且现在明明是在学校里,她却带着帽子。
她弄成了这幅德行竟然都没有老师管她,非常不可思议。
香川一脸要哭不哭的表情,让我放学后到学校附近的某地去找她,说完就回去了。

我在她走后才想起来,我今天是要去上补习班的,于是就去她班上找她。
她们班的老师告诉我,香川已经三天没有来上学了,我吓坏了。

一想到她为了找我特地赶来学校,我就感到十分恐惧,“我今天要上补习班所以没办法去,没办法的”我这样对自己说道,没有赴约。

我在不安中熬过了补习班,精疲力竭地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发现有个人蹲在路边上。
是香川,现在已经接近晚上十点了。

我吓了一跳,开口对她打了个招呼,她喜极而泣道:“太好了,你还是来了!”
这时我才意识到,这里刚好就是香川和我约好见面的地方,难道她一直都在这里等着我吗?我不禁有些同情她了。

香川依旧裹着绷带,戴着帽子。

我和她两个人在公园里走了一会儿,找了个地方坐下,她坐下后开始哭诉。

她首先对我坦白了,她因为一些小事对自己的宠物猫发了火,在大约两周前杀死了猫。

就是之前她拜托我“杀”的那只猫,其实是被她自己亲手勒死的。 

485 本当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 sage 2011/07/24(日) 21:50:04.78 ID:AI1AgOA+O
据她说,从那之后她身上就不断的遭遇各种恐怖的事情,因此她觉得是猫的灵魂在作祟,又由于我和这类传闻有关,她就想把恶灵转嫁到我的身上。

她向我道歉说对我做了很过分的事情,非常对不起我,但是希望我能和她一同驱邪除灵。
她觉得万一由于之前的事情,本该由她独自承受的诅咒牵连到我身上来就糟了。

我非常在意她的说辞,便问她“恐怖的事情是怎么样的?”

香川看起来非常恐惧,靠近了我。
“我踢到阿咪的头了。我走着走着,突然感觉踢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是阿咪的头。我强忍着装作看不见,但是不论怎么走都会踢到它,一次又一次。如果踩到了,还能感受到它形状的变化。”

“在我睡觉的时候,迷迷糊糊感觉到有一团暖烘烘的东西钻进了被窝。啊,是阿咪来了,于是我下意识的抱紧了它,但是,马上又会意识到阿咪已经被我杀死了。每当我意识到的瞬间,那团东西就会立刻变得冰冷,手感也变得粘稠。我吓得赶紧跳起来,却什么都不见了……”

这类的事情还发生了很多,我光听她讲就觉得背后凉飕飕了。

“我完全没有遇到过这些。”我问她,“你最近还这样吗?”
“我胳膊上长毛了。”她答道。

“是猫毛。不停的长出来。然后胡子也长出来了。昨天开始,甚至连耳朵都长出来了!你看,就是这个耳朵!你看啊!”

香川情绪异常激动,一把扯下了帽子,我半信半疑的站起来看了她的头顶。
但是,果然没有什么猫耳朵,就是普通人的头顶。

我告诉她什么都没长,她却疯了一样怒吼,有的!明明有的! 我开始害怕她了。

“那好,我给你看胡子吧”说着她开始扯脸颊上的胶布,
接着她瞬间像变了个人似的,完全没了之前的势头,抽泣着抵抗,嘴里不断说着别这样,求你了,别这样。

这时,我得出了结论,香川已经疯了。
我对她说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486 本当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 sage 2011/07/24(日) 21:52:06.95 ID:AI1AgOA+O
香川要我和她一同驱邪,我只得安抚她说好,我们一起去吧。于是她突然凑上来亲了我的脸,还舔了我的眼睛。

说实话我觉得很恶心,但是我实在太累了,只是轻轻用手擦了擦,就和她一起走了。香川又戴上了帽子,把脸藏进帽子的阴影中。

走了一段,香川突然停住了脚步。
我走出几米后发现她没有跟上来,于是回过身去喊她,但她就是低着个头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儿,她一幅很犹豫纠结的样子。挪动了脚步。

“别过来!”

香川突然怒吼了一声。依然低着头。难道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吗?我刚想向她道歉。

“阿咪!别缠着我!”

阿咪不是之前香川养的猫吗?
香川不断的喊叫着,阿咪别缠着我,别过来,同时小幅度的移动着下半身。

我反应过来了,她的动作就像是脚上碰到了什么东西一样。
我不禁想到 “难道香川她,现在又看到阿咪的头在她脚下了?”
当然,地上什么都没有。

“香川同学!那里什么都没有!” 但是香川太过于激动,完全不理我。

终于,她忍无可忍了 “别过来,别过来,别缠着我!别过来!!!”
她奋起一脚,拼尽全力将那个“什么”踢了出去。于是乎,

咚!

有什么东西大力的撞到了我的脚上。
那触感已经不能用错觉解释了,是一个小小的,像个小球一样的东西撞到了我的脚上,又或许是撞到地上后反弹到了我脚上。

香川抬起头,视线从我的脚一路追到了地面——大约是撞到我脚后能弹过去的范围内。
但是,果然,我什么都看不到。

我完全搞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呆滞在原地,香川惊异的看着我,铁青着脸对我说:“对不起!”

我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之中,扔下香川独自逃回了家。

488 本当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 sage 2011/07/24(日) 21:53:31.17 ID:AI1AgOA+O
回到家,家人担心晚归的我,都在等我。
我脱下鞋袜,发现脚上多了一大块淤青。
我害怕极了躲进了被窝,之后发烧了,家人照顾了我一晚上。
热度很快就下去了,但是我借口不舒服,请了一天假。

隔天刚好是周末,便接着休息了两天。周一,我刚到学校,班里有两三个人突然就向我道歉了。
让我大吃了一惊,我想了想,由于这还是我至今为止第一次请假,或许他们认为这是对我的孤立和欺负太过分了导致的吧。
其他的人见状,也纷纷向我道歉了,最后几乎全班都向我道了歉。

香川没有来学校。
接下去两周,我都没有看到香川,她一直没有来学校,还在不知道什么时候退了学。
一起驱邪的约定也就这样没了。

但是,我脚上的淤青在之后整整两年都伴随着我,每次看到这块淤青,我都会想起阿咪的事情,让我很不舒服。
所幸,我之后并没有遭遇过和猫相关的恐怖经历,在中学毕业的时候,淤青也已经全部消失,让我彻底得到了解放。

可能这样说有些不合适,但是多亏了香川,那天之后我过上了正常的校园生活,也交到了朋友。

我不想再和她有任何牵扯了,所以之后极力避免和她相关的消息,因此我不知道香川在那之后究竟怎么样了。
至此,香川的故事结束了。

我发现写成文字后,也没那么恐怖了。不好意思有点长,感谢你的阅读。

本文译自 ゾッとする怖い話,由译者 喵熊汪太狼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4
赞一个 (13)

24H最赞